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男子杀害侄儿和双胞胎弟弟 已投案自首


 发布时间:2020-10-19 21:54:02

看到小偷在公交车上扒窃,福州市民邱女士勇敢地拿起手机,近距离偷偷拍下扒窃过程。不料因为太紧张,邱女士的举动被狡猾的小偷发现了,不仅遭到小偷眼神威胁,还一度被强行按在座位上,脱不了身。昨日上午,邱女士拨打热线,讲述了自己在28路公交车上的惊险一幕,希望能够引起市民的注意。小偷行动诡异“前后夹击”作案 昨日上午8点,邱女士乘坐28路公交车出行。到达岳峰公车站时,两名上车的中年男子引起邱女士的注意,“他们一上来,我就觉得颇为可疑,两人不仅反常地将外套披在身前,还不停地东张西望,有点像小偷”。

坐在公交后车厢座位前排的邱女士清楚地看到,其中一名穿黑上衣的中年男子悄悄走到一名女乘客身后,而另一名穿褐色上衣的男子则不断往同伙的方向挤,“一直把女乘客挤到紧挨着黑衣男,两人对她形成前后夹击的态势”。不出邱女士所料,黑衣男子把衣服搭在右手上,利用衣服作掩护,开始对身前的女乘客下手。邱女士赶紧拿起手机,戴上耳机,假装在听音乐,但悄悄打开摄像功能拍摄。“一开始太紧张了,连开始拍摄的按键都忘了按。” 此时,公交车行至铁道医院站,女乘客下了车,但两名小偷却没有跟下去,邱女士猜测:“应该是没能得手,还想再作案。

” 过度紧张偷拍视频被发现 俗话说“贼不走空”,两中年男子迅速转移目标,盯上了另一名女乘客,故伎重施地对她进行“夹击”。此时,黑衣男子距离邱女士只有几十厘米,邱女士能清楚地看到他的一举一动。“我当时非常紧张,没想到褐衣男子突然走向我,我一下子慌了。”邱女士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举动被小偷察觉,褐衣男子径直向她走来。邱女士忙按暂停键,可没想到由于太紧张,连按了两下暂停,视频还在继续拍摄,被褐衣男子抓了个正着。“他发现后,就开始狠狠地用眼睛瞪着我。

”邱女士称,褐衣男子一手抓着栏杆,一手放在座椅上,把她给包围住。邱女士吓坏了,想着应该赶紧下车。公交车到站后,邱女士刚想站起来,却被褐衣男子用手臂狠狠地按住了,根本起不了身。邱女士此时已是极度紧张。眼看车门就要关闭,褐衣男子放松了戒备,邱女士趁机猛地从他的手臂下钻了出来,冲下了车。站在公交站台上,邱女士依旧很害怕:“幸好他们俩没有跟下车,但我也不敢多呆,赶紧打了一辆的士离开。” 邱女士希望,市民在乘车时能多个心眼,不要给这些小偷可乘之机。

(海峡都市报 记者 施建华)。

日前,在吴江知名的东太湖论坛上,一则关于“妻子当着双胞胎女儿的面将丈夫残忍割喉”的帖子引起了当地众多网友的关注。金陵晚报记者了解到,该悲剧发生在苏州市吴江七都镇璀璨星城小区。犯罪嫌疑人陆某已被当地警方抓获。女子当孩子面刺死丈夫 据事发住户楼下的居民介绍,当晚10点多,她隐约听到陆某和沈某在家中吵架,半小时后,安静了下来。“当时想夫妻吵架再正常不过了,没想到早晨一出门,就发现了楼道里的血迹,一打听才得知,女主人将丈夫杀了。

” 金陵晚报记者了解到,该悲剧发生在22日凌晨,知情人介绍,死亡男子姓沈,三十多岁,系吴江本地人,腹部被捅两刀,颈动脉被割破,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目前,死者沈某的妻子、犯罪嫌疑人陆某已被吴江警方抓获,至于两人为何争吵,尚不得而知。两个孩子哭着向保安求救 该小区的保安向记者介绍说,事发当天凌晨,一对哭成泪人的双胞胎女孩跑向保安值班室,称爸爸被妈妈砍伤,躺在家中。保安迅速报警,并跟着女孩儿来到其家中,看到受伤男子沈某当时只穿着一条短裤,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中,喉咙、腹部等有多处伤口。

但屋内未发现砍人女子。保安介绍说,当时两个小女孩非常害怕,她们把保安带到自家门口后,躲在屋外不敢进家,不停痛哭。金陵晚报记者了解到,这对双胞胎女孩今年才12岁,读小学六年级。在家里,还挂着几张孩子们获得的奖状。不少网友感慨说,这次惊魂遭遇会对两个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事发前一家人还开心聚餐 据这家人的亲戚介绍,他们夫妻二人都是吴江本地人,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两人平时感情很好,事发当晚,他们一家人还在沈某的父母家开开心心地吃了晚饭,其间二人的精神状态一直都很好,且都未饮酒。

饭后二人又到朋友家去打了会儿麻将。” 邻居介绍说,这家人去年才搬来,“他们家的条件不错,丈夫性格稍内向,话不多,非常随和。妻子性格外向,有对可爱的双胞胎。”(记者 李静)。

河南鹿邑县法院,农妇武文英涉嫌故意杀人被审。她共有4个孩子,两个大的是脑瘫双胞胎,因身陷绝境,去年2月,她把农药瓶递给他们,致其死亡。而事发前1个月,媒体还报道了她照料脑瘫儿19年的事迹。案发后,全村人对外保持沉默。可10个月后,武文英选择了自首。(12月9日《新京报》) 都说“血浓于水”,向脑瘫双胞胎“痛下毒手”,有违亲情伦理,也触犯法律。按理说,这是人情所难容忍的,但武文英的间接“杀亲”行为,却赢得普遍同情:案发后,全村人为其守密,装作不知;她受审,逾千位村民联名求情,法官也动容叹息。这无关法治观念淡薄,而是因“杀子”的悲情举动中,蕴含了抵达人心的情感分量:武文英含辛茹苦将脑瘫双胞胎拉扯大,对他们的“不抛弃,不放弃”,是以极度困厄为代价的。

贯穿于惨剧始终的苦情元素,就是“贫困”:家徒四壁、4个孩子、2个脑瘫儿……遗憾的是,在此情况下,救助体系未能“眷顾”她一家。“毒杀双子”之举,成了她向无望现实的被迫妥协。这何其悲怆? 事实上,河南省3年前已实施贫困残疾儿童抢救性康复项目,但在“主动上报”的机制下,囿于信息闭塞,村里没上报,武文英家庭也没申报,两个脑瘫儿没能进入当地残疾人救助系统。再者,脑瘫病症康复具持久性,故亟需长效性救助。可在多数地区,并无针对脑瘫儿童的特殊政策。因而其治疗成本,基本只能由家庭承担。因不堪重压,葬送残障亲人命运的惨剧,并非仅此一例:2011年东莞白领韩群凤溺杀脑瘫双胞胎;2012年2月福建龙岩一老父亲为了死后不连累家人,将智障女儿杀死,都曾引起舆论波澜,发人深省。

而今,武文英的例子再次陷入情法纠葛:从法律看,她恐难免责;可于情而论,她丧子之痛还未抽离,就可能面临法律的惩罚,实在可怜。跳出个案本身,武文英也应成反思的引线:关于脑瘫对症保障的补缺,如“社会干预”与“福利补助”等;救助下沉的不打折扣……唯有如此,才能规避悲剧重演。(守愚 专栏作者)。

男子 双胞胎 哥哥

上一篇: 浙江警方百城禁毒会战 2个月查处吸毒人员9752人

下一篇: 认为姐姐婚后不再疼爱自己 弟弟刀砍前姐夫家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