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幅珍稀候鸟写真被盗用 摄影家将网站告上法庭


 发布时间:2021-05-15 14:29:21

网络上一则《深圳第二高级中学老师吴××猥亵多名高三女生》的帖子被传得沸沸扬扬。当事教师吴××很快发表声明,称这是污蔑和诽谤并报警。此后,吴××认为部分发帖网站构成名誉侵权,将其告上法庭。昨日,其中一起诉讼在深圳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原被告双方分别是吴××和一家发帖网站。事件回放: 网帖称高中老师“猥亵多名女生” 去年8月,网络上出现一则《深圳第二高级中学老师吴××猥亵多名高三女生》的帖子,发帖人自称是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毕业学生,当时将读大三,历史老师吴××在其读高三时任教,在办公室以答疑为名,用手对其敏感部位进行多次猥亵“蹂躏”,而且吴××利用工作之便采取引诱、威胁和恐吓等手段,两年内对多名女学生强行进行猥亵或发生性关系,学校领导也进行包庇。

经过网友微博转载,这则网帖传播得更广。去年8月3日,网帖中被指“猥亵”的涉事教师吴××,在网易新闻论坛发表《对诬蔑、诽谤的郑重声明》。吴××在声明中还表示,他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希望公安机关查清事实真相、严惩造谣污蔑者。” 事后,不少该学校的学生也纷纷回复力证老师是清白的。而后,南山警方介入调查,吴××出示了发帖女生的示爱短信等证据,最后公安机关也认为不存在猥亵事件。记者了解到,至今南山警方都没有收到任何此案的“被害人”报案,学校也没有收到任何家长或学生对吴××的举报。庭审直击: 网站认为应由发帖者担全责 吴××以名誉侵权为由,将多家网站告上法庭,深圳市鹏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讯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吴××要求鹏讯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网站上向其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并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并承担公证费、复印费等2420元。

法院认为,吴××在发现被侵权的事实后,已经在2012年8月31日向鹏讯公司发出电子邮件,要求其删除侵权内容,但鹏讯公司并未回应,所以应和发帖的网络用户一并承担连带责任。该院遂作出一审判决:鹏讯公司删除侵害吴××民事权益的网帖,并在侵权网站栏目置顶位置向吴××公开致歉7天,赔偿吴××经济损失1000元、精神损失费1万元。鹏讯公司不服,向深圳市中院提起上诉。昨日,此案二审开庭时,双方均由代理律师出庭应诉。鹏讯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网站每天都有海量的发帖内容,管理者不可能一一进行核实。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该公司已经和注册用户采用协议的方式,告知其不可发布带有侵权内容的信息,因此全部法律责任应由发帖者“锋锋”承担。庭后,法官主持了调解,双方达成初步意向:鹏讯公司向吴××赔偿5000元,并在其网站上致歉。

但由于鹏讯公司的代理律师表示,尚需向公司老板征求对具体操作方式的意见,因此双方当庭没有签署调解协议。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记者 王纳)。

还没开庭,被告在法庭就向原告的代理人大打出手,最终,两名被告被处罚。近日,贺兰县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的案件,定于当天上午9时在第三法庭开庭。8时40分,原告的代理人赵某到达第三法庭,此时,被告李某、张某冲进法庭,直接对赵某进行殴打。审判人员带领书记员迅速予以制止,并果断联系法警到庭,阻止了殴打行为。事发后,贺兰县人民法院依法决定,给予被告李某拘留15天、张某罚款10000元的处罚。(记者 蒋宏宁 通讯员 梁郭)。

① ② ③ 近日,内蒙古巴林左旗人民法院碧流台法庭巡回审判的法官们来到白音乌拉苏木乃力珠嘎查,开庭审理一起牧民土地承包纠纷案。由于原被告双方都是蒙古族,在庭审过程中需要用本民族语言文字进行交流,合议庭由懂蒙语的人民陪审员参加了庭审。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审理,双方争议的案件事实已经审理清楚,原被告因承包合同的履行期限发生纠纷。原告主张合同履行期限到2012年耕种季结束,被告主张履行期限到2013年耕种季结束,双方因此产生分歧。庭审结束后办案法官、人民陪审员等不失时机进行调解。

经过讲解法律、分析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中关于承包期限的约定,原告最终认可被告的合同期限到2013年结束,而不是其主张的2012年结束,在此情况下原告放弃要求被告赔偿损失并撤诉,被告将履行届满的耕地交还给原告,双方握手言和。本次巡回审判工作不仅方便了群众的诉讼,还将审理置于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实现了审判过程的公开、透明,很受牧民朋友的欢迎。

近日,当原告毛元针与被告阳海申、赵见蓉从禹州市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康殿杰法官手中接过判决书并听过解释后,都深有感触地说,看来打官司不是打关系,谁输谁赢完全凭的是证据,法官这样公正断案,我们没有意见。禹州市花石乡白北村村民阳海申和妻子赵见蓉开办了一个木板加工厂,需要雇用工人。经人介绍,该乡白南村村民毛元针前往应聘。不料,毛元针在该厂上班的第一天,由于解板时操作不慎,其右手拇指被电锯切断。阳海申夫妇闻讯立即请人将毛元针送往许昌市交通医院,及时进行了再植手术。后经鉴定,毛元针被认定为9级伤残。毛元针在住院治疗期间,阳海申夫妇还向医院支付医疗费等共计9000余元。后双方对赔偿费用协商未果,毛元针便诉至禹州市法院。阳海申夫妇认为,毛元针刚进厂上班不到半天,是其本人不小心才导致手指被锯断。

二人还称未跟毛元针签订书面用工合同,毛元针不算该厂的工人。原告毛元针认为,其在被告厂里上班,介绍人可以证实,且其受伤后,对方主动找人把其送到医院救治,支付了近万元的医药费,证明对方本该负责。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原告在被告厂里打工受伤,被告应予赔偿,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3420.08元,驳回被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河南法制报 刘伯强杜辉)。

网站 原告 摄影

上一篇: 海淀法院:李某某等五人行为系轮奸 社会危害性大

下一篇: 昂贵摩托车送车行欲换锁 老板发现是赃车报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