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逃犯偷潜回家 福建连江三天逮25名在逃人员


 发布时间:2021-01-16 04:25:24

该海关日前联手澳大利亚警方,因一个将毒品藏在快递茶叶包裹里的案件为线索,一举打掉一个跨国贩毒团伙,缴获毒品“冰毒”近8千克,抓获犯罪嫌疑人3人。5月7日,深圳某快递公司收件业务员小王在一个小区地下车库揽收了一个快递包裹。寄件的男子长得矮矮胖胖,用平板车将封好的一个大纸箱运来车库,填报为“茶叶Tea”,寄往广州,寄件人栏填写为“杨X光”。5月8日,广州一家速递公司的贺老板收到“杨X光”寄来的一大箱“茶叶”。他不认识“杨X光”,只是受朋友孙先生的委托介绍,帮忙将东西转寄到澳大利亚。为了避免超重,他吩咐工仔小林将大箱拆分成4个小箱,交付给了专门揽收EMS国际快递邮包的快递公司莫老板。5月10日,广州海关驻邮局办事处关员对一件寄往澳大利亚、申报为“茶叶Tea”的国际邮包进行查验时,发现X光机图像显示有异常阴影,拆开包装完好的“铁观音”茶叶袋后,发现其中9袋竟藏着大量白色冰状物体。

经检验,证实为毒品“冰毒”,净重达2.7千克。5月13日,广州海关缉私办案人员顺藤摸瓜,布控截获了第二件藏毒邮包,幷在快递公司缴获了还没来得及投寄的另外两件藏毒邮包,4件邮包共藏“冰毒”近8千克。办案人员按图索骥,根据寄件单上的地址和收件员小王讲述的情况,锁定了“杨X光”住址的大体方位。但在小区物业管理处幷没有查到此人,看来他填写的是假名! 办案人员只能在该小区里蹲点暗查。5月24日下午,办案人员在讯问涉案嫌疑人时取得重要突破,得知寄件人真名为李某,犯罪嫌疑人被锁定。5月24日深夜,办案人员将李某抓获,至此,历经11天的艰苦侦查,此案在国内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终于到案。李某归案后,办案人员在他的住宅里搜查出真空包装机1台、茶叶6大箱、茶叶包装袋一批,还有空纸箱、电子称、平板车一应俱全,简直就是一个小型作坊。在李某被抓的几个小时前,远在澳大利亚的收件人Beti已是心急如焚。

他选在悉尼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里等收邮件,虽然EMS查询系统显示邮件早已从中国海关放行,但毕竟过去了很多天还没有收到,心里不免打鼓。5月24日中午时分,“快递派送人员”终于敲响了Beti的房门。他粗略查看了一下邮包外观,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心里舒了一口气。签收后,Beti急忙打开邮包,将藏匿“冰毒”的茶叶包取出,没来及细看便急匆匆下楼去了。在酒店一楼大堂,一直监视Beti的澳大利亚警察当场将他擒获。原来,Beti收到的邮包只是一个克隆邮包,是澳大利亚警方按照中国海关传来的照片和信息复制出来的,“快递派送人员”是警察扮演的,邮包里的“冰毒”也是假的。澳警方“欲擒故纵”,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Beti。(完)。

乘客掉进列车与站台间的夹缝里,造成髌骨骨折,铁路部门不仅没有积极对受害人进行安抚治疗,对于赔偿也是一拖再拖。一年多过去了,受害人遭受了肉体的疼痛和生意的损失,不料等来的却是要与素有“铁大哥”之称的铁路法院对簿公堂。2010年6月29日21时许,武汉——兰州的K864列车停靠河南许昌站,发生一起人为失误造成的踩踏事件,当时,五名乘客不同程度受伤。事故原因是列车员没有按规定放踏板,更没有维持秩序,导致前面的乘客还没有站稳,就被后面的乘客挤下了车厢,掉进了车厢与站台的夹缝里。五名受伤乘客中,肖女士受伤最为严重,髌骨骨折,住院治疗210天。肖女士回忆,她们掉进夹缝后,向站在旁边的列车员寻求帮助,不料列车员却回了句“找车站人员”,无奈,受伤旅客只得忍着膝盖剧痛自己爬上站台,等待救援,而其中一名高中生则腿上流满了鲜血,车站人员不仅视而不见,并且还催促他们赶快出站。“我坐在站台等家人时,多次向火车站工作人员求救,却无一人回应。最后,儿子和其朋友赶到后,在儿子的要求下,火车站工作人员才拨打了120急救电话,从出事到送到许昌公疗医院,耗时1个多小时,后经医生诊断为髌骨骨折。

”肖女士说。住院期间,肖女士曾和该车站工作人员进行联系,想具体谈谈解决事宜,可是肖女士住院210天,直至出院却仍未见铁路部门赔偿。“后来在我多次要求下,兰州站方面,在2010年春节前夕来了几名工作人员,将我叫到了许昌火车站,几名工作人员拿出一堆条款,说即使造成死亡,也只赔付很少一部分。见了2次面后,兰州站工作人员以赶回家过年为由,要求年后继续谈,可半年过去了 ,我再也没有见过兰州站方面来人,也没有和我电话联系过。” 肖女士无奈地说。“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负全责,可我住院210天,铁路部门从未主动慰问过,着实让人很心寒。不仅如此,自己季节性的生意也因此被迫暂停,老公为了照顾我,从信阳老家赶到许昌陪护,家里的电动车店也被迫关门,经济损失达到10万元以上。这次意外,不仅是金钱上的损失,精神上和身体上也受到了摧残。虽然出院已经半年了 ,但腿部膝盖仍然时有无力和酸疼,以前我外出做生意,跑再远也不感觉到累,但现在上几层楼就需要家人搀扶。” 肖女士称。据了解, 直至2011年7月份,许昌站的人员才与肖女士取得了联系,称兰州站表示只赔付3万元,如不接受,可到铁路法院起诉。

近日,记者就此事采访郑州铁路局许昌站,该站相关人员称,站里和受害人进行了多次协调,但由于受害人要求赔偿数额太高没有达成协议。事故应该由兰州站赔偿,许昌站只能先垫付赔偿,年底再与兰州方面结算。“根据上级答复,这个事故除治疗费外,最多赔偿3万元,如果受害人不同意,可以到法院起诉,但别超过一年诉讼时间,这已经告知受害人。”这名人员称。受害者质疑,自己受伤是铁路人员不按规程工作而导致的,且已认定是铁路部门全责,但为何迟迟得不到公平的赔偿?况且,一位普通的老百姓被指定要求与有号称“铁老大”的铁路部门对簿公堂,这样的调解方式,无疑是让一个“矮子”去与“巨人”较量,铁路部门赔偿咋就这么难? 记者发稿时,又与兰州铁路局客运段有关人员取得了联系。客运段有关人员表示,由于赔偿数额分歧太大,导致事件迟迟没有得到解决,不过,他们将尽快安排相关人员解决此事。(完)。

谢某 连江 人员

上一篇: 受贿官员忏悔:混迹“朋友圈” 防线一步步坍塌

下一篇: 江苏纪委去年查办厅处级干部174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