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两科长因受贿被判刑 以借款为幌子被识破


 发布时间:2021-01-16 09:59:37

平顶山“天价过路费”庭审过程中,被告人时军锋、时建锋等人的行为是否构成诈骗罪,主犯诈骗数额为何“瘦身”至49万余元,主犯是否属自首,成为控辩双方争论的热点。庭审结束后,鲁山县法院审理此案的审判长受访时,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解答。热点一: 为什么对时军锋、时建锋定诈骗罪? 审判长:本案中时军锋、时建锋非法使用伪造车牌照及伪造的士兵证、驾驶证、行驶证和作废的派车单运送河沙,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数额巨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使用伪造、变造、盗窃的车辆号牌,骗免养路费、通行费等各种规费,数额较大的,依照刑法规定按诈骗罪处罚。

因此,被告人时军锋、时建锋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热点二: 诈骗数额为什么认定为49万余元? 审判长:本案骗免的高速公路通行费数额到底应为多少?这是本案引发社会关注的另个一焦点问题,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审判决认定的368万余元通行费,因数额惊人而被称为“天价过路费”,受到了很多质疑。与原审判决相比,再审判决认定的通行费数额大幅降低,其中认定时军锋参与骗免的高速公路通行费计人民币11.7万余元。我们认为,再审判决对时军锋、时建锋骗免高速公路通行费的计算更为合理。

首先,再审判决按核准装载量计算货车通行费,是适当的。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106条也规定:“公路客运载汽车超过核定乘员、载货汽车超过核定载质量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法扣留机动车后,驾驶人应当将超载的乘车人转运、将超载的货物卸载,费用由超载机动车的驾驶人或者所有人承担。”按照这些规定,超载的货车根本不应在公路上行驶,而应当将超载的货物卸载。因此,对货车超载的部分计量核算通行费显然不合理,而按照核准装载量计算货车通行费的则更为合理可行。再审判决按照核准装载量计算货车通行费,体现了对被告人权利的合理保障,是适当的。

其次,再审判决没有将惩罚性收费计入骗免的通行费数额,也是合理的。加收通行费的收费标准明显具有惩罚性。在认定诈骗等财产犯罪的犯罪数额时,不能将这些惩罚性费用计入其中。因为加收费用本身就是对被告人行为的一种否定性评价,如再将其纳入行为人诈骗的犯罪数额中进行评价,就成了双重评价,有违现代刑事法治的基本原则。因此,再审判决没有将通行费中的惩罚性收费计入被告人骗免的通行费,是合理的。可见,本案再审判决对通行费的计算考虑了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避免了对行为危害程度的双重评价,体现了对被告人权益的正当保障,因而是合理的。

热点三: 本次审理对被告人的量刑是如何考虑的? 审判长:我们严格依照法律规定,认真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根据被告人犯罪行为的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审慎地对被告人进行量刑。被告人时军锋、时建锋诈骗数额巨大,根据刑法的规定,应在三年至十年的幅度内量刑。被告人时军锋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依法应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其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且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遂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时军锋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万元。

被告人时建锋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依法应对其减轻处罚,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被告人时留申、王明伟犯罪情节较轻,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故依法对被告人时留申、王明伟判处缓刑。(记者 丁澍 邢镭)。

农业技术推广法在农技推广保持措施方面增加了许多约束性的规定,其中,“建立农业技术推广资金稳定增长机制”便是这次修法亮点之一。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31日闭幕。会议以143票赞成,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农业技术推广法的决定。会议闭幕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召开新闻发布会,有关方面负责人就本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法律和决定的有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刘振伟表示,这次农业技术推广法在农技推广的保持措施方面增加了许多约束性的规定,大概是五个方面: 一是建立农业技术推广资金稳定增长机制。

农业技术推广法规定:“国家逐步提高对农业技术推广的投入。各级人民政府在财政预算内应当保障用于农业技术推广的资金,并按规定使该资金逐年增长。”其中的“按规定”,是指农业法和中央有关政策文件关于增长幅度的要求,而且是逐年都要有增长。二是保障农业技术推广专项资金和基层推广机构工作经费。针对有项目就干、没项目就看的问题,为实现基层推广机构工作经费保障的常态化,农业技术推广法规定:“各级人民政府通过财政拨款以及从农业发展基金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的渠道,筹集农业技术推广专项资金,用于实施农业技术推广项目。

中央财政对重大农业技术推广给予补助。”目前,中央财政对重大农技推广项目已有专项支持,今后主要是逐步扩大规模和范围。农业发展基金是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有固定的资金来源和支出渠道,但目前在一些地方落实不够好,今后执法中应加强监督检查。考虑到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内,中央和省级财政保障能力较强,基层尤其是欠发达地区基层财政保障能力较弱的情况,农业技术推广法规定:“县、乡镇国家农业技术推广机构的工作经费根据当地服务规模和绩效确定,由各级财政共同承担。

”这次修改的一个突破是,对于基层国家农技推广机构的工作经费,中央财政也有提供补贴的责任。三是保障基层农技推广人员的福利待遇。农业技术推广法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保障和改善县、乡镇国家农业技术推广机构的专业技术人员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和待遇,并依照国家规定给予补贴,保持国家农业技术推广队伍的稳定。”保障有一个标准,就是基层农技推广机构在岗人员工资收入要与基层其他事业单位人员工作平均水平相衔接。四是保障国家农业技术推广机构具备必要的工作条件。

国家农技推广机构必要的工作条件,主要包括实验基地、生产资料和设备、设施等。农业技术推广法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保障国家农业技术推广机构获得必需的试验示范场所、办公场所、推广和培训设施设备等工作条件。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国家农业技术推广机构的试验示范场所、生产资料和其他财产不受侵害。” 五是提高农技推广人员的专业素质。农业技术推广法规定:“教育、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农业、林业、水利、科学技术等部门应当支持农业科研单位、有关学校开展有关农业技术推广的职业技术教育和技术培训,提高农业技术推广人员和农业劳动者的技术素质。

国家鼓励社会力量开展农业技术培训。” “以上五个方面若落实到位,将大大增强基层农技推广服务能力,这是这次修法的一个亮点。”刘振伟表示。(据中国网文字直播整理)。

农业 被告人 陈某

上一篇: 媒体称梦鸽将李某犯罪主因归咎于社会环境讲不通

下一篇: O型血病人错输A型血后死亡 院方:他自身病情很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