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告官立案十年终开庭:政府称其干扰城市改建


 发布时间:2021-01-16 10:42:06

她于2012年10月12日被三人打伤(一周后,经伊春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鉴定为轻伤)犯罪嫌疑人当天就在伊春区公安分局制材派出所取保,轻伤害鉴定结果出来后,制材派出所仍然未对犯罪嫌疑人实施强制措施,致使犯罪嫌疑人四个月后出逃。7月13日,李丽对记者说,“我在伊春区五二三小区开了家烧烤店,因竞争与同行发生了矛盾,2012年10月12日15时许,庞丽颖、温宝刚、庞丽颖妹妹庞某三人来我家店里闹事打架,导致我受到伤害,当时出警的制材派出所民警控制了庞丽颖,但当天庞丽颖就被取保了,同时庞的另两个同伙也未受到任何相应的处罚。为此从去年案发到今年7月13日近九个月过去了,我忍着病痛折磨多次找到派出所要求尽快上报案件早日处理,但都未得到答复。更让人气愤的是,2013年春节前,我得知庞丽颖悄悄出兑烧烤店有出逃迹象时,多次告知派出所李副所长,但派出所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最终庞丽颖还是成功出逃了”。2013年7月13日,记者来到伊春市制材派出所,见到了派出所所长某鑫,当记者问及为什么受害人已被市局鉴定为轻伤害,已构成刑事案件,而派出所还对嫌疑人进行取保,导致嫌疑人出逃?犯罪嫌疑人出逃后,对担保人是否采取了相应制裁措施?最后上网追逃嫌疑人是否浪费了宝贵的警力资源?另外对犯罪嫌疑人同伙又采取了什么处罚措施?赵鑫所长说,“我们分局有规定,不允许派出所接受记者采访,需要采访必须征得分局政治处同意,说完匆匆离开。

随后记者来到伊春市伊春区公安分局,分管派出所工作的副局长吴戈接待了记者,吴戈说,“这个案子我知道,但这是个刑事案件,在未走完法律程序前不方便接受你们的采访”。记者问,如这种轻伤害刑事案件按刑事诉讼法规定,在公安机关的办案期限是多长?吴戈说,“应是12个月以内办结”。又补充说,“犯罪嫌疑人庞丽颖已于前几日在网上通缉后被绥化警方抓获,是我把人接回,现已刑事拘留。” 记者问,这种轻伤害的刑事案近九个月未上报检察院,是否有不作为行为?在取保的情况下并得知嫌疑人有出逃迹象时不及时抓捕,导致嫌疑人出逃,是否有渎职行为?另两个同伙--温宝刚及嫌疑人妹妹庞某是否受到了相应的处罚?吴戈说,“我不能回答你们这些问题,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就等法院判决吧!”。

两名毒贩因患艾滋病等严重疾病在病房里受审 一幅国徽、三台桌子、七个法院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构成了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里一个特殊的法庭。4日上午9时,肇庆市端州区法院对两名分别身患艾滋病、双肺炎等严重传染病的嫌疑人贩卖毒品案进行了开庭审理,不过法庭却非常特别,设在了医院的病房里。艰难权衡:医院开庭 嫌疑人严某多年前不慎染上毒瘾,至被抓获时,已经发展到一天不注射毒品就痛苦到有轻生念头的地步。正因长期注射毒品,他患上了艾滋病和脉管炎。为了支付高昂的毒品费用,他以贩养吸,从毒贩处购买毒品,一部分自用,另一部分高价出卖以赚取利润。嫌疑人李某,患“右肺栓塞、肾病综合症、双肺炎、双侧胸腔积液”。

有多年吸毒史的他,因没钱吸食毒品,通过介绍他人到严某处购买毒品或帮助严某“送货”(送毒品)的方式,从严某处免费获得毒品吸食。严某、李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公诉机关将他们起诉到端州法院。考虑到李某在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以及同案人严某羁押在看守所,但患有艾滋病及脉管炎的特殊情况,端州法院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是等被告人病好了再开庭,还是如期开庭?但延期开庭对被告人严某不公平,毕竟严某羁押在看守所,而且延期可能会导致案件超过法定审理期限;若如期开庭,地点安排在法院还是医院? 最终,端州法院多方考察后,排除了费用成本较高的网络视频开庭,决定在当事人所在医院开庭。

端州法院研究制定了详细的在医院开庭的庭审方案。而面对两名被告人所患疾病均有一定传染性的情况,法警对这次任务也没有表示出退缩,甚至年轻的法警还主动请缨。国徽高悬:嫌犯落泪 当天上午,法官顾不上大汗淋漓,首先将国徽挂在病房的墙壁上,尽管只是把庭审临时设在病房,但也不失法庭的庄严。庭审开始时,法官询问医生:李某的身体状况是否适合开庭,并提醒相关医护人员要在旁密切留意李某的身体动向。考虑到李某的身体状况,法庭还特允许其以卧姿参加庭审。“没想到法院还会为我把庭审开到了病房……”李某流下了泪水。(记者董柳,通讯员林劲标、叶志敏)。

在神秘买主张金凤依然缺席下,昨天下午,“我爱我家”起诉张金凤等3人支付700万房屋尾款案,在朝阳法院第二次开庭。张金凤的代理律师坚持只支付尾款和诉讼费。昨天开庭时,法院明确,经过查证,张金凤购买的11套房产中,4套已被二次转售,4套被抵押给了银行,剩余3套被二次抵押。两次开庭后,对于张金凤案中最莫测的谜团——多套房屋如何在已抵押给银行的同时进行二次抵押,仍然没有解开。而这,正是张金凤能连环买房的关键。我爱我家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根据他们的调查,涉案的11套房产中,有3套是在过户未交付时就抵押了出去。有几套房产是以抵押消费贷款的名义从银行贷的钱,贷款成数却明显高于正常的房屋原值的5到6成。而二次抵押的房子,还欠着第三方100多万元的贷款。“所以,张金凤代理律师提出的用卖房款偿还,并不具有可操作性。”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涉诉房屋中的一套,张金凤当初以245万元购得,剩余159万元尾款未结,银行抵押贷款170余万元。按现在的市场价,这套房子至多卖310万元,偿还银行欠款后,甚至连付尾款都不够。

(记者赵莹莹)。

开庭 记者 民告官

上一篇: 受贿官员忏悔:混迹“朋友圈” 防线一步步坍塌

下一篇: 五车连环相撞一名驾驶员受伤 疑似闯红灯惹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