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男子劫财劫色 逃逸14载回渝自首


 发布时间:2021-02-24 19:38:27

廖法官吗?我急着买飞机票,可被告知我已被纳入失信黑名单买不了票,我是不是主动还钱了,就能下黑名单?”3月12日,张某因出差急需购买飞机票,结果被航空公司告知其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里不能购票,这时张某才回忆起曾有案件在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法院未结,才意识到拒不还钱的后果,急匆匆来电咨询。2011年6月25日,张某因开茶叶店急需资金周转,向饶某借款18000元,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借款协议,约定借款期限从2011年6月25日起至2012年6月24日止,借款月利率3%。但张某仅于2011年11月支付给饶某1000元利息,本金及其余利息均未支付。2013年5月,饶某多次逃债无果只得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随后进入执行程序。经查询,张某名下没有可供执行财产,也不主动履行法院生效判决,案件一度陷入僵局。

2015年3月10日,执行法官依据法律的相关规定,将张某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也就在这2天后发生了开头所述的情形,承办此案的廖法官在电话这头向他耐心讲解,唯有履行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或者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经申请执行人确认履行完毕,才能从失信黑名单中“除名”。张某方显追悔莫及,不仅买票被半路“拦截”,还需要因此多支付三年九个月的利息。3月15日,张某怀揣大把现金来到执行局廖法官办公室,面对面与饶某协商,最终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张某一次性支付24000元现金了结案件。数着一叠厚厚的钞票,饶某笑的合不拢嘴。亲眼看着自己的名字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张某也露出了舒心的微笑。这是近年来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法院依靠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的威慑力,老赖主动还钱成功执结案件的生动缩影之一。

“一旦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信者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在政府采购招投标、行政审批等方面将会受到信用惩戒,同时会被限制包括禁止乘坐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及入住高级酒店等高消费,极大压缩了被执行人生存空间。除非全部履行生效判决规定的义务,法院才会将其从失信黑名单中删除,回归正常生活。”该院执行局局长林祥贞如是说。据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法院定期向社会公布或向有关部门通报被执行人相关信息。近4年来,永定区法院建立健全数字化执行指挥系统,加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曝光,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网络媒体及核心商圈LED显示屏等曝光失信被执行人信息,采取限制高消费等措施,共计5379人,纳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3807人,其中迫于压力,主动还款人数约占曝光人数的35%,极大促进了社会诚信建设。

(完)。

顾客被盗19次,被盗金额近9万元。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惊天大盗”原形毕露后竟是一名年仅20岁的在校女大学生。6月9日,张某与其男友余某被天台法院以盗窃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8万元、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3万元。“我们随身带的11000元现金被偷了。”2014年1月26日晚,天台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了在某酒店吃饭的周某和奚某的报案。经初步调查,警方对有重大作案嫌疑的酒店服务员张某进行了传唤询问。很快,张某就交代了她和男朋友余某事先商量,让她应聘服务员后趁客人不注意盗窃客人随身携带现金的事实。从1月12日到1月26日,短短半个月里,张某疯狂盗窃19次,总盗窃金额达到8.9万元。

19个被害人,只有2个被害人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更多的被害人直到公安机关通知自己去领回赃款才恍然大悟。张某,女,1994年出生,现就读于杭州某学院。余某,男,1995年出生,高中文化,无固定职业。因为缺钱,一个让张某应聘到酒店做服务员偷钱的计划在两人一次次的谈话中成形。经过精心挑选,两人很快把作案地点锁定为天台一家相对较豪华的酒店。于是身材高挑容貌娟秀的张某应聘成功,成为了这家酒店的包厢服务员。1月12日,这是张某第一次盗窃的日子,她从一位女客人的手提包里拿走了3500元,并把钱存入了余某中国农业银行的银行账户中,截至1月22日,张某往余某的银行账号里陆续汇入了3万多元。在张某和余某合作盗窃的整个过程中,1月23日成为一个分水岭。

从这天开始,张某把偷来的钱全都打入了自己的银行账号。两个人都说在1月22日他们吵了一架,而对于吵架原因却各执一词。“1月23日以后的7次盗窃,虽然偷来的钱是存进我自己的银行账号,但余某也是知道的。”虽然张某曾向公安机关交代从1月23日开始因为和余某的感情纠纷两人再无联系,余某对此后的7次盗窃并不知情,可是在法庭上,张某却换了一套说辞。而余某则始终坚持自己对张某23日以后的盗窃行为一无所知。张某的当庭翻供因没有其他证据可以印证,法院没有采信,所以认定余某共同参与的盗窃金额为1月23日之前的12笔共计3万余元,属盗窃数额较大。而张某揭发同案犯余某,有立功情节,又在归案后主动交代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较重罪刑,可以减轻处罚。

又因两人在归案后及时退赔全部赃款,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故作出如上判决。(完)。

张某 警方 卢某

上一篇: 月底深圳市人大将启动医疗“基本法”立法调查

下一篇: 聋哑女子被拐卖 20年后与亲生父母视频中相认(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