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女童遭杀害 家属称孩子未上学未接到老师通知


 发布时间:2021-05-06 23:02:38

民警在案发现场勘察 数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山村。11日下午4点多,在龙岩市新罗区红坊镇赤坑村村部,一名男孩的脖子被划开了长口子,在送医路上,因失血过多死亡。死去的孩子,正是村主任廖达辉9岁的儿子。究竟是谁下的毒手?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控制。血案:村主任儿子惨死 赤坑村的村部,连着荒废的水厂,就在村口处。悲剧就在此发生。据村民廖达峰回忆,11日下午4点多,他们夫妇听到两声凄厉的惨叫,立即循声往村部赶去。赶到现场时,廖达峰吓得腿都软了。村主任9岁的儿子,脖子上被划开一道长口子,血喷涌而出,已成了血人。孩子张合着口,已经出不了声,踉踉跄跄从水厂里走出来,滴了一路的血。廖达峰赶紧冲上前去,扶住孩子,用手按住伤口。孩子奶奶叫来了家人,父亲廖达辉赶紧开车,将孩子送医。但到了就近的卫生院,孩子早已断气了。探因:新农村建设引发矛盾? 孩子的死,是否是自身意外导致?但是检查伤口,左颈至喉管的裂口,让村民判断这只能是人为伤害的。

究竟是谁下的毒手?村民纷纷说,是村民廖某益下的狠手。多位村民证实,案发时,独自住在村部的廖某益,骑着摩托车,从村部飞驰而出。昨日,导报记者从龙岩警方获悉,犯罪嫌疑人廖某益已经被控制,详细案情仍在进一步侦查中。昨日上午,导报记者赶到时,警察正在廖某益的住所勘察。而廖某益的父母,则住在对面坡上的新家。廖某益之父说,儿子高中毕业后,便性情大变,自闭寡言,会因为小事,对家人破口大骂,更不愿与他人交流。前年赤坑村开展新农村建设,拆老屋盖新屋,大家都同意了,但儿子固执,与村干部有过冲突。新房建好后,就他一个人留在了临时安置的村部住所。而村民称,廖某益曾扬言,谁拆他的房子,他就找谁的麻烦。声音 基层工作难做 昨日,中年丧子的廖达辉,哭成了泪人。他喃喃道:“我的儿子太乖了,太可怜了!”11日下午,他4点多进村,见儿子一人在村部玩沙子。

可才过了几分钟,儿子就出了事。“为了新农村建设,他(廖某益)对我有意见。”廖达辉说,“但孩子这么小,怎么可以这样做。” 红坊镇一名傅姓副镇长是赤坑村的下村干部。她介绍,赤坑村原来的房屋,多是50年前建的土坯房,不少已成危房。前年,村里规划建设“新村”,全村的户代表都通过了,廖某益的家人也同意了,只有未到场开会的廖某益一人反对。他还曾两次到镇政府反映问题,她耐心解释,并多次下村做思想工作,但廖某益仍然很固执。“基层工作难做,村里的干部直接和村民接触,一旦村民不理解,就容易起摩擦,甚至发生恶性事件。”一位知悉此事的村干部说道。(海峡导报记者 康泽辉 李贵荣 文/图)。

京华时报讯(记者韩天博王晟)前天下午2点半,房山区长阳镇佛满村,一名2周岁男童在院子内玩耍时,追随小狗跑出大门,随后失踪。16个小时后,男童尸体在村西北一处水坑内被发现。警方表示,目前尚不能排除刑事嫌疑,正在进一步工作中。昨天下午,记者在男童父母所在工厂内的监控视频中发现,前天下午2点08分,正在院内玩耍的男童跑出了大门,而此时,其母亲正在院内洗衣服。2点25分左右,其母亲站起身走出大门,随后又返回院内,并四处寻找,似乎在喊孩子的名字。在此后的几分钟内,包括男童母亲在内的多人,反复出入院门,神情紧张。据居住在附近的李先生介绍,当天下午2点半左右,他听说孩子不见了,并参与寻找,“当时大家一路往南边村里找了,但是找了半天没找到,随后就报了警。” 昨天凌晨,警察来到村西北一处水坑,该水坑系一家从事塑料颗粒生产的加工厂挖掘,平时用于储存循环水。警察要求将坑内的水排净。清晨6点多,大家发现“孩子就趴在坑底的东北角”。

急救人员赶到后确认孩子死亡。昨天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发现男童遗体的水坑面积约20平米,其边缘比附近地面高出约半米,坑深约2米左右,坑内残留部分废水,一条用于抽水的橡胶管仍留在坑内。而在该水坑周围,记者未发现任何警示牌和防护措施。该厂负责人赵先生称,自己的加工厂没有相关手续,“环保卫生部门曾经来管过,我想着下个月12号,房子租期就到了,马上就搬走,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出了事之后,赵先生一天没有吃东西,“咱有责任,咱承认,5年前,我7岁的儿子也掉到水塘里淹死了,我能理解孩子父母的心情”,但赵先生表示,对于这么小的孩子,家长没有履行好看管的义务,也应该为此承担相应的责任。据知情人士透露,男孩系跟随家中的小狗跑出院子,随后失踪。昨天下午,房山警方表示,此案尚不能排除刑事嫌疑,目前此事仍在调查中。>>律师说法 工厂和父母均需担责 北京雄志律师事务所律师姜健表示,如果该起事件排除刑事犯罪的可能,作为死者的监护人,可直接通过民事诉讼途径主张合法权益。

死者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溺死于工厂挖掘的水坑中,该水坑位于村庄旁,工厂应当预见到该水坑对村庄居民的危险性,工厂应做出相应的警告和防护措施。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工厂应当承担主要责任。作为孩子监护人的父母,未尽到相应的看护责任,也需承担一定责任。

蓉蓉 孩子 父亲

上一篇: “牵线搭桥”拐卖儿童 七旬老翁获刑罚

下一篇: 评薄熙来案: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正义审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1.28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