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潜入别墅劫杀四人凶手赵永贵被执行死刑


 发布时间:2021-02-28 12:55:13

备受社会关注的昆明市东川“牛奶河”案在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一审开庭,三家矿企的8名被告人因涉嫌污染环境罪被诉。昆明市东川区小江流域属金沙江一级支流,因为严重污染呈白色,被当地群众称为“牛奶河”。2013年4月,中国新闻网对云南东川“牛奶河”进行报道,引发舆论关注。4月11日,东川区政府就该事件向社会各界公开道歉。随后,昆明市纪委、监察局称:经调查,被污染的“牛奶河”涉及的45家选矿企业中有34家存在手续不全或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的问题。其中,昆明东海矿业公司、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昆明兆鑫矿业公司等5家企业存在私设暗管、环保配套设施未完善就私自投入生产等违法行为,致使未经处理的尾矿浆排入小江,导致“牛奶河”的污染。5月17日,寻甸县检察院以涉嫌污染环境罪,批准逮捕昆明东海矿业公司、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昆明兆鑫矿业公司的马世祥、李兴平、罗兴华、张建良、张勇、刘兴奎、马本华和王兴明共8名责任人,并于7月16日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此外,纪检监察机关给予东川区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区长通报批评问责;东川区环境保护局局长、原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停职检查问责;东川区环境保护局分管副局长、环境监察大队副队长免职问责。10月11日上午,寻甸县法院对昆明市东川通宇选矿厂污染环境案开庭审理,一百多名社会各界人士参与旁听。经寻甸县检察院审查查明:昆明东川通宇选矿厂系生产精铜矿的个人独资企业,日处理原矿石1000吨,在未取得环保设施竣工验收手续的情况下,被告人罗兴华作为该厂法人代表、被告人张建良作为该厂经理、被告张勇作为该厂分管生产的副厂长,擅自生产精铜矿,经《昆明环境污染损害司法鉴定中心评估报告书》昆环司法鉴定中心[2013]评估字第2号评估,该公司2011年1月至2013年3月内若产生的所有选矿生产废水没有经过沉淀后将上清液回用生产,而是直接使用新鲜水补充生产,则将产生选矿废水总计168552.71吨。

被告人将部分含有硫化物、氨氮、总磷、总砷等有毒有害物质的生产废水未经处理既排入外环境,最终流入小江,致小江江水受到污染。2011年6月至2013年4月间,该厂因违反环保法规三次被环保部门行政处罚。寻甸县检察院认为,被告单位昆明市东川通宇选厂、被告人昆明市东川通宇选厂法人代表罗兴华、被告人昆明市东川通宇选厂经理张建良、被告人昆明市东川通宇选厂副厂长张勇无视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将含有有毒有害物质的生产废水排放到外环境,致环境受到严重污染,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污染环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截至记者发稿时,该案仍在庭审中。(完)。

美兰区组织城管、联防等部门对灵山镇林昌村委会加乐经济社的违建别墅群进行强拆,拆除面积约2.1万平方米。记者在现场看到,17栋已经封顶的别墅和4栋已经停工的地基整齐排成两行,17栋别墅都是三层半高,统一的建筑风格,尚未装修。据介绍,这些别墅占地面积约11亩,建筑面积2.1万多平方米,为村集体农用地。拆除之前,美兰区城管局已下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决定书》,走完有关程序和手续。(记者吴跃 通讯员陈亮)。

看了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感到非常震惊。首先是薄谷开来为了很保险地用徐明送的钱在法国购买别墅,设计了一套蒙太奇路线图。在这个过程中,薄熙来知道薄谷开来用徐明的钱在法国买了一套别墅。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充分证明,薄谷开来为购买法国尼斯别墅精心设计了复杂的购房方案,其核心目的是既掩饰犯罪和减少税费,又确保对别墅的掌控;其基本方法是以公司名义而不以个人名义购买别墅;其主要手段是通过控制资金流转和股权关系以确保对别墅的实际占有。别墅购买和资金流转的路线图是:第一步,成立薄谷开来实际控制的罗素地产公司,用以接收徐明提供的购房资金;第二步,由罗素地产公司出资并委托加拿大一家公司成立枫丹圣乔治公司,用于出面购买别墅;第三步,将徐明购房资金中的231.86万欧元以背靠背贷款方式从罗素地产公司转移至枫丹圣乔治公司,并由枫丹圣乔治公司与卖方签订购房合同和购买别墅;第四步,由罗素地产公司成立罗素国际度假公司取代上述加拿大公司,接手枫丹圣乔治公司的全部股权及名下别墅产权。

与别墅产权相关联的三家公司的股权关系也证明了薄谷开来对别墅的实际占有。表面上看,别墅是枫丹圣乔治公司名下的资产,而实际上枫丹圣乔治公司的全部股权则由罗素国际度假公司占有,罗素国际度假公司的全部股权薄谷开来又委托其好友德维尔代罗素地产公司占有,而罗素地产公司的全部股权则由薄谷开来持有并全面控制。这些公司间的层层控股关系,使得薄谷开来得以隐身其中但又实际控股从而实际占有别墅。德维尔证言明确证称,自己虽然是罗素地产公司股东,但自己对公司及别墅均未出资,其所持股份全部是替薄谷开来代持,别墅真正的主人就是薄谷开来;姜丰证言也明确表示,自己之所以成为罗素国际度假公司和枫丹圣乔治公司的股东,是徐明让其帮薄谷开来代持的,公司名下的别墅实际上是薄谷开来所有;徐明当庭证言和亲笔证词能够印证薄谷开来、德维尔、姜丰的上述证言。

薄谷开来在管理控制相关公司和别墅过程中签署的多份信托声明、别墅购买合同、相关公司资料以及大量其他书证也对薄谷开来实际占有别墅的事实进行了印证。事情的演变并不止此,薄谷开来亲笔证词、同步录音录像和徐明当庭证言充分证明薄熙来对其妻薄谷开来收受徐明资金购买别墅一事知情。薄谷开来亲笔证词、证言笔录和当庭播放的同步录音录像、徐明证言笔录和当庭证言,明确一致地证明2002年8月薄熙来与他们在薄熙来家中共同观看了法国尼斯别墅幻灯片的事实,在昨天,薄熙来当庭与徐明对质时,对三人观看幻灯片的情节也未予否认,今天辩论时反复说,我不知道别墅的面积、给钱和如何管理。

薄谷开来证言还进一步证明,在三人观看幻灯片期间,她明确告诉薄熙来“我让徐明出资在法国尼斯戛纳买了房产,房产是作为保值投资的,将来留给瓜瓜,作为经营性物业,对外出租,可以有稳定的收入。我还告诉瓜爹,希望瓜瓜好好做学问,不为生计奔波,影响了前程,所以让徐明在海外买了这个房子,将来作为瓜瓜的投资固定收入,等瓜瓜长大了,让他自己经营管理。瓜爹听完以后,对我的想法也很支持。说这话的时候徐明应该在场。” 徐明证言称:“当时谷开来和我正在他们家的餐厅边聊天边看电脑上的照片,薄熙来进屋后就坐在餐桌旁边,顺手拿起餐桌上房产的图片看了看又放下了,这时谷开来对薄熙来说:‘这套法国的房产是以前我说的让徐明出资在法国尼斯购买的,作为经营性物业,将来留给瓜瓜,他就可以有稳定的收入’,薄熙来没说什么,就习惯性的点了点头。

”徐明当庭还强调,“开来买房需要的钱,是我白送给她的。” 徐明证言笔录证明,薄熙来曾专门将其叫到商务部交谈,称:“在散步的时候,薄熙来和我说,谷开来一直说我很好,对谷开来和薄瓜瓜在国外的生活很照顾,给了他们不少支持,这些事情他都记着呢。然后他又说我在法国尼斯给他们买的经营性物业,让谷开来他们有了稳定的收入,这些事他都不知道,今后等薄瓜瓜长大以后让他处理这个事情。薄熙来又强调说对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任何时候他都不知道尼斯这套房产的事情,我当时说‘明白’”。徐明对上述基本情节当庭予以确认,还强调:“被告人亲自嘱咐的,也是我们交往中比较大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我记忆比较深刻。

” 看来,对薄熙来明知薄谷开来收受徐明资金购买别墅的事实的两个重要情节,即在薄熙来沈阳家中看幻灯片的情节和商务部薄熙来与徐明订立攻守同盟的情节,均有在场证人证言明确指证,也有根据薄谷开来提供的线索查找到的笔记本电脑及其中的幻灯片在案佐证。从薄熙来当庭的许多陈述中,他对看幻灯片和商务部谈话的实际也并未予否认。这件事,再多的狡辩也是无用的,只能进一步让大家看清薄熙来罔顾事实、百般抵赖,试图推脱其罪责的本质。

赵永贵 别墅 昆明市

上一篇: 38岁奶奶和17岁父亲将病婴遗弃江中判入狱

下一篇: 浙江首次以污染环境罪批捕犯罪嫌疑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