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与好友出轨 男子逼奸夫写10万欠条涉敲诈被捕


 发布时间:2020-10-19 17:47:28

当地抓获一个家庭式盗窃团伙,参与盗窃的主要嫌疑人竟是身怀六甲的孕妇,其团伙成员分别是孕妇的丈夫、弟弟和弟弟的女友。警方称,今年4月底,重庆大足警方接到“金科通讯”手机销售门市的报警,称他们拦截了一名疑似盗窃手机的人员。经警方现场初步调查,涉嫌盗窃的犯罪嫌疑人叫周某,系湖南省人,且怀孕4个多月。其在金科通讯手机销售门市,以购买手机为由,利用孕妇衣着宽松不易被别人察觉的特点,趁工作人员不备,将手机迅速藏入随身提包内。当周某准备离开时,被工作人员发现,并将其拦下报警。警方将周某带回派出所进行审查,周某对盗窃手机的犯罪实事供认不讳。警方认为周某身怀六甲,一人到盗窃的可能性很低,很可能有同伙,但周某坚决否认。警方考虑周某怀孕,决定对其监视居住。同时,警方没放弃对周某同伙的排查。

警方调取了手机店内的监控视频,发现有两男一女与周某关系密切,对比类似案件的监控视频发现,那两男一女也曾在其他案发地出现过。民警通过走访调查,确认那两男一女分别是周某的丈夫李某,以及其弟弟周某某,和周某某的女朋友朱某。随即,警方将已逃到重庆荣昌县的李某、朱某抓获。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四人本打算从湖南到四川成都打工,但由于工作不好找,决定转向重庆,开始实施盗窃。他们在金科通讯手机店盗窃时,朱某以买手机为由吸引一店员注意,周某某以充话费为由转移另一店员注意力,李某在外望风,周某利用其孕妇穿着衣服宽松的优势,将店内的六部手机(价值9000余元),迅速藏入随身提包内。周某得手后准备出门时,被店内工作人员发现,将其拦下报警,其他三人见状佯装不知情迅速逃离。被抓时,他们已经盗取了4台笔记本电脑和2部手机。

目前,犯罪嫌疑人李某、朱某已被刑事拘留,周某因怀孕被监视居住,周某的弟弟在逃,警方正在全力追捕中。

犯罪嫌疑人范某涉嫌故意伤害罪(轻伤)一案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并移送湖南省桂东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至此,一起在当地轰动一时的发生在麻将馆里的“二元三刀致人轻伤”的案件终于告一段落。2013年12月17日晚上10时许,犯罪嫌疑人范某在桂东县一麻将馆内与受害人周某一起打麻将。范某与周某在打麻将的过程中因二元钱的账目问题发生争执,范某从裤口袋内拿出一把小刀朝周某连捅三刀,周某受伤后倒在地上。在周某住院治疗期间,范某父母为周某支付了医药费16000元。2013年12月17日周某的伤情经桂东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047号鉴定书鉴定为轻伤,2014年1月24日经湖南正宏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损伤残等级第63号鉴定意见书鉴定周某损伤残等级属十级伤残。

2013年12月18日范某主动到桂东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投案自首。同日,桂东县公安局对此案进行立案侦查,并于当日对范某执行刑事拘留;2014年1月3日经桂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对范某执行逮捕。(通讯员 陈应明)。

周大爷急匆匆走进浙江省桐乡市公安局崇福派出所:“我是来报案的,我的孙女被儿子卖掉了!”在他身后哭哭啼啼的少妇,是老人的儿媳妇白某,她对民警说:“孩子才21个月,求你们一定帮我找回女儿!” 白某告诉民警,女儿是夫妻俩唯一的孩子,自她半个月前上班起,女儿就放在娘家寄养。当日上午8点多,白某接到丈夫周某电话,说为了看女儿已经到了娘家,白某也请假赶去一家团聚。将近中午,周某骑电动自行车载着白某和女儿外出就餐。饭桌上周某喝了点酒,离开饭馆时他提出让白某先把车开回去,自己带着孩子打车回家。白某先把醉醺醺的丈夫和女儿送上了面包车,这才骑车回家。大约半个小时后,白某到家后却发现丈夫和女儿还没到,便拨通周某的电话。周某说乘坐的面包车坏了,正在修车。半小时后,白某再打电话,周某的手机就关机了。担心出事,白某叫上亲戚开车找到了曾经搭载女儿的面包车司机。“那个男人让我将他送到上市集镇,我看他抱着孩子进了弄堂,出来时一边走一边在数钱。在车上时,我还听他在跟小孩说,‘爸爸对不起你,把你送掉……’”听完司机的话,白某差点晕了过去。

提前联系领养家庭谎称“孩子多、养不起” 就在崇福派出所民警做笔录时,白某的手机响了,是周某打来的电话。“你把孩子带哪儿去啦?”还没等白某详细询问,周某就挂了电话。白某连忙回拨电话,直到告诉周某自己已经报了警,周某才不得不承认,孩子已被他卖给了彩票店老板沈某。派出所民警立即联系桐乡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并带着白某赶到彩票店。“什么?你是孩子的亲妈?周某说他老婆跑了,家里孩子多养不起才送给我们养的……”一看民警和白某找上了门,沈某才知道自己上了当。“昨天晚上7点多,熟人带着周某找到我,问我们要不要抱养孩子。”沈某的妻弟结婚多年没孩子,一直想抱养一个。一听有这等好事上门,沈某赶紧答应下来。周某告诉他,孩子21个月大,女孩,因为自己和前妻已经有了一个12岁的儿子,现在的老婆生了女儿后就跑了,女儿没人带也养不起,这才不得不送人。确认孩子身体健康,和妻弟一家商量后,沈某决定抱养这个孩子,并答应给孩子父母一定的抚养费用。谁知周某张口就要4.5万元,一番讨价还价后,双方最后敲定3万元,周某答应第二天就将孩子送过来。

拿了卖女钱直接上赌桌输光3万元,还欠5000元赌债 4月23日下午2点30分,周某带着孩子和沈某会合,签了领养同意书后,留下孩子、揣着3万元就走了。沈某告诉民警,就在白某找上门的一个小时前,周某还打电话过来,声称因为自己的父亲不同意将孙女送人,要叫他去吃官司,要求他再加1万元。抱着失而复得的女儿,听到一声声脆生生的“妈妈”,白某失声痛哭。在家人的规劝下,4月24日早上,周某到崇福派出所自首。“都怪我一时糊涂,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卖了!不过我的出发点是好的,我这么做是想给她找个好人家,改善家人的生活状况。”面对民警,周某还在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直到民警问他3万元钱去了哪儿,他才不得不承认,卖掉女儿不到3个小时,他就输光了3万元,还欠了人家5000元赌债。“在决定‘送’孩子的前几天,我已经输了好几天,把手头的钱都输掉了。拿到3万元后,我就想把输的钱全都赢回来。我家条件不好,我一个人赚钱4个人花,自己又喜欢赌,女儿在我家肯定苦得要死,在别人家说不定能过上好日子……我知道拿孩子换钱是有点不负责任,可我已经向我父亲认错了,希望他们不要告我……”周某没想到,女儿没了,卖女儿的钱也没了,父亲和妻子又报了警,在外面躲了一个晚上后,他决定自首。

笔者在崇福派出所遇见了被贩卖女孩的母亲白某,她说:孩子既然已经找回来了,我们不告了,我们要撤诉。周某的父亲则称,自己的儿子只是“小赌赌”。(徐飞燕)。

周某 朱某 妻子

上一篇: 人民法庭研究中心在渝成立 智力支持基层治理创新

下一篇: 安徽男子坐17年冤狱续:当年杀人案重新立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