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贩初到陌生处摆摊耍赖磨城管 称要自杀传染疾病


 发布时间:2020-10-21 10:28:56

被砍伤手臂的城管 26日下午,一名男子手持匕首闯入珠海斗门区城管执法大队白蕉中队办公室,将该中队的中队长和指导员砍伤。目前,伤者已被送往斗门区侨立中医院进行治疗,行凶男子被移送至斗门警方。26日下午2时45分许,一名身高约1米75、年约30多岁的男子突然气冲冲地走进白蕉镇城管的办公室。该名男子用粤语大声地连续两遍质问:“这里是不是派出所?”待白蕉城管中队林福光回答“不是”、并询问“是否要办理什么事”以后,该男子二话不说从身上掏出匕首,将毫无防备的林福光右手手臂砍伤。白蕉城管中队指导员杨少华见状立即上前制止。相持之下,该名男子将杨少华的双腿也砍伤。

后来附近办公室的人闻声而来,7个人携手才将该名男子制服。而受伤的林福光和杨少华也随即被送至斗门区侨立中医院进行治疗。记者在医院了解到,林福光的右手手臂被划开约10厘米长的口子,伤口深处能见骨头。杨少华的左大腿被砍了两刀,右大腿被砍了一刀。医生表示,两人刀伤较深,但并无生命危险。对于为什么会被人持刀砍伤,白蕉城管中队的人也表示摸不着头脑。据悉,虽然白蕉城管中队与白蕉派出所的直线距离不到500米,但两者并不在同一条道路上。而该名男子操本地方言,照理不会弄错这两个单位的办公地点。林福光告诉记者:“也许城管和派出所的制服很像吧。”此外,白蕉城管中队的办公室是开放式办公室,外人只要推开玻璃门就可以进去。

斗门警方透露,该名男子是白蕉镇赖家村村民,在派出所接受问讯时一直神情恍惚,并不配合警方调查。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一起偶发事件”,并不一定是直接针对城管。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记者杨雪薇)。

一名城管队员遭一男商贩谩骂,并手拿折叠刀袭击头部,致其头皮多处受伤。目前,当事人正在柳州市解放派出所接受调查。记者28日下午17时30分许,来到柳州市解放派出所见到当事城管队员龙某。龙某额头及后脑勺处包扎着纱布。据龙某介绍,当日早上8时左右,其与三名执法队员在工作辖区巡视时,发现一名男子在柳州市北站路人行道上占道经营水果,便对其进行劝阻,该名男商贩便收拾货物离开。10时许,城管执法人员再次来到该路段时,发现该名男商贩仍在人行道上摆卖,便再次劝其离开。在劝阻过程中,城管与男商贩发生口角,男子趁龙某不备时手拿折叠刀朝其头部袭击多次后逃跑。后男商贩被其他两名城管执法人员抓住,并送往解放派出所,受伤的龙某则被送往医院治疗。经医院处置,龙某暂无大碍。据其提供的病历书显示,龙某头皮多处受伤,进行清创缝合,额头处及后脑勺处共缝合6针。柳北区城管部门向记者提供了约一分钟的执法视频,该视频显示,3名穿着城管制服的执法人员在和劝阻一名男子将刀具收起来,男子将刀收在手中,准备与和另一名男子将货物抬走。突然,男商贩破口谩骂,并朝一名持法人员背部、头部捶打。随后,记者来到事发地点柳州市北站路走访时,在该路段有四五名商贩在人行道上摆卖水果、蔬菜。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目击者告诉记者,该名男商贩经常在该路段摆卖水果,事发时城管劝其离开,与其发生了口角,男商贩一边骂一边朝城管背部、头部打了几拳,城管额头鲜血直流,将其衣服染红了一片。随后男商贩便跑走了。柳州市派出所民警表示,目前该案件仍在调查取证过程,其他信息不方便透露。据了解,7月5日柳州市柳北区城管执法队一名城管队员在疏散占道经营时,被一名中年女商贩当街谩骂并咬伤。

小贩耍无赖 城管耐心劝说 商贩初次到陌生地点摆摊,原本想靠着“耍无赖”震慑城管队员,又是要自杀,又是要传染疾病,不过最终在城管队员的耐心劝说下,商贩终于“甘拜下风”。昨天,和平街城管分队的城管队员告诉记者,在和平西桥地铁站出口查处无照摊点时,一个摆摊的商贩在被查处,就在城管队员执法取证时,商贩忽然情绪失控,跑向三环路辅路欲撞车自杀,给交通带来影响。城管队员把他扶到安全地方后,将他带到城管分队调查,不料他再次暴躁起来,扬言要将艾滋病传染给队员。经过城管队员劝说,张某最终平静下来,他此时才袒露真实的想法,本想靠这种“耍无赖”的手段逃过法律的处罚,遂连续上演了闹剧。(首席记者 王彬 实习生 樊一婧)。

城管与小贩,在一些地方,正从原来的“赶与被赶”逐步演变成“互殴”。“一名城管执法人员双脚同时跳起,对准躺在地上的商户头部猛跺下去……”4日一段陕西延安城管暴力执法的视频在网上疯狂转发。就在这起暴力执法发生前不久,广州城管执法队员苏家权在劝导流动商贩过程中,遭遇流动商贩袭击,头部等处被砍七刀,一度生命垂危。一边是小贩遭遇城管踩踏,另一边是城管遭遇小贩的尖刀,行政执法频频演变成暴力冲突,城管执法如何走出困局? 暴力执法,又是临时工惹的祸? 媒体曝光延安城管暴力执法后,延安有关部门回应称,参与“暴力执法”的5名协管员及1名司机已被解聘。参与斗殴的两名协管员正面临警方调查,或被追究刑事责任。视频中双脚跳起踩踏商户的男子为无正式编制的人员。

“临时工,肇事的又是临时工!” 回顾近年来发生的城管暴力执法事件,“临时工”颇为踊跃地承担起事故主要责任,成为部分地方城管部门的“挡箭牌”。一些网民质疑说,“作为城管执法队伍的一员,临时工就不需要严格管理了?临时工肇事城管部门就不用承担责任了?” 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说,每次发生冲突事件,人们都会调侃:是否又是“临时工”在惹事。就算是“临时工”真闯了祸,也会怀疑是不是政府部门在“丢卒保车”。长此以往,政府的公信力将被消磨。近年来,频频曝光的城管执法冲突事件,让城管一度陷入风口浪尖:兰州3名城管执法人员在处理一处长期占道经营的商铺时殴打2名店主;太原城管在男摊主抗拒执法时,城管动手还击视频曝光……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批评城管。

然而,城管执法人员同样频频遭遇暴力。广州城管执法人员温一明近日在劝阻小贩离开地铁口摆卖后,遭遇3人围攻,制服被扯烂、下体被打;广州城管执法人员苏家权在劝导流动商贩过程中,遭遇流动商贩恶意袭击,头部等处被砍七刀;北京市海淀区城管副队长李志强2006年被无照摊贩崔英杰用尖刀刺死。似乎“冲突”已经成为城管执法甩不掉的标签。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沈阳说,城管在城市运转中扮演了多重角色,他们在努力满足社会对城管职业目标的期待时,由于角色定位、管理规则的混乱以及实践操作的不当,城管在经受角色冲突煎熬的同时,常常饱受社会的指责,徘徊于种种矛盾之中。“执法尴尬”导致“尴尬执法” 在广州白云区紧邻西槎路的菜市场旁边,几乎每天早晨6点到9点之间,都有大批菜贩席地摆摊。

西槎路几乎一半被占去,原本宽阔的道路中间仅留下一条与公交车宽度差不多的通道,今年上半年记者就在该路段亲眼目睹了多起交通事故。城管反复劝说甚至处罚,并不能阻止部分人长期占道经营、乱停乱放。一位长期摆摊的菜贩告诉记者,他也不想天天被城管赶着跑,但是在城市搞个摊位也不容易,要么就是转手好几次层层加价。“城市化过程中大量低收入群体流入,就业问题难解决,有的依靠摆摊为生,单纯的劝说、制止和驱赶只是做表面文章,没有解决根本问题,矛盾反而越积越多,最终爆发冲突。”胡刚说。街道上乱摆的摊、小区里乱堆的垃圾、电线杆上的小广告……城市里不起眼的方方面面,都是城管的管理范围。一面是部分低收入群体要谋生,一面是城管要维护城市的脸面,城管执法常常因此陷入尴尬。

为了应对城市管理点多、面广、人少的矛盾,湖南邵阳曾雇用1000多名市容环境监督员,并把监督员收取的罚款中的80%作为给监督员本人的奖金。南方某县城管部门工作的执法人员对记者说,他所在部门三分之一是属于社会聘用人员,工资待遇低,初、高中文化水平的占了很大比例,平时巡查任务重,很少集中学习和培训。“这些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有的讲理根本讲不过被执法对象,反而惹一身骂,于是很多就劝说不了几句话,上去就开始动手。”这位执法人员说。不少地方规定,劝告占用公共场所设摊经营拒不改正的,可以扣押其使用的工具和经营、兜售的物品。“怎样才算劝告?是一句简单的呵斥还是半个小时的耐心劝说?城管执法人员的执法尺度很难明确。”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锋剑说。

“柔性执法”难治乱象 矛盾宜疏不宜堵 为了重塑城管形象,广州、武汉等地城管开始尝试“柔性执法”。武汉城管向占道经营的商户送玫瑰花要求配合、举着写有“淘宝体”“咆哮体”等劝说摊贩规范经营的话语穿梭于摊点。然而这种柔性执法并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专家指出执法态度的改变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给违规经营的底层群众进行引导,而不是一味地围追堵截。广州2012年新建72个流动商贩疏导区,引导3万多名流动商贩入室入场入点经营,目前全市已经有124个疏导区,能够安置流动商贩5万多名。一位城管执法人员说,“不能将流动商贩从一个地方赶走就行了,真正解决问题就得尽力安置他们,否则今天从这里赶走了,他们明天又会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 北京社科院管理所所长张耘表示,要彻底解决城管执法中的尴尬,长远之道在于社会管理体制机制的创新,源头上化解城管和商贩间的矛盾,要给被执法对象出路,要在“疏”上下功夫,而不是一味地“堵”。“有的区域机动车乱停乱放的情况普遍,这跟政府规划不合理、政府公共管理水平有很大关系,尽量在前端解决问题,别让城管总在问题的表面折腾。”胡刚说。(完)(记者 欧甸丘 王晓洁 廖君)。

城管 队员 商贩

上一篇: 重庆男子组团专盗牲畜 村民为防盗与鸡羊同寝

下一篇: 80后女子为寻刺激宾馆开房邀“粉友”吸毒获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