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上红色地区行:一个小村载入中国革命史册


 发布时间:2021-04-21 07:28:25

72岁的陈方标是天台三州乡下屋村的村民。为了让后代记住当年红军在天台的革命历史,他坚持了10年。17日,记者了解到,该县境内有着全长约13公里的红军岭沿线,红军文化在当地得到良好传播。三州,又叫岭上,位于台州、婺州(金华)、越州(绍兴)三地交界而得名,位置偏僻,1927年,党组织就开始在这里开展革命斗争,是当地的革命老区。“从平桥镇峇溪口北上,翻越牛桊岭等山岭,就来到了下屋村。再从下屋村往西北,就到达了与临县交界的梅枝岭。”陈方标说,“当年红军就从这条山路上经过。” 据天台县党史研究室副主任曹钦涛介绍,在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为打破强敌围剿浙南根据地,派第一纵队进入浙东。当年10月24日,在三州乡梅枝岭一仗中,杀死杀伤敌官员及武装3人,把革命战火烧到了离蒋介石老家只需一日行程便可到达的新昌镜岭区域,在战略上配合了红军主力长征。2004年,三州乡贤张善相找到陈方标,交给他一叠史料,希望陈方标通过史料,丰富三州老区的革命史,并想办法通过这段历史开发三州的红色旅游线路。

“我们岭上山区能拿得出手的资源实在太少了。当史料交到我手里后,我脑子里跳起了三个字——红军岭,心想一定要把这事办出名堂来。”当时刚60出头的陈方标觉得首先要起个好名字,名头响了好办事。如今在梅枝岭头,一座威武的石亭高高耸立,亭内的黑色大理石石碑上题写着“红军岭”3个大字,旁边刻有朱德的《经闽西感怀》一诗,上有“越过仙霞岭,早登天台山,赣闽成一片,直到杭州湾”等反映当年革命历史的诗句。这是整条红军岭上,首座反映红军在天台革命的建筑实物,由陈方标父子带头发起并捐资建造。梅枝岭红军亭建成后,陈方标想在三州乡政府所在地下屋村也建一处红军纪念地。他认为:“单靠个人力量,要想保护、开发红军岭几乎没有可能,只有众人拾柴才能火焰高。” 2013年3月,乡里拆除了下屋村村口一个临溪的违法建筑。陈方标与同村侄辈陈衍统商量,想在这里建一处红军亭。红军亭预算资金15万元,然而由于临溪基脚加固需要,建设费用倍增。等到建成时,花费了近30万元。令陈方标欣慰的是,红军文化得到良好传播。

峇溪口是红军进入红军岭的第一站,现在也已矗立起了一座漂亮的石亭。浙江新昌县回山镇是当年红军出梅枝岭后进入的地方,据了解,当地百姓也开始着手收集史料,修建类似的纪念设施。据悉,目前浙江天台境内全长约13公里的红军岭沿线,已建成红军亭3座,沿途红军休息过的部分路廊也已得到修葺。(完)。

数十年前,红军曾在这里刻下了上千幅石刻标语。如今,数百幅红军石刻标语在经历了多年风吹日晒后仍保存完好,这些石刻标语给大巴山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四川省万源市是川陕苏区的核心区域和重要战场。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和下辖的5个军军部先后驻扎于此,万源保卫战是红四方面军战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歼敌人数最多的坚守防御决战。据介绍,万源红军石刻标语内容可分为如下几个类型,对共产党的宣传、对红军的宣传、对苏维埃的宣传、对土地革命的宣传、对解放妇女的宣传、对支援革命战争的宣传等,“共产党万岁”、“红军是工农穷人的军队”、“穷人不完粮”、“参加红军,把军阀彻底打倒,永远过太平日子”等石刻标语,字字千钧,每个字都震撼着人心。

据万源市红军文化专家王成佑介绍,当年老百姓在做农活、赶集、走亲访友和给红军部队运送弹药粮食途中,抬头便可看见这些刻在河岸、路旁的红军标语,从这些通俗易懂、浅显生动、乡土味浓的石刻标语中,老百姓了解了共产党、苏维埃和红军;从这些言简意赅、简短好记、引人注目的石刻标语中,老百姓明白了自己要得解放、有饭吃、有衣穿,就得紧跟共产党红军。“石刻标语这种宣传形式的特点是就地取材,一劳永逸,不怕风吹雨淋,又不易被人破坏。目前在万源地区留存下来的381幅石刻标语,占了川陕苏区24个县(市)石刻标语总数的十分之一,在经历了70多个春秋后,大道两边岩石上的石刻标语仍耀眼夺目,给巴山增添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万源保卫战战史陈列馆文物部主任张霞告诉记者。

万源市文广局副局长任钧说:“红军石刻标语是人民群众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载体。目前,一些红军石刻标语风化较严重,我们将积极筹措资金予以保护。”(完)。

记者来到甘肃省平凉市泾川县王村镇四坡村。苹果园里,散发出浓郁的果香,一座座红砖青瓦的小康屋掩映在绿树之中。77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就是四坡战役。红25军政委吴焕先壮烈牺牲,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四坡村的土地。这里,也被载入了中国革命的史册。泾川县党史办主任王学贵介绍说,1934年9月,红25军长征北上。1935年8月21日,红25军进入泾川王村镇,在离县城约15公里的向家沟中塬,先头部队经四坡村羊圈洼、掌曲,在东王家渡汭河时,山洪暴发,河水猛涨,军政委吴焕先立即组织部队,用布拧成绳索拴在河两岸的树上,红军战士手扶布绳,相互挽着手臂继续渡河。当军直属队和担任后卫掩护任务的223团下坡准备渡河时,国民党35师208团1000余人在泾川城西纸房湾上塬,突然向红25军袭来。223团在羊圈洼、掌曲与其展开激战。正在指挥部队渡河的吴焕先听到枪声,立即率领交通队和学兵连100余人,迅速占领了羊圈洼的几个制高点,从侧面发起进攻,敌208团顿时乱了阵脚。

就在吴焕先指挥部队反击时,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胸部,他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红军指战员听到军政委负伤的消息后,一个个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以刺刀与敌相拼。与此同时,徐海东指挥的223团从正面发起冲锋,把敌208团像赶羊似地压到掌曲沟里,敌军人马相互践踏,团长马开基骑马企图夺路逃走,被红军战士举枪射中,连人带马倒在悬崖边上。这场战斗红军取得了胜利,敌208团全部被歼,但就在战斗结束之际,年仅28岁的吴焕先因失血过多不幸牺牲。吴焕先牺牲后,徐海东等军部领导和战士们将他安葬在汭丰乡郑家沟村东宝盒子山脚下。在和四坡村相邻的掌曲村,79岁高龄的张彦庭老人回忆说,四坡村打仗时他还是个小娃娃,听父亲讲,8月21日那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村下面的汭河水很快涨满。“红军领导刚在这里吃过早饭,一里多地远的向家沟山上突然响起枪声,红军马上就迎上去和敌人打。打了一整天,到天快黑时才听不见枪声。

”张彦庭告诉记者,他听父亲说,红军所到之处,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红军到四坡村、掌曲村时,衣服被雨淋透了,群众送来麦草让战士们生火烤衣,有的群众送来面粉、蒸馍、鸡蛋,有的还给红军带路、护送伤员。“当年,红军战士用鲜血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这光荣的革命历史我们不能忘记啊。”张彦庭老人由衷地说。如今,在红军曾经激战过的地方,记者看到,这里的新农村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农民务果园,建新屋,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四坡村是王村镇果园大村,村党支部书记陈碎怀介绍说,全村现有红富士果园1870亩,2010年户均果品收入6600多元。去年,四坡村被县政府评为“果品产业发展先进村”。现在,农民用上了自来水,96户农民住上了具有陇东特色的四合院,有的农民还盖起了两层小洋楼,太阳能、电动车、冰箱等也进入了农家。走进果农景小东家,只见两层小洋楼气派美观,主人告诉记者,家里有12亩果园,去年收入9万多元。

王村镇镇长樊志辉说,为了让人们牢记这段光荣历史,镇上准备争取项目支持,维修“红军楼”,积极发展红色旅游,开展革命传统教育。(记者 惠程华 通讯员 赵永刚)。

红军 四坡 吴焕先

上一篇: 春运故事:最近的家是我最远的爱

下一篇: 石家庄设立综合保税区 助推京津冀一体化发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5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