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被抓报假名躲避惩罚 儿子拿照片找父亲露馅


 发布时间:2021-01-17 11:39:54

南宁市良庆区大沙田5名男孩结伴去邕江玩,两名男孩不慎落水,至今只找到一人,另一人仍未见到踪影。5月3日上午10时,记者随苏先生来到南宁市金象路新加坡城售楼部后面的邕江河滩边。河滩边有一条延伸到江中的浅滩,上面满是河砂和石块。浅滩的尽头,有湍急的河水。苏先生的十几个亲戚还在浅滩周边寻找着失踪者。从2日到现在,他们也像苏先生一样都没有休息。有两名垂钓者蹲坐在浅滩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水面。苏先生的儿子小苏和邻居家的儿子小李,就是在其中一名垂钓者左侧的湍流处出事的。在河岸的荒坡上,有几块警示牌子,上面写着“河道危险 禁止游玩”字样。苏先生说,这几块牌子是社区干部2日上午10时才钉上去的,“那天上午9时,我听说水上民警在南宁大桥附近的河道上打捞起一个小孩的尸体,便跑去看,但不是我的儿子……” 苏先生来南宁务工已十几年,先是做小摊小贩,后帮人送煤气。小苏今年12岁,上小学5年级。2日下午5时许,住在同一条街道的3名男孩从邕江边失魂落魄地跑回来,说有两个同伴掉到水里了,他们的手上还拿着小苏和小李的鞋子和衣服。得知小苏等人出事,苏先生等人急忙和小李的家属跑到邕江边,与水上派出所民警、110民警等一起在江面上寻找,可是没找到人。

记者与水上派出所办案民警联系时,该民警说,事发后,警方前往现场调查,并在附近水域寻找失踪的两名男孩,但始终无果。民警在现场调查时,得知许多人明明见到两名男孩落水,却没去救助。问及为何不救人时,他们均说不会游泳。当时还有船家在附近水域,可他们却说没看到,或者说找不到救援工具。据介绍,这些人之所以不救人,只因迷信思想作怪,担心救了人之后下次自己会遭殃。类似的事情,去年也曾发生在同一地点,周边有许多人只看热闹不去救援。后来,一名从辽宁来的年轻人实在看不下,远远跑过来,跳入水中救起落水者。(南国早报 记者 莫义君)。

年过花甲的孙秀梅开始每天例行的“工作”:打两个小时的兵乓球,之后暴走。医生说,她必须减肥减到60多公斤,才能给患了尿毒症的儿子捐肾。孙秀梅家住新疆石河子市21小区。2012年9月,她的儿子李佳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尿毒症,当晚,医生就给他下了病危通知书。2013年3月底,孙秀梅得知自己可以给儿子捐肾,但医生说她过胖,必须减肥。2013年4月10日起,孙秀梅除回家做饭,便是在暴走的路上。孙秀梅穿在脚上的鞋之前磨破了边,前几天在补鞋匠那里补好了。她说,这双鞋厚实,磨坏也舍不得扔。孙秀梅知道节食是最有效的减肥办法,但她必须选择最健康的一种减肥方式,在她看来,暴走和控制饮食,既简单有效,还省钱。4月10日,孙秀梅为减肥制定了三条暴走线路,早饭后从家里走到石河子开发区,午饭后走到世纪公园人工湖,晚饭后在石河子大学暴走。每天最少走6公里,这是孙秀梅给自己下的任务。孙秀梅从定下暴走计划开始,便没有坐过一次公交车、出租车。

“刚开始很累,走得脚疼腿酸,但减肥效果很好,这让我很有信心。”孙秀梅说,也有过坚持不下去的念头,但儿子每周有3次透析,身体的血液要在透析机中透析,两个管子在胳膊上的静脉、动脉上分别扎进去。这让她觉得与儿子透析相比暴走并不算什么事。孙秀梅的老同事代萍晚饭后也出门走路减肥,经常与孙秀梅一起在石河子大学走一个小时,“我跟不上她,她也瘦得很明显,连鞋都磨坏好几双。”代萍说,她知道孙秀梅是为了给儿子捐肾才这么减肥,“以前她特别爱吃零食,现在除了吃少量的饭,她什么都不吃了。” 孙秀梅原先在公益性岗位工作,2007年退休后便在一个酒店找了份面点师的工作,儿子生病后就辞职了。丈夫李永成今年58岁,在石河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郊区大队烧锅炉,也是公益性岗位。2013年8月,孙秀梅到解放军第474医院给儿子做了配型检查,虽不是完全合适,但也符合捐赠条件。配型成功让孙秀梅觉得自己很幸运,她说,并不是每个家人想捐就可以捐,她在医院见到一位母亲,想给儿子捐肾,但不符合捐肾条件。

这位母亲不甘心还去了别的医院做检查,结果还是不行,特别绝望。她家里的桌子上有一张照片,是一年前的孙秀梅,皮肤黝黑,显得比较胖。如今,她瘦了很多,皮肤白皙,脸色红润。对于这个状态她非常满意,她更期待着之后的捐肾手术。如今,孙秀梅已经将体重减至66公斤,每减1公斤都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不过,孙秀梅仍然坚持着暴走,她想再加一把劲,把最好的肾脏留给儿子。(记者郭玲报道)。

中哈边境新疆吉木乃口岸边检站官兵与千里外来的警嫂警妈一道剁肉馅、拌调料、擀面皮——包包子,一派喜悦祥和的氛围。笔者注意到,边检战士凡伟强执勤无法回四川老家探亲过年,妻子丁娟在电话那头暗暗落泪,带着两岁半的小女儿凡妤涵汽车、火车、汽车,昼夜兼程与丈夫团聚。战士兰松林的母亲揉了一下红润的眼睛告诉记者,自己退休了,家在克拉玛依市,距离吉木乃口岸有350多公里。儿子过年不能回家,心里酸酸的。2月4日早上赶到边检站营区,当晚观看了由儿子和战友们表演的节目,心里很欣慰。她说,她这次来只想为儿子做点什么,好久没有给儿子做热腾腾的饭菜了,心里空落落的,今天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一个个面团,一勺勺肉馅,擀好皮、盛满馅、包起来变成一盘盘精致可口包子。边检官兵与警嫂逗乐取笑;凡妤涵一到部队就和官兵混熟了,被官兵们称为“小精灵”,她像模像样地和面;兰松林的母亲精心做好每一道程序,餐厅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据悉,吉木乃口岸坐落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一八六团团部,该团位于萨吾尔山北麓,紧靠玛依卡普奇卡依山,西南以乌勒昆乌拉斯图河为界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边境线长达72公里,团部距师部所在地北屯有200公里,距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近800公里。

民警 儿子 李某

上一篇: 丈夫疑妻子外遇捅死妻子

下一篇: 江苏发布塑胶跑道行业标准 环保监测指标增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