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乡镇售无证商品房 副乡长称不知该不该管


 发布时间:2021-05-05 21:35:06

昨日清晨,家住五纬路江西化纤厂宿舍新星社区的居民出门锻炼发现,小区主干道上的4个窨井盖竟然不见了。为了防止行人和过往车辆被坑,好心的居民立即从附近找来垃圾桶和竹筐,搁置在丢失井盖的窨井口,并悬挂了显眼的红色塑料袋。据了解,事发后公安和市政部门来到了现场,并决定5天内对井口加设新的窨井盖。现场: 小区内4个窨井盖被盗 “我们小区里面一排窨井盖被人晚上偷走了,这些小偷真缺德。”昨日早上8时许,家住新星社区的居民向本报反映,从五纬路进入小区的主干道上,多个井盖被盗。

记者随后来到新星社区看到,从小区大门进入10米左右,路中间堆了几块木板,一块竖起的木板上还套上了红色的塑料袋。记者走近一看,木板覆盖在一个下水道井口,铁质窨井盖已然不见。向前走几步后,路旁的一处窨井盖也不见了,窨井口被人用竹筐和扫帚遮挡了起来,并放置了显眼的红色编织袋。“小区里面一共被偷了4个窨井盖。”坐在路旁聊天的几名老人告诉记者。记者随后沿着小区主干道向东走去,发现还有两个窨井盖不见了,在黑黑的窨井口旁,有人放置了垃圾桶,并同样悬挂了红色的塑料袋。

记者注意到,窨井1米多深处是污水,水深难以目测。居委会: 应该打击收购窨井盖行为 一名家住小区的中年男子介绍,昨日凌晨1时许,他从外面回家时都没有发现井盖被盗,小偷是在凌晨1时之后作案的。坐在路边聊天的老太太告诉记者,大清早小区居民出外锻炼身体,发现路上有窨井盖被盗,于是就在道路附近找来了一些废旧物件,堆放在窨井旁,提醒其他人小心危险。天完全亮后,小区居民找来了木板和竹筐,盖在了窨井口,并把路旁的垃圾桶,移到了丢失窨井盖的窨井口。“井口附近放了东西,大家就会注意了,不会掉下去。

”一名老太太表示,因为红色比较显眼,能起到很好的提醒警示作用,小区的老人又找了几个大号的红色塑料袋,悬挂在窨井口。对于小偷盗窃窨井盖的行为,小区内的居民表示了愤慨,一名老人说,窨井盖被偷之后,如果居民不小心掉下去,很可能受伤。“自行车、电动车、小车的车轮也很可能陷入井口,车上的人也可能受伤。” 社区副主任熊桂珍(音)表示,一个窨井盖不值多少钱,但对于偷盗窨井盖的人要严厉打击,且对于收购窨井盖的人也要打击,“没人收购,就不会有人去偷盗窨井盖。

” 市政部门5天内加设窨井盖 小区窨井盖被盗了,什么时候能加设新的窨井盖呢?就此,记者来到了新星社区居委会了解情况。熊桂珍告诉记者,窨井盖被盗后,社区立即报警了,目前豫章派出所已经介入了事件调查。据介绍,民警赶到现场后,联系了市政部门,市政设施维护人员进行了查看,并表示将在5天之内为丢失窨井盖的井口加设新的窨井盖。律师: 明知是贼赃还收购就违法 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唐乐律师告诉记者,盗窃窨井盖的人员构成了盗窃罪,甚至是构成了危害公共安全罪,依法将受到严惩。

对于废品收购人员,如果明知是小偷偷来的贼赃,还收购了窨井盖或者代为销售,构成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如果收购人员与实施盗窃的人员是同伙,盗窃销赃一条龙的话,收购人员是共犯,也构成盗窃罪或危害公共安全罪。

记者从南京市公安局下关分局了解到,连日毒打南京智力障碍人士阿德的男子何某已被警方抓获。其本人也已承认不法侵害行为。专家呼吁健全残疾人保障制度。30多岁的阿德,自建宁路大观天地开业来,他天天都在这里逛。阿德很勤快,店员上厕所,或进货,他都很开心地帮着看店、搬货,大家都喜欢他。但这几天,阿德连续三次遭到袭击,头面部被锐器戳伤十几处。阿德是南京人,家住在大观天地附近,父母在热河南路菜场卖菜,没精力照顾这个智障儿子。4月7日那天,阿德出事了。下午近两点,店员看到他头上有几个口子在流血,眼睛血肿,显然是遭到过暴打。但阿德说不清楚是什么人干的。4月8日,阿德第二次遭袭击,伤害的仍是头面部。这两次,店员们都买来云南白药,帮他治疗,父母还熬了黑鱼汤给他滋补。没想到,4月11日下午近两点,阿德第三次遭袭。这次更为严重,脸上多了十来处口子,脖子上还有烟头烫的伤痕,上衣都染红了。店员立即报警。民警随后将他送医院治疗。今天,南京下关公安终于将毒打阿德的男子抓获。但是,在当今社会,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国家在这方面确实太缺保障了。”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邱鹭凤在听说了阿德被打的事件后很难过也很着急,“其实智障的孩子心地都很善良,都很纯洁。

现在去追问到底是谁打人不是最重要,最主要的是我们要怎么去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邱鹭凤教授说:“在我们国家,智障、精神病人没有工作,到处乱跑,也没有人能够看管和教育他们,也没有组织具体地照顾到他们。在国外,他们会组织像合作社一样的机构,把这些有缺陷的人组织到一起,让他们上上班,做一些工作。他们有一些社区的辅导、社区的康复、社区的互助机构。他们把这些精神病人、残障人士放到社区里面,给予他们一定的照护,看管。” 邱鹭凤教授还举了一个英国的例子,英国去年把最后一所精神病院拆掉了。对于病人他们不再进行囚禁式的治疗,而是把他们放到社区,然后让他们跟整个社会能够正常接触。这样更有利于他们的康复和治疗,能够融入社会。最好,邱鹭凤教授呼吁,我们国家需要建立一套残疾人的保障制度和家庭指导思路。全民推行非歧视性教育,要对病人的近亲属进行一些必要的指导。(完)。

记者 售房 社区

上一篇: 丈夫签忠诚协议后妻子发现不堪视频图获赔8万

下一篇: 六旬老妪为七旬阿婆搞卫生摔伤 雇主只担三成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7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