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钱女友老翁撕借条示爱 分手讨旧账粘碎片成证据


 发布时间:2021-04-09 15:01:47

骗取受害者信任,先后数次骗走8.2万元。近日,浙江丽水莲都区法院以诈骗罪判处该假记者有期徒刑2年6个月,罚金8.5万元。法院审理认定,2012年至2014年7月期间,温州男子蒋某先后采取冒充“中国法治新闻社工作组”,“中国焦点新闻网”、“中国法治新闻”的记者手段,骗取受害人信任后,以帮助逃避刑事责任、帮助取保候审等名义,先后骗取被害人兰某、胡某等人现金共计82000元。法庭上,蒋某辩称自己“是正常帮他人办事,不是诈骗行为”。公诉机关当庭驳斥认为,其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诈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莲都法院综合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等,作出一审判决,以诈骗罪判处蒋某有期徒刑2年6个月,罚金8.5万元。(完)。

清新区的郑某去年底凭着一张债务人“亲笔”书写的20万元借条到清新区法院起诉,言辞凿凿地要求借款人偿还债务,但对于法官质疑的债务信息却支支吾吾。原来这张借条是假的。被法官识破后,郑某觉得理亏向法院递交了撤诉申请。去年底,郑某将潘先生及其妻子黄女士起诉到了法院,要求他俩偿还欠款20万元。开庭之时,黄女士出庭应诉,而潘先生并未到庭。黄女士表示对该笔大额借款并不知情,平时也联系不上丈夫,难以确认借款事实。黄女士说,自己丈夫以前没有正当职业,一向以赌博、盗窃为生,2003年至2008年曾两次犯罪服刑,其本人信用度为零,不可能有人愿意借钱给他。黄女士对借条表示质疑,“作为一般朋友在没有实物抵押的情况下,轻易借给他20万元,有点不合理”。但郑某提供的借条上却有潘先生的“亲笔”签名和指模,问题是潘先生当时并未到庭,签名和指模真实性有待查证。法官在审理该案时发现,虽借条上写了“逾期无偿还能力,则以本人两兄弟的拆迁补偿地块(壹块)无偿转让给原告……”,但郑某未对借条中提到的地块进行价值评估的情况下直接借款有违常理,而且郑某并不能明确提供20万元的借条的来源,也不能提供本人的工作情况和收入情况。

法官发现端倪后层层询问,但郑某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而且回答问题漏洞百出,对关键问题也支支吾吾。法官此时提醒郑某称,一旦发现虚假诉讼,法院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几日后,郑某觉得理亏向法院递交了撤诉申请书。(记者 贺欢 通讯员 侯召星 卢秀娟 邓洪政)。

他告老板不缴纳社保,老板反告他借钱不还。一起标的额仅4000元的民间借贷纠纷,支出了3000元的鉴定费。向某在北仑一家公司打工,去年年底,他将公司老板张某诉至法院,称自己进入公司五年,双方未曾签订劳动合同,老板也不及时支付工资等各类款项。他以张某不为他缴纳社保为由解除了劳动关系,但仲裁委却只要求张某补缴两年的社保和最后两个月的工资。如今他起诉到法院,是要求张某补缴五年来的社保、年休假补贴等多项资金,总计十余万元。在向某起诉后不久,法院又收到了张某的起诉状,他说,半年前,向某称生活困难、难以周转,分两次借款500元和3500元,共计4000元,并随后出具了两份借条,约定发放工资后归还。不料之后向某就开始张罗解除劳动关系的事情,始终没有归还借款。向某起初称,自己并没有借钱,是张某在一张骗他签了字的空白纸上随意填写了内容。

张某则反驳,称因金额较小,起初并未出具借条,第二次借钱之后,向某也不愿写借条内容,“我自己写好内容,然后他才在借条上签字,说从工资中扣除好了”。庭审过程中,向某一直强调:“借条是假的,不是我签名的,我要求笔迹鉴定。”承办法官考虑到案件标的额才4000元,如果需要鉴定的话,鉴定费高达近3000元,于是尝试给双方做工作,但他们均坚持笔迹鉴定。随后,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结论是,两份借条中的签名都是向某所写的。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提供的两份借条都是原件,虽然向某认为借条上的签名并非本人所签,但不能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其主张,结合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法院判令向某归还4000元借款。就这样,仅仅只有4000元标的的民间借贷纠纷,向某单单鉴定费就支出了近3000元。如今,他不服判决,又向宁波中院提起上诉,静候二审。

(通讯员 黄宇)。

借条的借款金额少写了一个字,天台李先生的20万元借款差点只拿回来20元。2011年8月,何先生向李先生借了20万元用于生意上的周转,并出具了一份借条。借条拿回家后仔细一看,李先生发现借款金额 “贰拾万元”被写成了“贰拾元”。他马上拨通了何先生的电话,要求他重新写一份借条。电话那头的何先生拍着胸脯保证这只是笔误:“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这点小事情又没啥,你放心好了。你自己加一个‘万’字,我肯定会认账的。”于是,毫无戒备的李先生依言在借条上自己加了一个“万”。因为经营不善,从2012年10月份开始,何先生开始拖欠利息,李先生多次催讨未果,本月初,他一纸诉状把何先生告到法院。几天前,在拿传票的时候,何先生还是声称借款只有20元,“万”字是李先生自己写的。“借20元怎么还要写借条?”面对这明显不合情理的情况,承办法官问何先生。何先生一时语塞,“不管怎么样,反正这‘万’字是老李写的,我要求进行笔迹鉴定。” 承办法官电话联系了李先生。李先生叫苦不迭。“借钱给何某的时候,你是通过什么方式把钱给他的?”法官问李先生。

“是通过银行打款的。” “有没有银行汇款凭证?” “汇款凭证没有了,但是我可以去银行拉明细单。”李先生激动起来。当天下午,一份盖有银行印戳的明细单交到了承办法官手中。面对明确的汇款记录,何先生终于承认了借款20万元的事实。在法官的调解下,何先生承诺还款20万元,李先生答应撤诉。本报通讯员 张胭镧  本报驻台州记者 陈栋。

兰兰 借条 法院

上一篇: 男子在外养小三生儿子受母认可 妻子女儿遭弃

下一篇: 人民法院报:司法公开下保密工作的问题与对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1.11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