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经委原主任内幕交易案一审获刑5年


 发布时间:2021-04-11 09:50:22

不过,这样的因果取证会比较困难。但涂勇介绍,也不排除股民先打官司,靠实践“倒逼”法律完善的可能。高淳陶瓷还有投资价值吗? 4月底若还未扭亏为赢或重组成功可能停牌 伴随着与南京十四所“重组”的风声,高淳陶瓷在2009年成为一大“妖股”,10个交易日连续涨停至21.07元,股价上涨180%多,刘宝春也因为这其中的暴利而锒铛入狱。那么,这只股票的最新表现如何?还有没有投资价值? 昨日,有业内人士介绍,由于连续两年亏损,早在2010年2月24日,高淳陶瓷就戴上了“*ST”的帽子,如果在2011年4月底年报披露大限截止日,仍未扭亏为盈或者重组成功,则该股将面临停牌风险。而重组的道路也似乎扑朔迷离。业内人士介绍,现在十四所已经成为*ST高陶的大股东,资产重组方案也在2010年1月初获得了国资委同意,但证监会却迄今还未通过重组方案。山东神光金融研究所分析师张生国认为,刘宝春案宣判早在预期之中,因此判决本身不会对股价有太大影响,甚至一定程度上还起到利空出短期提升股价作用。但长期来看还是基本面决定股价,尤其是现在证监会对重组非常审慎,他建议股民远离这类*ST股,万一停牌退市则损失惨重。马燕 刘璞。

无人认领的死者是否就可以“撞了白撞”?8年前,发生在南京高淳的一起流浪汉被撞死案作为全国首例代替无名死者索赔案,最终未能获得赔偿,受到全国媒体关注。在8年后,又一起类似的交通事故发生在这里,南京高淳区检察院决定将支持“江苏省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以下简称救助基金)的管理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公司),向肇事者及其参保的保险公司提起民事诉讼,索要赔偿金54万元人民币。2014年1月8日,南京市民吴某(化名)驾驶小型越野车在高淳区行驶,碰上一迎面行走的老年男子,致其当场死亡。经交警部门认定,吴某某负事故的主要责任,死者负次要责任; 1月9日,经法医鉴定结果显示,这名六、七十岁的中老年男性系“交通事故致胸部开放性损伤致死”; 1月10日,警方发布寻尸启事,这名未知名死者一直无人认领。

同时吴某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取保候审; 同年5月13日,警方将该案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近日,南京高淳区检察院决定支持紫金公司,提起民事诉讼,主张提存保管未知名死者的死亡赔偿金共计54万余元。据该院李海杰检察官介绍,此次起诉的依据是,2011年江苏省出台的《江苏省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该《办法》由江苏省财政厅、公安厅等6部门联合出台的行政部门规章。根据《办法》,交通事故死亡人员身份无法确认的,其死亡赔偿金将纳入救助基金代为管理。事实上,这并非是南京检察机关首次遇到这样的“无名案”,在2004年前后,高淳境内发生两起车祸,经交警认定,死者均为外来无名流浪汉;2006年4月,民政部门以社会救助部门及流浪汉监护人的身份,将肇事司机和相关保险公司告上法庭,并索赔30余万元;2006年12月,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其替流浪汉维权的诉求;2007年3月28日,二审法院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高淳民政局与本案不存在直接利害关系,民政局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其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故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由于八年前的这起“无以托名”的案子是国内首例“替无名死者索赔案”,突显了大陆道路交通事故法规中对未知名死者赔偿的缺失和空白,受到了媒体关注,并入选当年“十大法治事件”,成为江苏出台相关《办法》的直接间接导火索。而八年后,作为《办法》实施后的首例“交通事故死亡人员身份无法确认”案,再次由高淳检方发起诉讼,诉讼主体则变成了《办法》认可的管理救助基金的保险公司。紫金公司基金法务处陆新峰告诉记者,本次该公司作为原告帮助未名死者索赔,是一次公益行为。所有无名氏死者的索赔金都将进入专有账户,由保险公司进行免费保管,一旦有死者亲属出现,在完成相关手续的申报之后,就可以全额提取返还这笔补偿金,包括这笔钱的利息,也将计入,全部返还死者亲属。

据其介绍,这个无名死者的补偿金账户,受到江苏省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协调小组的监管,该小组亦受到公安厅、财政厅等多个部门的监管,资金的安全可以保证。据了解,该案将于12月3日正式开庭审理,最终审判结果对于未来国内无名氏死亡者的法律权益保障将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完)。

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广场。当南京公安民警出现在肖某某面前时,这个化名“李某”的男子发出惨然一笑,用高淳话说:“你们终于来了,我可以回家了。”肖某某是2008年南京高淳区一起杀人案犯罪嫌疑人,为了追捕他,南京警方用时6年,行程上万公里,张贴悬赏通告达上万张,追捕足迹遍布江苏、安徽、广东、浙江、福建、山东等6个省。通讯员 宁公宣 扬子晚报记者 邢媛媛 案发 高淳阳江镇一处沟渠发现女尸 时间倒回到2008年4月10日。当天下午4时许,警方接到群众报警,阳江镇永胜圩杨家湾新村一处沟渠发现女尸。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高淳刑警大队侦查人员迅速赶赴现场。经勘验,死者系中年女性,衣着完整,颈部有多处外伤,左右耳边有裂伤,左眉弓有血肿。在死者的口袋里,民警发现了一张手机维修单,维修单显示,机主为李某某。李某某是高淳砖墙镇港口村人,民警立即赶赴他家。经查,李某某在家,但他的爱人刘某4月9日晚在村里看戏时,和临近的阳江镇绰号“肖大侠”的人乘摩托车离家出走了。

民警走访得知,“肖大侠”真名肖某某,男,1973年3月出生,和刘某有不正当关系。案发前,刘某准备和肖某某分手,但肖某某不同意,多次骚扰刘某和其家人,并扬言如果分手,他将报复刘某正在上学的孩子。4月9日当晚,两人乘摩托车前往杨家湾新村的肖某某姑父家,再次讨论分手一事。因意见不一致,两人发生争吵。肖的姑父生气之下,将两人赶了出去。肖某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等部门会同高淳分局迅速抽调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投入到对肖某某的侦查缉捕工作中。追捕 警方40天五下金华,足迹遍及6省 经查,肖某某平日里有撬门入室盗窃的习惯,喜爱光顾洗头房,喜欢赌博。初三辍学后,他尝试过好几个行当,但因嫌工作辛苦均辞职,此后就一直赋闲在家。抓捕工作围绕肖某某的经常活动场所和他所骑的一部蓝色五羊摩托车展开。很快,专案组民警发现了肖某某的蓝色摩托车被丢弃在靠近安徽宣城的水碧桥码头,摆渡船工告诉民警,就在9日当晚,肖某某付了5元钱坐船到了安徽水阳。

专案组立即调集警力前往水阳调查,却没有发现肖的踪迹。2008年5月,高淳"4·10"杀人案专案组抽调便衣行动队加大对邻近高淳的安徽宣城的水阳、狸桥、养贤3镇的搜索力度,围绕肖某某可能出现的洗头房、小百货店以及丘陵地带的野棚等重点地区进行走访调查,张贴悬赏通告5000余份。地毯式搜索持续到7月份,专案组却突然接到消息,肖某某在浙江金华火车站附近出现。民警立即赶赴金华,发现肖某某在当地曾变卖过一个随身贵重物品。为此,专案组民警在40天内五下金华,走访了金华地区的义乌、东阳、横店、兰溪,查证各种线索近千条,但依然一无所获。考虑到肖某某曾在广州打工,当年11月专案组又将侦查目光扩大到广州、福建等地,先后前往邮寄、张贴悬赏通告数千份。尤其在安徽、浙江等地,悬赏通告几乎覆盖了每一个派出所和刑警队。转眼6年过去,肖某某这个名字成了每一名专案组民警心头的巨石。肖某某平时有带刀习惯,而且他曾经扬言要报复刘某儿子,面对这个随时可能潜回高淳再次作案的命案犯罪嫌疑人,警方丝毫不敢松懈。

为了寻找线索,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裴军、高淳公安分局局长陶小宝曾专程带队前往广州、山东等地走访调查并部署侦查工作,6年里,专案组民警行程上万公里,追捕足迹遍及6个省。侦破 DNA比对锁定嫌疑人一举抓获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6月19日,南京市公安局刑侦局法医中心在对全国DNA信息系统比对时,突然发现广州警方抓获的涉赌人员中,一名自称“李某”的男子和高淳"4·10"杀人案嫌疑人肖某某的DNA数据一致。闻讯后,专案组民警立即赶往广州抓捕,在拉网式搜查中,民警将身无分文的“李某”抓获。民警在其身上搜出约50厘米长尖刀一把。经审讯,肖某某对杀害刘某一事供认不讳。据他交代,案发当晚,刘某再次坚决要求分手,而此前刘某在离开他们俩的租住地时又带走了部分钱款,这让肖某某动了杀机。双方再次发生争吵时,肖某某掏出事先准备的剪刀,对刘某连捅了三四下,刘某当即倒地。肖某某将刘某掀入水塘后,骑摩托车出逃。为了逃避追捕,肖某某6年来每个城市短则停留1-2天,长则两三个月。

3年前,肖某某到达广州后,开始在这里长住。“他靠给餐厅收拾盘子换取店主一天2份盒饭聊以度日,”警方查明,肖某某还在当地路边摆个赌博地摊,以出老千赌博为生。平时,他则藏身在一个步行街的骑楼下面过夜。

股价 高淳 陶瓷

上一篇: 南京饿死女童案主审法官:未成年人保护法律待细化

下一篇: 男子为钱锤杀情妇抛尸 编造车祸骗其女五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