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追尾出租车 司机疑似酒驾下车就想跑


 发布时间:2021-05-09 00:08:07

本报讯(记者景一鸣)昨晚9时20分,鼓楼东大街出现了严重的交通拥堵。原来,两名三四十岁的醉酒男子想打车,但这辆出租车已经停运,司机拒绝两人上车。借着酒劲,一名男子抬脚将出租车踹瘪,另一男子则拦住出租车司机的去路。昨晚9时20分,鼓楼东大街宝钞胡同口附近传来阵阵嘈杂。一名男子大声地叫骂着,听上去,他好像已经醉酒,舌头都大了。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正在叫骂着的男子的同伴一脚踹在一辆车租车上。这一脚的力道还真不小,出租车后面立刻瘪了个坑。随后,这两名男子牢牢抓住了出租车副驾驶的窗框,出租车停在路中间动弹不得,拥堵就此开始。

目睹了事情发生过程的张女士说,两名男子正要打车,恰巧,那辆出租车停在路边,车上的客人刚下车,两男子便忙着上车,但司机一直在向他们摆手,嘴里说着什么,然后灭掉顶灯,改成停运。就在出租车准备离开时,发生了两男子追车、踹车这一出儿。两男子拦下出租车以后,司机赶紧从车上下来,还没来得及看清车辆受损情况,便被两男子围住。两人一边叫骂,一边推搡着司机。起初,司机一再好言解释,可两男子始终一句话,“别来这套!”反反复复的纠缠,终于让出租车司机忍不住心头的火气,说了一句硬话。

两男子一听更是恼火,挥起拳头打在了司机脸上,围观人群赶紧上来劝架。被打的出租车司机姓张,今年48岁。他说两男子要上车的地方只能落客,不能载客。另外,他要在12点前赶回公司,更新运营证,从这里到公司少说也要一个多小时。他向两名男子说明原因后,便准备开车离开。可是,两男子死活不让他走,一个从后面踹坏了他的车,一个死死扒住车窗,为了避免把扒窗男子带倒,他只好停了车。两名男子的行为,点燃了围观者的愤怒。“打醉鬼!”人群中有人这样喊,几位大妈赶紧将手里的冰糕棍、果核扔向了两名男子。

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冲出人群,隔在张师傅和两男子中间。为了阻止两男子靠近张师傅,小伙子遭到了推搡,小伙子的女友也遭到两男子的辱骂。于是,小伙子和两男子扭打在一起。一时间打架的、劝架的、拉架的、瞧热闹的,黑压压的人站满一条街。9时50分,民警终于挤过拥堵的人群赶到现场,将这些人带回派出所。

男子拦车打人,最终赔了16000元。重庆九龙坡警方10日通报了这一警情。据民警介绍,事发当晚22时许,孙某和几个朋友相约吃晚饭,因喝了酒,开车过来的刘某叫了代驾,几人一起坐车准备回家,途中与一辆出租车发生了追尾,双方均认可系孙某等人所乘小轿车的全责。当时几人与出租车司机协商后,最终答应赔偿300元,出租车司机拿到钱就离开了。出租车司机刚离开,喝多了的孙某突然觉得钱给多了,只给200就够了,要求代驾立即追上去拦住了出租车。孙某下车后也不说话,径直将的哥拉出了驾驶室,随即拳打脚踢,同行的朋友们见状也上前加入,对已被打倒在地的出租车司机进行群殴。这一幕被巡逻到此的歇台子派出所民警看到,立刻对孙某几人进行制止,并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而受伤的出租车司机被送往医院进行医治。经诊断,出租车司机梁某头部、颈部均有外伤,牙齿松动,所幸未受内伤。

后经民警调解,孙某几人赔偿医药等费用共计16000元。

“不好打车”,这是今天不少上班族在“真的又下雪了”这句寒暄之余,发出的另一感慨。北京的出租车似乎是越来越难打了,在拥堵的大背景下,挑活儿、拒载的现象也屡屡发生。最近几天是春运节后返京的高潮,北京站和北京西站都出现了车少人多、排长队候车的情况。北京市的出租车目前数量被控制在6.6万辆左右,作为市民重要的交通出行方式之一,如今明显力有不逮。出租车能否在数量被限定的情况下提高效率,北京市又能否在不伤害出租车运营收益的情况下启用其他方式作为市民出行的补充呢? 6.6万辆出租车大多集中在北京市的主城区运营,郊区县居民的用车需求怎么办? 有的办法已经存在多时了—— 平谷 模式 在平谷区城区,街面上很难见到正规出租车,那打车怎么办?随便找个本地人问问,都能告诉你好几个叫车平台的电话号码。

打个电话,5分钟之内,准有一辆车开过来接你。这些车也好辨认,多是夏利、奇瑞这样的小型家用车,不少还顶着黄色的taxi顶灯,带着一块 “5元车”的牌子。打个电话,5分钟内,准有辆“5元车”开过来接你 陈小忠(平谷最早成立的电话叫车平台、送家乐信息咨询中心经理): 正规出租平时如果在平谷运营的话,份儿钱都挣不够,所以正规的出租公司也不在平谷运营。在这样的基础上,社会上就有了好多的“黑车”。当时都是10块钱起步,我就尝试用5块钱打开市场,慢慢地就有一些亲戚朋友加入进来,就做成了个平台。现在我的公司是个信息公司,业务就是对司机发布信息,有40多个接线员,面对500多辆车。平谷行政区域中40万人,县城常住人口充其量20万人,而我去年的成功调度达到350多万次。

每个月30多万次,这相当于平谷区县城居住的每个人每年要打车20次左右。但是这些车辆无法被纳入正规管理,所以现在没有统一的计价器,还得采取议价的方式,这是运营中比较尴尬的地方。由晨立(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去年底,我应邀参加了北京电视台一个关于平谷区“5元车”现象的新闻讨论节目。交通部一位教授一直强调“5元车”的不合法性,而另一方面又无法否认公共交通条件的恶劣现状。在这个前提下,鼓励消费者优先使用公交工具、耐心等待公交状况不断改善成了唯一的选择,但这种选择也无异于画饼充饥。既然老百姓知道“5元车”不合法,为什么还要趋之若鹜呢?既然承认公共交通的不足,了解交通出行需求的多样性,为什么始终不愿意面对“5元车”存在的市场合理性呢?我的观点很简单:承认“5元车”为满足居民出行需求做出的重要贡献,创造条件给其合法的生存空间,从而实现供求两方的双赢。

想强调非法市场服务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很遗憾,经济学的实证研究告诉我们,几乎所有的黑市交易问题,都源于其非法性的身份。而想要改善这种状况,最佳途径就是将其合法化并纳入有效的监管范围。批注 → 今年北京两会上,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起在延庆试点“区域出租车”,并将逐步在所有郊区县推开,解决当地群众对于出租车的需求。面对“区域出租车”,一些平谷人认为可以收编现有的“5元车”,因为“5元车”“服务好”;也有人认为,“5元车”存在安全等问题,“是该管管了”;更有人担心“5元车”被取消后,打车就贵了。有人评价“5元车”:“下雨的时候、喝酒的时候、有急事的时候、接孩子的时候,一个电话就到,比较爽。”。

司机 面包车 出租车

上一篇: 暑期关闭274家危害青少年的非法网站

下一篇: 九部门联合打击“伪基站” 今年缴获2600余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3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