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检:查办发改委11人 其中一人家中搜出2亿现金


 发布时间:2021-03-08 10:27:23

今年1-9月,申城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294件,涉案368人;其中,大案268件,占比逾9成。检察院方面透露,要案涉案32人:包括4名副局级以上干部、处级干部28人。据悉,自今年5月以来,上海市检察一分院立案侦查了沪东中华造船(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顾逖泉(正局级)受贿案;7月,上海市检察二分院立案侦查了上海光明集团原董事长王宗南(正局级)挪用公款、受贿案;8月,上海铁检分院立案侦查了成都铁路局原副局长(正局级)陈凌受贿案;9月,上海市检察一分院立案侦查了原上海健康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巫向前(副局级)贪污、受贿案。上海各级检察机关共查办涉及党政、行政执法、司法等部门贪污贿赂犯罪案件36件,涉案36人,立案人数较去年同期上升44%;查办渎职侵权犯罪案件16件,涉案18人,立案人数较去年上升20%。此外,今年以来,申城检察机关还深挖窝串案,迄今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窝串案105件,涉案142人,与去年同比上升12.4%;立案侦查渎职侵权窝串案11件,涉案20人,亦同比去年上升13.8%。

当日,上海市检察院出台《上海检察机关关于加强查办和预防职务犯罪工作的若干意见》,从加大办案力度,转变侦查方式等6方面提出了30条指导意见。据此,检察机关将着力查处发生在“三机关一部门”,利用职权实施的贪污贿赂犯罪;着力查处借改革之机权钱交易等贪污贿赂犯罪以及涉及民生民利的贪污贿赂犯罪。检察机关还将严肃查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渎职侵权犯罪。根据“30条意见”,对于局级干部、全国和市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贪污受贿100万元以上、挪用公款500万元以上案件;重大责任事故等社会关注度高、影响重大等职务犯罪案件,上海各级检察机关将主动、及时发布从立案侦查至审判各个诉讼各阶段信息。此外,检察机关将加强追逃追赃。检察机关将建立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信息库,定期清理,跟踪督办;还将加强与警方、金融等部门协作,加大追捕在逃犯罪嫌疑人和追赃力度。

刘铁男又流泪了。作为十八大以来落马的首个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并“双开”的省部级高官,在官至国家发改委副主任高位的过程中没有敬畏地流泪,在3500多万贿款笑纳的过程中没有纠结地流泪,在与情妇反目的过程中没动情地流泪,甚至在被实名举报并且由手下的新闻发言人对外声称“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报案报警”辟谣时也没恐惧地流泪。但是,在两次众目睽睽的庭审过程中,刘铁男还是毫不掩饰地痛哭流涕了起来。他说,他现在天天生活在沉痛的忏悔和自责中。昨天一审宣判,刘铁男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是法律给刘铁男在权力上风光了大半辈子之后,对他疯狂使用权力给出的恰当惩处。

它与刘铁男法庭上泪流满面的真诚度无关,与他此前“如果时间倒流,我应两袖清风心无旁骛干事业”的表态无关。法治的天平上,只称事实,不称泪水。出来混,总归要还的。无期徒刑,是刘铁男一次次碰撞法律的高压线后咎由自取的结果,也是罪有应得的结局。但是,在法律的天平面前,依然还是有民众表示心理不平衡,还是希望能够处以极刑,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这种愿望虽然朴素,却更多的表露的,还是一种“仇贪”的情绪。即便与昨天司法部门一审宣判死刑的广州正处级亿元巨贪张新华相比,刘铁男被判无期,在量刑上也是恰当的。两案给社会传递的法律尺度,不是犯罪官员的职务高低,也不是情绪化的杀一儆百,而是一个人的犯罪事实及严重程度。

除此,没有诸如眼泪多少、官位大小的第二条标准。这也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昨天宣判的两名官员腐败案件中,最直观的体现。民众对官员腐败倾向于杀一儆百,表现的是嫉贪如仇的社会情绪,但这种情绪如果不是以法律为准绳,则反过来很容易将严肃的法律,当成单纯解气的工具,容易将职务的高低更多地作为法律惩处的砝码,反而伤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反腐决不手软,不是单纯地指杀一儆百,也不是指职务越重高、惩处越重,更多指的是无论什么职务,无论什么背景,只要越过法律的红线,都能够无一例外地接受法律的惩治。化解民众仇贪情绪中“不杀不快”的运动式戾气,关键要在制度笼子的构建上加快速度。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日前刊文指出,在高压态势下,仍有一些党员干部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有些地方甚至出现塌方式腐败,令人触目惊心。

这说明,杀一儆百并不是反腐防腐的根本性良方,同时也说明,制度的笼子还有太多的空子可钻。因此,如何构建法治与权力监管无缝对接的制度笼子,是刘铁男式的人物不至于侥幸、不至于到了法庭才落泪的关键所在。反腐“零容忍”,不是一个阶段的“大开杀戒”,而是依法治权一以贯之的疏而不漏。

廊坊市中院官方微博对当天的庭审进行了全程直播,透露出本案的诸多细节。根据廊坊中院官方微博公布的廊坊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刘铁男被指控于2002年至2012年期间,利用其担任国家计委、国家发改委相关职务上的便利,为山东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等人在项目审批、设立汽车4S店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与其子刘德成共同收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558万余元。起诉书共分为五部分对刘铁男涉嫌受贿的犯罪事实进行指控,其中可以看出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在本案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2005年,刘铁男帮南山集团解决其急需的3万吨氧化铝。2006年,宋作文将这批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750万元人民币汇入刘德成控制的公司账户。刘铁男对此知情。2005年,刘铁男帮助张爱彬在北京成立新的广汽丰田汽车销售店。

新公司成立后,张爱彬将新公司股份的30%送给刘德成,之后又用1000万元人民币回购了这些股份。刘铁男对此知情。2003年至2011年期间,刘铁男为广汽集团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审批提供帮助。2007年,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在集团下属公司并专门为其设置职位,虽然刘德成未实际到岗工作,仍然挂名领取薪金121万余元。刘铁男对此知情。2006年至2011年期间,刘铁男为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相关PTA项目通过审批提供帮助,并收受恒逸集团董事长邱建林提供的财物共计人民币1649万余元。其中包括对方为刘德成购买的北京市郊别墅、保时捷轿车,为刘铁男装修房屋等。此外,起诉书指控,2002年,刘铁男为南山集团新型铝合金项目通过国家计委备案提供了帮助,并两次收受宋作文给予的人民币共计4万元;2005年,刘铁男为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PX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工业司核准提供了帮助。

随后,中金石化董事长孙永根出资人民币33万余元为刘德成购买尼桑牌天籁轿车一辆。刘铁男对此知情。廊坊市中院发布的消息同时显示,刘德成已被另案处理。当天的庭审于下午15时42分结束,先后进行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后陈述等法定程序。公诉人出示了多组证据,辩护人发表了充分的质证意见,控辩双方展开了法庭辩论,刘铁男作了最后陈述。据悉,刘铁男在庭审中上对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基本没有提出异议,只是数次强调自己是主动坦白犯罪事实。在法庭辩论环节,公诉人对刘铁男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本案的社会危害性极其警示等发表了意见;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刘铁男构成受贿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对指控的部分受贿事实及受贿数额持有异议。控辩双方就上述问题进行了辩论。

“我对起诉书指控的罪行表示认罪,在过去立案、侦查的十几个月里,我始终都处在沉痛地忏悔和自责中。我从一个钢铁工人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后来放松了要求,价值观出了问题,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我经常问我自己,怎么会到今天?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微博公布的信息显示,刘铁男在最后陈述时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我的过错把孩子也毁了。养不教,父之过,对他的犯罪我应该负全部和根本的责任。说的准确点儿,是我给他导致的这条路。”刘铁男说, “我用利令智昏来形容我自己。我愿意接受法律给我的任何制裁。”记者袁定波。

刘铁男 检察机关 国家

上一篇: 114查号台优先报号成潜规则 堪比“竞价排名”

下一篇: 海口要求各单位廉洁过国庆 严禁安排公款旅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