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柳州城管执法遭摊贩持刀抵胸威胁 三人被拘留


 发布时间:2021-05-12 19:45:18

黑的士司机刀砍执法人员 本报报道引关注 交委出动查黑车 一下午抓住三单 昨天本报都市版《蓝牌车伪装的士调表宰客》刊出后,广州市交委联合广州市公安出动查处非法营运。报道披露的黑点仍有黑车车主顶峰作案,一个下午交委和公安人员抓到三单现行。有冒牌的士司机倒车撞坏执法车辆后,拔出20厘米长的利刃扑向执法人员,把一位执法人员的右手韧带砍断后夺路而逃。昨日下午3时,执法人员在丽江花园发现一辆形迹可疑的的士,通过移动终端检查车牌,确定该车为私家车改装,并无营运资格,立即命令其停车。岂料,车主被叫停后非但不下车,反而踩油门倒车撞向执法车辆,随即从车上拔出一把20厘米长的刀,“嘭嘭嘭”几下,把的士车窗砸成碎片,转身扑向执法人员,把执法人员小冯的右手韧带砍断,血溅当场。伤人后车主夺路狂逃,消失在车流中。“车牌是真的,其他全是假的。”执法人员指着这辆车牌为粤AF6Z62的绿色桑塔纳说,这是私家车车牌,车主喷上绿漆,加装顶灯、计价器、资格证,伪装成的士运营。记者观察发现,车上并无羊城通打卡器,前后排之间没有的士必备的铁栅栏,司机资格证就是一张硬纸皮,完全没有正规证件的金色磨砂感。和乘客对好口供 车主死不认账 在暗处守候2小时,执法人员终于等到丽江花园的蓝牌车载客上路,随即在楼盘门口不远处把这辆北京现代截停。

两位女乘客表现得极不配合,声称和司机是朋友关系,经常一起吃饭。面对记者,司机陈先生坚称自己在附近打工,帮朋友的朋友搭一程而已。执法人员已经用摄影机记下他与乘客的讲价过程,但陈先生仍然有恃无恐,“有视频就拿出来和我对质”。下午4时30分,在火车东站蹲点的执法人员逮到一名拉客仔和私家车主。拉客仔陶先生向三位前往石牌的深圳来客开价60元,把他们带给海南马自达的车主,自己分成10元。尽管已经被乘客和拉客仔指认,车主吴先生依然嘴硬,称车上三位是素未谋面的朋友,自己被拉客仔诬陷。执法人员从他的车上找出一盒“吴师傅”的拉客卡片,吴先生仍不认账地反问道:“吴师傅就是我了吗?名字都没写。”(记者李天研 刘冉冉 通讯员交通宣)。

前天下午,一名30多岁的男子闯入珠海斗门区白蕉城管中队办公场所,在连问两次“这里是不是派出所?”后竟突然掏出匕首,刺伤两名城管人员。昨日,珠海公安局斗门分局回应称,伤人嫌犯已被刑拘,疑精神有问题。前日下午,斗门区白蕉城管中队中队长林福光正在办公室上班,一名30岁左右、身高约1米75的男子用力推开玻璃门,大声地问了两次“这里是不是派出所?”林福光说这里不是派出所,正待他站起身来询问对方是否前来办事时,该男子竟突然掏出一把长约30厘米的匕首,猛地朝林福光刺去。林福光的右前臂顿时被划开了一条约10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直流。事发时城管办公室有5人正在办公,在制服该男子过程中,白蕉中队指导员杨少华从后方抱住该男子时,两腿被男子用刀捅伤。经医生救治,两人均无生命危险。“伤人仅因看他们不舒服” 昨天下午,记者从斗门公安分局了解到,经过调查,该男子是白蕉镇赖家村人,被送到派出所后,该男子一直神情恍惚。

经了解,该男子并未说出明确伤人动机,只是表示走到事发处时看到这几个人不舒服。警方表示,无论是工作上还是个人生活上,此前嫌疑人与当地警方或城管工作人员均无任何摩擦。目前,嫌疑人已被刑拘,警方表示初步怀疑其精神有问题,相关部门正在对其作精神鉴定。

家住海口市人民大道凤凰时点大厦的市民李先生向南海网记者反映:每天晚上7点到凌晨3点,楼下的小摊贩的喧哗声、油炸的油烟扰人无法休息,晚上7点以后要一直门窗紧闭。“听楼下的小摊贩说,他们都是向城管某些人交了“保护费”的。怪不得我举报了这么多次都没法将他们取缔。” 市民投诉:小摊贩喧哗声、烧卖的油烟扰民 13日下午,家住海口市人民大道凤凰时点的市民李先生向南海网记者反映,每天傍晚6点至次日凌晨3点,摆在楼下过道上的小摊贩推车的喧哗声声声入耳。有炸串串的、武汉鸭脖子的、凉皮摊等十几个小推车。“要命的是,油炸的油烟熏得我们没法开窗。我们住在凤凰时点上的住户都要门窗紧闭。到晚上十一点了以后,城管下班了。这些小摊贩更猖獗起来。十几个小摊全部涌在人行道上。那些吃宵夜的人吵闹声要吵到凌晨三点。有些人半夜来吃烧烤,喝多了还大声喧哗,发酒疯。本来我们的住宅楼就临着马路,好不容易到十一点以后街上的车少了,又轮到这些小摊贩开始吵闹。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到晚上三点以后才能入睡。”李先生气愤地说,“有时候把车子停在住宅楼楼下,那些小摊贩的手推车会刮蹭到我们的车子。这让我们很气愤!” 李先生说,为此,他向美兰区城管、海口市城管投诉过数次。

“城管人员开着大车来赶一赶,耀武扬威一阵,这些小摊贩就往小巷子躲一躲。城管的车走了之后他们照常营业。”看到城管如此执法,李先生又向12345政府热线反映。但都是如石沉大海,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原来,城管某些人向小摊贩收保护费。” 李先生觉得奇怪,为什么反映给这么多部门,小摊贩依然我行我素呢?莫非其中有什么猫腻?经过李先生和小摊主们打听,得到一个惊人的内幕——“原来这些小摊贩都是向城管某些人交了‘保护费’的。交了钱,他们当然不会将他们赶尽杀绝。”李先生的话是否属实?南海网记者就此前去暗访。记者暗访:美兰区城管某些人每个月的5、6日前来收“保护费” 13日傍晚7时,南海网记者前往李先生所指的地点看到,六七辆手推车在凤凰时点旁的小巷里摆摊。有卖油炸的串串、武汉鸭脖、炸面饼等等,但客人并不是很多。记者买了一个油饼,便坐下来与摊主攀谈起来。摊主告诉记者,这里生意还不错。因为这里有两个小区,楼上还有一个网吧。若是学生上学的时候生意更好。不过同时也很辛苦。因为要从六点开始出来摆摊,一直摆到第二天的早上六点。摊主是四川过来的夫妇。家住在凤凰时点对面的小区,家里还有两个小孩。“赚钱不容易啊。

所幸生意还马马虎虎。”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些摊主慢悠悠地将手推车推到巷子里面。记者问怎么都推到里面来了。摊主说:“城管来赶了。不过,他们只能管我们到十一点,十一点以后就管不了我们了。” 记者觉得纳闷,怎么城管来了他们还这么逍遥,还说城管只管到十一点,十一点以后就管不到了呢?“是不是十一点以后城管下班了就管不了你们了呢?”“不是下班就管不了,而是我们都交了钱的。每个月每个摊向城管交150元呢。”摊主向记者解释。“而且城管说了,十一点以后我们就可以拉到人行道上摆。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有上级城管来查,有人还会给我们通风报信。不过有时候他们也是翻脸不认人。风头紧的时候他们把我们的车没收,即便是收了钱他们也不认账。前段时间城管就要没收车子,有个摊主气愤地把城管打了。” 随后,记者向其他摊主打听,是否确实有某些城管人员向摊主收“保护费”一事。另外一个摊主对记者说。“某些城管人员每个月5日或6日他们会定期来收钱,而且他们收钱也不给我们开票据。有时候还翻脸不认人!”“那这个钱能不交吗?”记者问。“不可能,除非你不想在这摆摊了!”见到记者问这么多问题,摊主的老婆提高了警惕,给他使了眼色,之后他再也不愿意多说什么。

晚上11点,记者再次来到凤凰时点楼下,见到摊贩们全部都涌上人行道上,品种比七点的时候还多,有清补凉摊、有烧烤摊、有炒粉、伊面摊。摊位数量也比之前多了不少,增至十多个。客人也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场面颇为壮观。据了解,这里的摊贩都交了这笔钱,已经交了钱的小贩似乎很满意用钱买“平安”,他们都欢迎城管某些人充当“保护神”给他们提供保护,大多数对外一致默契地不愿提及。(南海网记者暗访组)。

覃某 城管 执法人员

上一篇: 四川山区“蜘蛛人”盗窃团伙在江苏淮安落网

下一篇: 小三短信描述"偷人"细节发原配被诉骚扰判赔10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