猖狂贼派出所对面砸车盗窃 警方已介入调查


 发布时间:2021-01-26 22:24:46

近日,有群众向记者反映位于临沂市金四路与新华路交汇处的一家足疗店存在涉黄服务,从表面看是足疗保健,但实际上里面却暗藏玄机。据了解,该足疗店的服务人员多为年轻女子,提供的服务项目包括全身按摩、揉式按摩、骑式按摩等。在此消费过的陈先生(化名)告诉记者,女服务员在按摩服务过程中,用腹部、臀部甚至还用脚来揉搓异性客人的敏感部位,在进行采耳服务时与客人趴在一起,而女服务员对此行为毫不避讳。另外,陈先生还向记者展示了多张足疗店内的现场服务照片。神秘的“泰国SPA” 在临沂新华路有多家足疗店灯火辉煌,“西双版纳”足疗店外亮着足疗、保健、按摩、泰国SPA的LED发光字,其中“泰国SPA”被特意加大格外显眼。陈先生称,常做足疗的人都心知肚明,“SPA”就是女服务员会帮男士脱掉衣服洗澡,然后全身推油……男性在接受这种特殊服务后一般时间长了都会受不了。记者向该足疗店工作人员了解到,他们的足疗价位分别有88元、226元、256元和296元不等,88元的是最基本的,工作人员直言“价格越高服务越全”。

律师:足疗店已超出正常经营范围 足疗店向顾客提供这类敏感部位按摩,已经不是单纯的足疗保健,这已触及到了男女之间接触的红线。对此行为,记者向律师进行了咨询。山东超信律师事务所苏广文律师说,以足疗为名进行各种所谓的泰式、揉式、魅式足疗按摩,隔着一层东西接触异性的敏感部位,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一个灰色的地带,治安管理处罚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是可以处罚的,他的这种经营已经超出正常的经营范围,属于涉黄但不能以卖淫来定性。关于陈先生所反映的问题,目前当地公安已通知相关单位进行落实。(记者 钰锟)。

中山市横栏镇横东村的一间出租屋内,5岁女童小梅(化名)下体遭一名年轻男子猥亵,处女膜轻度损伤。事发后警方在案发附近的另一间出租屋内将嫌疑人黄某坤抓获,其对作案供认不违,目前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23日,小梅的妈妈林女士与爸爸外出上班,家中只有小梅和3岁的弟弟。下午2点多的时候,小梅和弟弟突然跑到工厂里,一边哭泣一边跟母亲说:“妈妈,好痛。”林女士随后便发现小梅下体与大腿有血迹,细问之下,得知曾有一位穿红色衣服的年前男子闯入家里,并用手对小梅的下体做出了猥亵的行为,随后便离去。据了解,事发时小梅哭声并不小,不少邻居也都听到了孩子的哭声,但都误以为是小梅姐弟两在玩耍,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事发后林女士曾带小梅到医院做检查,经诊断,发现小梅的处女膜有轻度损伤。林女士报警后,当日19时许,警方在案发附近的另一间出租屋内将嫌疑人黄某坤抓获,黄某坤对猥亵女童的事实供认不讳,其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陈彧)。

“已售罄”航班机票“黄牛党”可以弄到 加收几百至上千元不等;记者在白云机场亲证确有其事 在白云机场正规窗口买不到的机票,“黄牛党”可以帮你买到?想从广州回重庆过年的唐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奇怪事。记者深入走访发现,“黄牛机票”来源神秘,已存在多年。唐女士的离奇遭遇 唐女士老家在重庆,在广州已生儿育女多年。由于丈夫要到重庆出差,4日晚上,唐女士帮忙在南方航空官方网站上订了一张次日的头等舱机票,花了将近3000元。5日早上,唐女士考虑到已经很久没回老家探亲,临时决定带上女儿,一家三口准备到白云机场补票。

“先是去了南航的售票窗口,工作人员告诉我,机票已卖完”。随后,唐女士又到了川航的售票窗口,同样被告知无票可买。经工作人员指引,唐女士来到候补区,打算碰碰运气,看是否有人临时退票。“在候补区,有陌生人主动靠了过来,询问了我的目的地”,随后,他称“有办法拿票”。“川航已经售罄的5日早上10时50分起飞的机票,他说可以搞到,但要多交1000元。”原价1000元左右的经济舱机票,票贩子一下提价近一倍。由于票贩要价太高,唐女士没有买“黄牛机票”。

“我和女儿是可去可不去,但是如果别人真有急事,就肯定挨宰了!“唐女士回忆,更诡谲的是,就在票贩子搭讪期间,一名穿着机场工作制服的人在旁边揶揄,“票贩子占了那么多张票,却又卖不出去,活该!”她疑惑道,为何实名购买的机票会被票贩子囤积,而且机场工作人员明显知情,却为何不制止? 记者亲证票贩威力 白云机场是否真有“黄牛党”大行其道?8日下午,记者来到机场亲身体验“黄牛党”的威力。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白云机场出发大厅的E9窗口,该窗口的功能显示为“候补”区,有多人在排队退票。

记者假意上前询问是否为退票处,一名守候在此的中年妇女立刻凑上前来搭讪。得知记者要购买去重庆的机票,她开始查手机,“南航最早是傍晚6点多的,我带你去国航,有下午4点多的,经济舱还有一个位置,时间正好来得及,就是费用稍微贵一点,1380元的经济舱,要收1800元。”记者表现出购票意愿,她立刻记下了记者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并打电话订票。短短几分钟,她已经打包票“搞定了”。看见记者怀疑的神色,黄牛贩子为了证明自己提供的票是可信的,亲自带记者领取登机牌,“拿到登机牌不会有假的,你还可以查票号,要是假的,你现在就可以把我送到派出所去。

” 闲聊中,她告诉记者,当天飞机票源比较充足,因此机票只加收400元费用,其中200元归“老板”;前几天票源紧张,差价会高一些,一张飞往重庆的机票要加收1000元。“这段时间飞往三亚、海口、湛江、张家界、桂林的机票都会加收很贵。刚刚卖出一个飞往三亚的,原价920元,我卖2000元。” 14时30分,记者来到自助取票机前查询,机上显示,记者已购买了航班号为CA9507、当日16时20分由广州飞往重庆的经济舱机票。此时,记者尚未付一分钱。

警察表示没办法管 记者没有在自助取票机领取登机牌,来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服务窗口。听说记者是通过黄牛党买票的,该工作人员帮记者开具登机牌后,竟直接将登机牌撕掉。“不要向这些人买票,去柜台买吧。”他瞄了一眼票贩子,提醒记者。值机主任撕掉登机牌的行为对记者出行并无影响,票贩子一通电话沟通之后,记者再次顺利地在该窗口领到了登机牌。随后,记者以各种借口放弃交易,票贩子先是要求按照票面价格的10%付退票费,后来因为航班延误,记者没有为这张“黄牛机票”支付任何费用。

记者到派出所反映情况。“我可以派一个警员跟你去了解情况,但老实说,他们不是强买强卖,而是私自协商价格后自愿进行交易,这个我们公安管不了,只能问询然后放出来,没法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击。”一位警察说:“大不了我们抓到她,罚她站半个小时,能给你消消气不?” 疑 团 机票来自何方? 到底这些神秘的机票从哪里流出的?这位毛姓票贩子以“很复杂”为由不作解释。在记者不断打探之下,她称这是“机组票”,并称“每辆飞机有两个座位是机组票,供机场内部人员使用,不对外销售”。

记者询问各航空公司的售票窗口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对黄牛党一事并不知情。“现在机票是实名制,怎么会有黄牛党?”记者致电南航工作人员邹女士询问时,她如此反问。(记者梁爽、钟传芳)。

记者 女士 收费员

上一篇: 卫生站做“人流” 孕妇死在手术台

下一篇: 新疆伊犁警方破获特大网络诈骗案 追回42万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