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农村因火灾返贫频现 农民扫二维码关注消防


 发布时间:2020-11-22 10:20:51

记者驱车来到农民工输出大市——安徽阜阳市。记忆中的皖北农村生活垃圾遍地、清河绿水难觅、房舍杂乱参差不齐。此次记者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今年69岁的申文彬是阜阳界首人,早年从事语文教学,后来进入地方教育组。申文彬一直居住在泉阳镇张楼行政村的董庄村。这个仅有100多户人家的村子,近年来环境卫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些年都是泥巴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想干净都难。”提起以前的岁月时申文彬说,粪堆、粪池、旱厕,每一样都给农村留下了特殊的时代印记。走进安徽阜阳界首张楼董庄村,记者看到,规划有序、设施齐全、干净整洁的农村社区,让人耳目一新,以孝文化为主题的墙绘遍布村村户户都墙壁上;绿柳掩道,笔直的乡村公路延伸远方,嫩绿的冬青刚发幼芽,油菜花开得正盛,一派生机;健身广场上,老人孩子自得其乐……安徽阜阳市生态文明乡村建设成效显现。在2013年11月1日召开的安徽省美好乡村建设推进会上,安徽省委、省政府把城乡环境整治工作作为美好安徽建设的重要任务,特别就以“三线三边”为突破口开展综合治理,作出了动员部署和周密安排。

全省上下迅速行动,吹响了全面推进的集结号。而在阜阳颍上县龙王庙村同样如此,映入记者眼帘的是整洁美观的村容、碧绿清澈的河水、怡然自乐的村民。虽在皖北,仿佛置身江南,徽派建筑井然有序散布村中,白墙黛瓦、茂林修竹。阜阳市颍上县农委农业环保股股长王志峰介绍说,村子建成皖南风格因为龙王庙村盛产竹子,“原来的环境很糟,脏乱差到脚都不敢落地。” 记者了解到,像龙王庙村这样的特色生态村,颍上县还有很多。仁里村位于八里河镇中北部,南与国家5A级八里河风景区隔河相望,全村重点发展的主导产业位高效农业、特色种养。借力该省“三线三边”政策的实施,村容乡貌彻底改变,配套设施齐全,集便民服务、生产生活、文化教育、健身娱乐等于一体。今年两会期间,关于“美丽乡村”的问题引起了许多代表委员的关注。年初,关于农村现代化建设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这是党中央对中国乡村发展所做的美丽描述,其中所饱含的浓郁人文情怀,对新农村、新农民具有重大的意义和价值。

(完)。

根据中央一号文件对解决农村饮水安全问题提出的要求,甘肃今年将在13个市州、78个县区修建集中供水工程400处,着力解决全省190万人的饮水安全,并使农村生活饮用水水质合格率在目前51%的基础上提高5个百分点以上。截至2010年底,甘肃累计投入资金30.15亿元,建成集中供水工程2277处,分散工程4.26万处,解决了该省616万农村人口、30万农村学校师生的饮水安全问题,自来水普及率由2005年的25.8%提高至51%。甘肃省水利厅厅长康国玺在近日召开的农村饮水安全现场会议上说,经过五年努力,甘肃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呈现出规模化发展形成共识、规范化建设贯穿全程、制度化管理不断加强、供水工程形象显著提升、建设与管理创新深入推进等特点。“这不仅改变了过去小型分散、低标准、小规模的解决方式,实现远距离、跨流域、跨区域调水和整县、整乡、整片推进,并且确保了建设资金安全高效运行。”他称。“目前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与农村发展的要求和农民群众期待相比,任务依然艰巨。”康国玺坦言,目前甘肃饮水安全工作中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比如各个市、县饮水安全工程建设水平参差不齐、建设进度明显滞后、存在重建轻管思想等。

“‘十二五’是甘肃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的关键时期和攻坚阶段,全省规划建设集中供水工程3962处,分散式供水工程5.87万处,这将解决890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 康国玺说,按照计划,至2015年底,甘肃农村2111万人的饮水安全将基本得到保障,并且农村自来水普及率将从目前的51%提高到88%。(完)。

浙江杭州桐庐县大奇山脚下的环溪村,苍翠掩映、莲叶田田。村中每户门前整齐摆放着黄色、蓝色分类垃圾桶,路沿、河边不见一片污迹。在中国城市垃圾分类起步20年未有起色之时,以浙江桐庐、四川眉山为典型的部分中国农村,已经开始探索“中国式”垃圾分类——将生活垃圾分为可堆肥垃圾和不可堆肥两类,雇佣农村保洁员或探索承包制,推广垃圾分类。在发达国家和城市,垃圾通常以塑料、玻璃、纸制品等方法分类回收。“农村垃圾分类应该因地制宜,垃圾分类首先应考虑分类后到哪里去,在农村最首要是用作肥料”,桐庐县副县长李鹏对中新社记者说,农村生活垃圾源头分类收集,就地资源化处置堆肥,实现农业循环再利用。桐庐县环溪村共有农户601户2092人,记者走进村中看到家家户户门前摆放一蓝一黄两只垃圾桶。桐庐正在推进农村垃圾分类收集及资源化利用,巩固提升农村环境连片整治成效。村庄被划分若干网格,在网格内设置固定分类投放点,村民将生活垃圾自行分类后,再放入对应投放点,每日回收。具体而言,垃圾分类要求以户为单位,分为可堆肥和不可堆肥两类。

可堆肥垃圾包括剩菜剩饭、作物秸秆、饲养动物粪便等,投入蓝色可堆肥垃圾桶作资源化处置;其他不可堆肥垃圾投入黄色垃圾桶,统一通过乡镇中转站送至县城作无害化处置。目前,垃圾箱、处理站等垃圾分类投放、收集、运输及处置硬件布放已完成95%,并在浙江桐庐荻浦村、阳山畈村、双溪村等大多数村落铺开,2014年内实现全县覆盖。据了解,桐庐县联合中科院已开展垃圾资源化设施、菌种等研发工作,主推微生物发酵资源化处置和太阳能普通堆肥处置两种模式,形成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专业生产基地。除了有机肥自用,未来还将探索以商品形式对外销售,自负盈亏。除了政府力推,“中国式”垃圾分类的推广正在尝试“市场化”。“我们每月每人只需交1元钱(人民币,下同)卫生费,垃圾就有专人来清理,大家互相监督,环境的确变好了”,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龙鹄村5组村民黄弟金说。黄弟金所言“每人每月1元”,加上村集体及政府拨付的环保资金,就是龙鹄村垃圾分类处理的“承包基金”。村民张志明竞标拍得2014年垃圾分类承包权,获得36400元的承包费,雇佣5个保洁员,承担一年全村的垃圾回收。

“因为不耽误农活,承包费完全就是我们的额外收入了”,张志明告诉记者,他的主业是种果树,家里种植葡萄、脐橙等果园十亩,每天凌晨3-4点收垃圾并不会影响农活。龙湖村正在试点的是“因地制宜、村民自治、项目管理、市场运作”处理农村垃圾的“丹棱模式”,在经济欠发达县农村开展生活垃圾可持续发展利用。在丹棱多村镇采访,山路环绕、果树夹道、垃圾有序收集。桐庐、丹棱这样的美丽乡村,正是中国正在推进的农村环境连片整治工作的一个缩影。从2010年开始,环境保护部、财政部先后组织三批共23个省(区、市)开展农村环境连片整治示范工作。截至2013年底,中央财政共安排农村环保专项资金195亿元,带动地方各级政府财政投入260多亿元,支持4.6万个村庄开展环境整治,8700多万农村人口直接受益。一些美丽乡村开始先试先行,但必须正视的是,整体而言,中国农村环境问题仍不容乐观,“重城市、轻农村,重工业、轻农业,重点源、轻面源”形成的环境保护城乡二元结构尚未取得重大突破,农村生活污染、面源污染日益突出,工业污染、城市污染向农村转移加剧。

据悉,中国农村每年产生90多亿吨生活污水、2.8亿吨生活垃圾,大部分未经处理随意排放,不少村庄还存在人畜混居现象,亟待开展环境治理的建制村数量庞大。数据显示,全国建制村共有60万个,大多数缺乏必要的环保设施,目前开展农村环境综合整治的建制村仅占全国总数的8%。2013年底召开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指出,依托现有山水脉络等独特风光,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而桐庐、丹棱等多地农村,正是在探索一条“因地制宜”、“自产自销”的农村环境生活现代化、资源循环利用之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人们期待,更多“中国式”探索绘出美丽乡村。(完)。

甘肃 消防 农村

上一篇: 重庆中职学生可经考试转入对口本科 需"过三关"

下一篇: 电话推销屡禁不止 谁来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