通讯:安徽界首父子村支书的接力比赛


 发布时间:2020-11-28 15:34:39

陈旧住宅区,废弃闲置的旧厂房,乱搭乱建的违法建筑,成了浙江城乡的一道道伤疤。能否破除这些顽疾,考量的是政府的决心和行动。2013年年初,浙江省提出“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目标,一场自上而下的以“腾笼换鸟”为目的的拆违整改行动在浙江大地展开。截至今年7月底,浙江实现拆除违法建筑面积2.45亿平方米,改造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建筑面积2.69亿平方米,拆违和改造获得的土地资源相当于浙江未来三年的土地指标。浙江用“腾笼换鸟”形容“三改一拆”,提出对拆改后的土地加强改造利用,目前,记者获悉,通过“三改一拆”来带动大项目推进,解决发展瓶颈,也成了各地法宝。

违建成经济发展障碍 三改一拆谋转型升级 自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省城市化和民营经济快速发展,然而企业定位偏低、外来人口聚集致使大量违法建筑出现,占用土地面积、破坏城市形象,这让浙江省开始思考:再这样下去是不是会阻碍浙江经济的发展? 最突出的是温州,作为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先发地,从2011年开始,温州大多数待开发项目都没办法落地,土地被违法建筑占据,用当地政府的话说就是“不改不拆经济就走不动了”。2013年2月,浙江省政府发布《关于在全省开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的通知》,正式拉开“三改一拆”大幕,即旧住宅区、旧厂房、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

全省总动员“三改一拆”,引起浙江各地强烈反响,仅2013年,该省就已累计改造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建筑面积1.9亿平方米,拆除违法建筑1.5亿平方米,超额完成3年行动计划。“势如破竹、势不可挡,”浙江省住建厅厅长谈月明如是评价。然而,在拆违过程中,违建问题越拆越暴露。谈月明在年初时提出,2014年浙江将加快推进“三改一拆”工作,把这项工作转到全面开展“无违建县(市、区)”创建活动上来,由150个人组成30个督察组进各县市区督察。

据浙江省“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统计,截至今年7月底,浙江实现拆除违法建筑面积2.45亿平方米,改造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建筑面积2.69亿平方米。“三改一拆”破而后立 腾笼换鸟是终极目标 拆了那么多,土地都怎么利用? “拆”是为了更好的“建”,“破”是为了更好的“立”,浙江省用“腾笼换鸟”形容“三改一拆”,提出对拆改后的土地,加强改造利用,做到宜垦则垦、宜绿则绿、宜建则建。目前,浙江杭州等地在拆后土地利用上已经先行。

而通过“三改一拆”来带动大项目推进,也成了各地法宝。有“杭州后花园”之称的玉泉村青芝坞,就是破而后立的典范。在青芝坞村民钱国平眼里,现如今的青芝坞是四年前的他无法想象的。四年前,这个毗邻杭州著名西湖景区的小村庄完全可以用“农居杂乱、污水横流”来形容。那时,钱国平将自己八百多平方的房子分成一个个小隔间,租给外地人,每年能赚个5、6万,房子违建拆除后,一幢260多平方的房子每年却能收租18万。现如今,出租收租,在这条叫做青芝坞的特色商业街上很常见。

灵隐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张立中透露,甚至有房东一年可以拿到几十万元的租金。溪流潺潺、绿阴围绕的美丽风景在“三改一拆”行动的过程中再现在浙江人民的家门口。浙江省“三改一拆”行动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拆违获得的土地资源为19.8万亩,改造获得的土地资源是15.6万亩,相当于浙江未来三年的土地指标,浙江将会合理利用。保护合法处置非法 法律面前无一例外 根据浙江省“三改一拆”的“六先拆”要求,党员、干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财政供养人员、公职单位人员的违法建筑,须先行拆除。

其中,当时的富阳市人大代表戴关渭就是一个例子。据称,除人大代表的身份外,戴关渭还是富阳富春街道后周经济合作社董事长,其所涉的违章建筑是自家10层高楼,在原有一栋老房子的情况下,去年,戴家又在家门前造了一栋10层高楼,占地面积223.8平方米。要求这位人大代表拆除违章建筑并不容易。当地一位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当时反复做工作通知拆除,甚至还登报公示。根据《关于戴关渭违法建筑拆除情况的报告》,戴家拆违时,共出动了40多人,耗时三天才全面拆除。

基于历史遗留问题,浙江省政府2013年出台了105号文件《关于切实加强“三改一拆”行动中违法用地建筑拆除和土地利用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所有建于1986年前的违建在手续不完全、符合规划等前提下可以补办审批手续,建于2009年前的部分违建也可根据该意见相关条例补办审批手续。据悉,8月份,浙江即启动相关手续补办工作。(完)。

大卫 父亲 土地

上一篇: 中国“诞生”首个口岸城市冠名飞机 ——“满洲里号”

下一篇: 兰州新区培育百种牡丹 业界聚首共话“牡丹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