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酒后报假警寻乐 警察夜半救援遭戏弄


 发布时间:2020-10-20 10:07:47

昨日中午12点过,一个男子爬上成都锦里中路的彩虹桥上桥拱,站在距桥面5米的拱面欲跳桥轻生。消防人员赶到后,一边劝说一边铺设气垫,没料到男子情绪激动,竟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划伤脖子。十万火急中,消防队员举起高压水枪,向男子猛冲…… 没有人注意男子爬上桥拱 昨日下午2点50分,伴随着围观群众的惊呼,坐在距离桥面5米拱面的男子游某被高压水枪喷得摇摇晃晃,身体失去平衡,从拱面径直坠下,“咚”地摔在了桥面上铺设好的救生气垫上。趁着游某还未爬起,消防队员一个健步冲上去,夺下他手中的匕首。

在游某挣扎躲避的过程中,一名消防队员的腿部不慎遭划伤。“太惊险了,消防队员太英勇了。”围观群众不禁一阵欢呼。时针拨回到2个小时前,游某已在桥拱上坐了近50分钟。在车来车往的彩虹桥上,谁也没注意到他是怎么爬上的桥拱。直到他烦躁地在桥拱上站起又坐下,路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拨打了119和120。消防车呼啸而至。成都消防特勤二中队的队员立即开始在游某正下方的桥面铺设气垫,而消防八中队的队员则不停地劝说游某。据知情者透露,游某就住在彩虹桥桥头,40出头的他因为赌博,输了上万元,加上父母过世,本人长期无业,精神压力过大,才爬上了桥。

拿匕首自残高压水枪出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气垫铺好了,游某依然焦躁不已,还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比比划划。桥下劝说他的消防员说干了嗓子,又马上换人继续劝说。下午2点半左右,游某在围观人群的注视下,掏出匕首朝脖子一划,人群一阵惊呼。但他的脖子没有出血。原来,游某慌张中用刀背划了脖子。随即他换了刀的方向,又连划两下,这下,鲜血顺着脖子而下。情急之中,消防员举起高压水枪,碗口粗的自来水柱扫向游某。在巨大的压力下,游某身体失去平衡,坠下了桥拱,落到了气垫上。有精神抑郁家人领其回家 一旁的120急救人员赶紧上前,为游某做了止血处理。

随后,游某被带到附近的汪家拐派出所。据游某自述,他是成都本地人,长期无业,有两个女儿,长女跟着前妻。自从父母过世后,他出现了抑郁症状,和再婚的妻子沟通也出现问题,两人长期缺少交流,在这种情况下,他感到生活失去意义,因此昨日中午爬上彩虹桥,想要轻生。游某的家人赶到后,向警方表示会带他到医院看病,随后领走了游某。警方表示,考虑到游某的特殊情况,并未对他进行拘留等处罚,仅对家人做了口头劝说。(记者 罗琴)。

几分钟后,一辆货车驶来,从倒地行人身上碾压过去,致其当场死亡。6月3日,此案经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审理公布,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舒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今年32岁的舒某家住江苏省新沂市某村,是一名化工厂职工。2012年10月27日19时许,舒某驾驶着一辆三轮摩托车沿苏323省道由东向西行驶,当车辆行驶至该省道102KM+200M地段时,由于对路面情况疏于观察,将行人杨某撞倒。杨某倒地后,舒某因害怕被追究责任没减速停车施救,而是继续向前行驶逃离了现场。

事故发生几分钟后,倪某(另案处理)驾驶一辆重型普通货车经过此处,货车从倒在地上的杨某身上碾压过去,致使杨某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杨某符合多脏器损伤死亡。此后,经交警部门责任认定,确认舒某与倪某共同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归案后,舒某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其后,舒某赔偿给被害人杨某近亲属各项经济损失2万元,取得杨某近亲属的谅解。同时,倪某以及两辆涉案车辆所投保的保险公司也已与杨某的近亲属达成民事赔偿协议。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舒某违反道路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观察不周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且属肇事后逃逸。

鉴于被告人舒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积极赔偿被害人近亲属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依法对其予以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综上,结合具体案情,法院作出上述判决。(完)。

自己的老公带着“小三”假冒自己在借条上签字,宁波的吴女士莫名其妙成了被告。她为此气愤不已:“这一切居然还是收到传票后,我才知道的,实在是太讽刺了。” 而吴女士的老公杨某精心策划的这一切,虽然骗过了许多人,但最后还是没有逃过法官的眼睛。假“老婆”很配合,法官都差点被糊弄了 6月初,宁波江东法院受理了一起民间借贷案件,被告是一对夫妻,两人都是宁波人,根据身份资料,丈夫杨某42岁,妻子吴女士比他小3岁。承办法官认为本案事实比较清楚,有调解的可能,随即拨打了两名被告的号码。杨某表示愿意调解,“吴女士”则在电话里表示,自己和杨某是夫妻,杨某可以全权代理自己。

第二天,原告孙先生与杨某来到了法院,杨某拿出了“吴女士”的授权委托书和结婚证。孙先生瞥了一眼结婚证,开玩笑地对杨某说:“你老婆跟照片上不像嘛,本人看起来比照片上年轻多哩。”杨某没有说话,但是脸色有些难看,孙先生见状讪讪地闭上了嘴。法官在检查委托手续时发现没有吴女士的身份证复印件,这时候杨某表示吴女士一直在外地,过几天再补过来,现在可以提供身份证号码。“你老婆一直在外地,那授权委托书是怎么来的啊?”法官问道。“这是她走之前写好的。” 法官再追问,杨某便开始支支吾吾了。杨某的反常让法官心中疑窦丛生,便不动声色地以委托手续不全为由,让孙先生和杨某先回去。真老婆出现,原告也蒙了 书记员将应诉材料发出的几天后,法官的办公室来了一个自称是吴女士的女人。

法官在看了身份证并核对了结婚证上的照片后,确认是吴女士本人。吴女士表示借条上的字并不是自己签的,原告提供的电话号码也不是自己的,自己根本不知道借款这件事,也从来没接到过法院的电话。自己因为老公杨某外面有女人,早就搬回娘家住了。吴女士又在白纸上签名让法官比对,单凭肉眼也能够分辨得出吴女士的签名与借条上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笔迹。吴女士的出现既是意外,又在法官的意料之中。原来那天孙先生和杨某来过之后,法官就觉得事情蹊跷,“吴女士”去外地是几天之前,当时孙先生还没有来法院起诉,她又怎么会留下授权委托书呢,再结合孙先生的话,这其中一定有问题。于是,法官通过吴女士的身份证号码去派出所调出了她的户籍信息,让书记员在寄送材料时往吴女士的户籍所在地也寄一份,正是这份寄往户籍地的材料让真正的吴女士现身了。

法官立马打电话让原告孙先生过来,并让孙先生不要告诉杨某。孙先生过来后一副完全不认识吴女士的样子,当法官告诉他这是吴女士本人的时候,孙先生也蒙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肯定不是杨某老婆!我根本不认识她,当时签字也不是她!” “我跟杨某结婚这么多年,他老婆不是我还能是谁!”吴女士激动地说。真相浮现,竟然还有更过分的 法官问孙先生为什么这么肯定眼前的吴女士不是杨某的老婆,“我跟他做了四五年朋友了,一起聚聚的时候偶尔也会带上他老婆,就是写借条的那个啊,眼前的这个我是从来也没见过的。” 吴女士听了后气愤不已,“他一定都是带那个‘狐狸精’去见你的,我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才搬回娘家的!” 法官经过仔细询问,真相浮出了水面。

多年前,杨某就在外面有了个情人,经常带情人去见朋友,并在朋友面前称其为“老婆”,朋友们都误以为那个情人就是吴女士。所以在杨某向孙先生借钱的时候,杨某就让假“吴女士”签了真“吴女士”的名字。而孙先生提供的吴女士的号码其实也是那个情人的,所以她才会这么配合。孙先生知道真相后也同情吴女士的遭遇,主动撤回了对吴女士的起诉,只起诉杨某一个人。而吴女士也通过法院向杨某提起了离婚诉讼:“这次我再也不能忍了,必须离婚!”(通讯员 姜栋 记者 王晨辉)。

男子 民警 杨某

上一篇: 海南一执法队长充当违建“保护伞” 受贿逾20万

下一篇: 女舞蹈演员罹难汶川地震 母亲索赔败诉再打二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