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误把油门当刹车撞死7岁女童被刑拘


 发布时间:2021-05-09 00:02:58

郭叔平每天大部分的工作是维持秩序和指路。在检票口认真回答旅客的问题。面对问路的旅客,每天重复着同一个手势。在休息时间,他会去健身房练身体,为抓贼做准备。60岁的郭叔平,是目前北京西站公安段年龄最大的一线民警。带着副团职干部身份转业到西站的他,最终选择了做一名最基层、最普通的一线民警,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在进出站口维护秩序、为旅客答疑解惑,而这一做就是14年。他表示虽然岁月不饶人,但是应该把一天中最有精神的时刻留在岗位上。见到老郭时,他正在西站进站口通道里维护秩序。记者跟随老郭完成了一个上午的执勤,发现老郭就没有闲下来的时候,而实际上他这14年,几乎每天都是这样度过:旅客们接踵而至,一个接一个地向老郭询问不同的问题,他总会露出一脸灿烂的微笑,温和幽默地解答。别看老郭60岁了,为了适应新变化,他还学起了英语。如今,他已可以和外国朋友进行基础交流。碰到迷路的外国旅客,老郭便会用英文与其交流。碰到行动不便的旅客,老郭往往会主动搭把手,而面对违法拉客、扛包、收废票的闲杂人员,他则毫不留情。记者粗略地估算了一下,一个上午下来老郭接待了近200名旅客。

但他告诉记者,这是运营低峰期,人不算多,如果赶上春运,那才是真的不容易。老郭从事公安工作到今年已有14个年头,值守在春运一线也有8年了。而在春运中,更重要的是秩序的维护,要时刻保持高度的精神集中。老郭的同事告诉记者,老郭一直患有高血压,当兵的时候腰部又有重伤,一线执勤一站就是一整天,身体吃不消,回家连躺着都难受。但曾保持百米14秒水平的老郭,还经常奔跑着抓贼。“你看便衣抓一个贼不容易,我们身穿警服的公开岗其实更不容易。我们的工作是在放大镜下执勤”,老郭说,火车站就像一个小社会,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处理不好,甚至是一句话说得不合适都会引来旅客的埋怨,这种压力是常人体会不到的。在执勤中,他们最怕的就是碰到喝醉的旅客,有的人事不省,有的追跑打闹,这些旅客需要民警的耐心安抚,不能吼只能哄。老郭的工作再平凡不过,他的梦想也再简单不过。也是本着这种想法,老郭一直坚持了14年。目前60岁的老郭马上就要正式退休了。老郭说,退休后没有了迎面扑来的大批旅客,身边没有了叽叽喳喳的问询,他可能还真有些不习惯,如果客观允许,他还想作为志愿者,为旅客多服务服务。

希望每位旅客都能快乐、平安地到达。如果客观允许,我还想作为志愿者回来,再多干几年。

昨晚8点,在潜山路与习友路交口,交警部门设卡检查“三大车”,查获一辆最“牛”货车。司机弃车逃跑,交警追了500多米才将其截获。此外,车头位置竟然被人“画”了副临时号牌,令人咋舌。事发时,交警公巡一大队在路口部署了检查点。一辆黄色小货车迎面驶来,民警发现货车未悬挂号牌,当即拦停。司机先是降速将车停靠在检查点前方20米处,当民警靠近时,司机突然推开车门,拔腿就跑。民警沿着潜山路向南追击了500多米,将司机截获。面对民警质问,司机闭口不语。经初步调查,司机未携带驾驶证和身份证,随后被带回交警队。后来,民警对留在现场的小货车进行了检查,发现车头正下位置写有“临皖A×××××”字样。“他竟然用笔画了个临时号牌?太滑稽了!”交警公巡一大队民警说,还是第一次遇到此类情形。由于司机不配合,暂时无法确定车辆信息,具体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昨晚7点开始,全市交警设置了22个稽查点,对渣土车、运料车、水泥搅拌车常见交通违法行为集中整治。

据悉,此次集中行动将持续至年底。截至昨晚10点,交警部门初步统计,查处的违章车中,故意遮挡号牌、放大号牌不清、不贴反光标识或破损等违法行为占大多数。市交警支队相关人士称,交警部门将增加夜间巡逻频次,加强现场监控。此外,交警部门还将考虑在市区各重点路段增加“电子警察”。(贾文荣 刘洋 本报记者 谢华兵/文 高勇/图)。

“救命啊,砍人了!”昨晚9点半,八一路西一巷福柳新都小区里的居民被这突如其来的呼救声吓了一跳。有居民看到 :一名女子和一名男子抱着头从5栋跑出来,一路血流不止……经警方初步调查,这两名伤者是姐弟,行凶者是女子的老公刘某,民警打开房门将躲在房间里的刘某抓获,没想到敢下手伤人的刘某竟然吓得哭喊“妈妈”。昨晚9点40分,记者来到小区北门出入口看到,地面上有两摊未干的血迹,从这里直至5栋3楼事发房间有近100米远的距离,地面上都留有血迹,居民们议论起来心有余 悸。“太狠心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 ?”居民覃阿婆住在附近,她听到喊声以为抓小偷,跑出来时只见受伤的女子和男子双手抱着头,大喊着跑下楼,一路血流不止。两人跑至5栋楼下的车篷,慌张地向看管员要纱布包扎,称被刘某砍伤了。看管员立即拨120,两人才被送医。事发后,刘某没有追出来,而是躲在房里,民警赶到后反复劝说他都不出来。到晚上9点55分,民警强行将房门打开,将正坐在客厅的刘某控制住。记者看到刘某身材不高,穿着红色T恤和花短裤,刚开始他“淡定”地一语不发,但当他被民警摁住带走时突然失控,反复大声哭喊“妈妈”、“我不敢了” 、“我不想再死了”。

接着,刘某很快被民警带走。据知情人士透露,受伤女子姓覃,与刘某是夫妻,受伤男子是她的弟弟,事件疑因夫妻感情不和,当时两人吵架,刘某失控砍了覃,而覃的弟弟上前劝阻,也被刘某砍伤。记者随后在市中医院急诊室看到了覃女士,她正在和家人讲述情况,但她拒绝记者采访 ;覃女士的弟弟一身血迹,躺在病床上不能说话。据医生介绍,姐弟两人头部中刀,弟弟受伤较严重,所幸没有生命危险。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展开调查。(柳州晚报 记者陈跃文)。

洪某 民警 通化县

上一篇: 暑期关闭274家危害青少年的非法网站

下一篇: 陕甘两省探索交界地区治安防控协作机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35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