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口岸年出入境旅客流量首破50万 同比增长75%


 发布时间:2021-01-20 15:43:41

形成水轮,趵突泉的持续喷涌,几成为济南这座北方城市的千百年来独特的标志。趁着八月带来的连续几场雨水,中新网记者周末走近这三股被人称为“闹市灵泉”的“天下第一泉”。记者在查阅著名作家老舍的作品时发现,半个多世纪之前,曾在济南定居的这位作家,对趵突泉其实没有什么好印象。在老舍笔下,趵突泉所在的公园几乎成了集市:趵突泉公园的南门外,竟然有卖大碗面和肉包子的棚子,接连不断的地摊卖着东洋玩具,北岸上是一座神殿,南西东三面是唱鼓书的茶棚,梨花大鼓听起来像是产科医院的病室…… 几十年过去了,在老舍当年曾经驻足过的地方,记者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风景。经当地政府重新扩建过的一座5A级景区,清澈的泉水边,不见了那些喧闹的商贩,出现的是一些广场文化活动,票友唱戏,大妈卖茶,画家办展,游人如织。在今天这个普通的周末,三股神奇的涌泉,立于池中的御笔石碑,还在吸引着成千上万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到门口情愿从口袋掏出40块钱购票进去看上一眼。可持续干旱的天气,今年却给享有“第一泉”美誉的趵突泉带来了持续半年的噩梦:先是地下水位连续89天跌破橙色警戒线,接着又是连续55天失守红色警戒线,趵突泉几近“停喷”,当地报纸甚至发照片说,记者见到平日欢游泉水之中的锦鲤已经露出半个脊背,在泥巴中相濡以沫…… 常年的喷涌,趵突泉似乎也累了。

在20世纪90年代末,趵突泉开始出现季节性停喷,2001年更是创下了停喷890天的历史纪录。济南人急了!“假如泉水断流,济南还能叫泉城吗?” 济南市人民政府成立了“保泉办”,在采取了加大地下水保护和放水保泉等措施后,自2003年9月份开始,趵突泉基本恢复了四季泉水不断的景象。而从2014年12月开始,趵突泉水位又开始了新一轮下跌。而水位的每次下降,济南市民心中的弦就会猛地绷紧一次。“都不敢听到‘停喷’这个字眼,感觉就好像是多年的好友,突然之间要失去联系,而且还是在知情的情况下,却无能为力做点什么。”年近70岁的济南市民王世宽,小时候在父亲的带领下到泉池旁玩耍,趵突泉周围也不再是原来的模样。“那个时候花费2分钱买一张门票,说不上来的感情,现在年龄大了,带着孙子到这里坐一坐,看一看。” 生活在济南,市民生活细节多少都会与“泉”“水”两个字联系在一起。在泉城,许多街道的名称含有“泉”或者“水”字;记者的许多同学、伙伴中,名字中也常常包含着“泉”、“水”。

在名泉云集的济南护城河,住在周围的市民,每天都在傍晚趁着散步,带着水桶,走到泉边,用系着绳子的水桶,从泉眼灌满泉水,然后捆绑在自行车上带回家煮饭、泡茶。记者还会碰到几个跨越大半个城市,赶到泉边接水的济南人。以前,记者总觉奇怪,作为经济发达的山东省省会城市济南,都已“荣获”网友评选的中国十大“堵城”前五名,可想不通为什么地铁建设却一直没有动静。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作为济南城市灵魂的泉水的泉脉,防止因为地铁施工挖断了济南的泉脉。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从昨天(13日)开始,山东普降春雪。这场春雪对急剧发展的旱情和交通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山东全省平均降雪1毫米,是小到中雪。据最新数据,截至今晨8时,旱情比较严重的济宁、聊城平均降雪量已达2.2毫米。济南降雪量达5毫米。山东已140余天没有有效降水,这次有效降水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遏制旱情。这次降雪对交通影响最大,山东省气象部门已发布道路结冰黄色信号,其中,京台高速、青银高速、济南绕城高速、济广高速及京沪高速等近60个收费站处于关闭状态。来自济南边检站的消息显示,济南机场19个航班处于延误状态,1000余名旅客滞留。

(记者柴安东)。

雪后初霁的济南,颇有几番老舍先生《济南的冬天》中的美丽。若想寻觅“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济南,看看这个“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城市,非要走进那些曲曲折折的小巷,沿着潺潺的流水仔细品位。“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那份慵懒、自得,便是济南这个城市的底色。如若要体味老济南的泉城风韵,就去大明湖南畔曲水亭街。古时的“曲水”是街中一条自南向北流淌的小河。曲水亭街北起大明湖,南接西更道,东望德王府北门,西邻济南府文庙。街中流水潺潺,水边随风摇曳着垂柳,白墙灰瓦的民居中不时传来“老师儿”等地道的济南话,安静恰似江南一隅,喧嚣犹如热闹的北方街市。静动都别有一番风味。曲水亭街,街因亭而命名,亭因水而得名,水以曲著称。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写道:“历祠下泉源竞发,北流经历城东又北,引水为流杯池,州僚宾宴公私所萃其上。”文中所提的“流杯池”就是今天的王府池子,池水北出,形成曲水河。如今王府池子已经从当年德王府飞入了寻常百姓家,成为了济南人夏季乘凉、洗泉水浴,冬季练习冬泳的好去处。

曲水河的泉水自南而北,注入大明湖南门牌坊约7000平方米的水塘,这水塘有个动听的名字叫百花洲,也称“百花汀”、“小南湖”。大书法家王羲之《兰亭集序》的“引为流觞曲水”,便是写每年三月上旬巳日,文人雅士聚于“曲水”修禊的习俗,这种诗酒盛会备受文人骚客喜爱,并一直延续到清代。在济南,王府池子、曲水河便是古时的流觞之地。“荷香送爽棋声韵,曲水流觞雅士情。”曲水亭离当年的府文庙、贡院、巡抚衙门比较近,许多文人雅士乐于在悠然的曲水河两岸搭棚、摆摊售卖字画,给这条街巷带来了更多的文化印记。曲水亭街的西南部大致是汉代时的历下古城,南部是明德王府,清代改为巡抚衙门,街的东部为晋代之后的一些官府衙门、官吏府第住宅。因此曲水亭街附近自古就是商店、饭庄、戏院等场所聚集处,彼时这一带每天人来车往,歌舞升平,热闹非凡。在这条街巷中,散落着起风泉、源泉等泉眼,家家户户几乎都挂着赞美泉水的楹联。今天,曲水亭街依然住着很多老济南人,院子里有汩汩清泉,婆娑杨柳,巷子中的小路只容得下自行车和三轮车,没有汽车的碾压,最窄的石板路,不过容两、三人并行。

光阴照相馆、济南故事书城、私人订制微电影制作室、何晓铮面塑馆,这些记录着济南经历的岁月,又带着现代气息的场所已经成了曲水亭街的新“房客”,他们正将曲水亭街谋画成现代文人的“流觞”之处。选择一个冬天暖暖的午后,来曲水亭街坐坐。在这里,能看到年轻的情侣牵手走过悠远小巷,能看到写着“四时泉景映天光”楹联的门中一对白首夫妻推着三轮车出门;能看到快递小哥骑着三轮电瓶车高兴地哼着小曲送货;能看到隔壁家里忙着包水饺的妇人;还能看到丁香般的姑娘悠悠坐在河对岸的茶室。这里有着太多生活市井,却又能让人静下来独自想想心事。坐在曲水河畔的竹椅上,用院中新汲的泉水泡上一杯热茶,看着茶叶缱绻,闻着茶香飘飘,远处一人一船一长蒿,在泉水汇聚的水面,打捞着绿油油的水藻,似乎能听到撑船人唱着菱歌,细细再听,却又没有,仿佛那歌声来自更远的地方。在济南久了,也许慢慢就理解了这座城市,它确实是那个喜欢安睡于暖阳下的老者,拥着上天独给自己享用的大小泉眼,看明湖画舫,观千佛夕照,缓缓地走过春夏秋冬,不喜不怒、不悲不愁,兀自执着自己的世界。

“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 这就是曲水亭街,这就是冬天的济南,“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完)。

济南 边防 检查站

上一篇: 湖南热邀海内外游客探秘“东方1号公路”

下一篇: 北京千户流动人口聚居区将设居委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