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伪造2000个毕业证骗1242万 一审被判无期


 发布时间:2021-05-11 10:40:00

51岁的张金汉有着大学文凭,曾当过教师和记者,后自己到北京开了一家教育公司。2008年,张金汉谎称能够办理可供上网查询的毕业证,给他人提供2105个假毕业证,骗取人民币1242万元。收到钱后,张金汉变卖了房屋带着全部身家前往马来西亚,后于2013年在马来西亚被抓获。昨天,张金汉因涉嫌诈骗罪在一中院受审。站在一中院被告人席位上的张金汉(如图)身材不高,头发微白,戴着一副框架眼镜,说话慢悠悠,一板一眼,显得成熟稳重。检方指控张金汉于2008年3、4月间,谎称能够办理可供上网查询的毕业证,先后向覃某提供中央民族大学、江南大学、重庆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的假毕业证书共计2105个,共骗取办证费1242万元。听完公诉人宣读的起诉书,张金汉表示对检方指控的罪行和罪名“全部有异议”。指控一 谎称能办假毕业证 回应:教学30年 有这个能力 张金汉说,其1986年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中石油河南油田工作,先后担任过教师、教育处长等职务。1998年来京后,又曾从事记者、编辑和教学研究工作。1998年,其创编了新一代快速作文法等学习方法,在全国推广,并开办了一家教育科技公司,2000年时月收入约为2万到5万元。

“我从事与教学有关的工作近30年,我有能力帮他们办证”。张金汉说。指控二 骗取办证费1242万元 回应:只赚到120万中介费 在法庭上,张金汉表示,其与覃某是经在老家的朋友——河南某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吴某介绍相识,当时覃某是广州珠江职业技术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覃某希望张金汉帮其2000多名学生办理毕业证书。张金汉说,最初提出每个毕业证7500元,二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确定每个毕业证5900元。2008年3、4月间,覃某通过转账的方式,将共计1242万元的“办证费”打到了张金汉的账户内。张金汉说自己也是托朋友——时任“教育部学生用品总公司办公室副主任”的李某帮忙的。在接了覃某的“业务”后,张金汉找到李某,并分三次将“办证费”以现金的形式给了李某。“大部分钱都给他了,我自己只拿到了120万的中介费。”但当法官询问其同李某间如此大额的现金往来是否有文字凭证时,张金汉表示:“按照之前惯例,都是事情办成之后他再给我写收条,不过每次给他钱之后,我都会在本子上记录。

”但这个本子在一次汽车盗砸案件中被盗了。指控三 转卖房子欲定居国外 回应:出国是为帮忙追账 2008年5月,张金汉将办好的2000余本证书交给了覃某,其中涉及中央民族大学、江南大学、重庆大学以及电子科技大学。而覃某随后发现,张金汉提供的中央民族大学毕业证书编号比当年民大的毕业证书编号多了一位,随即找张金汉询问。张金汉表示,曾就此事找到李某给予解决,几次交涉之后,李某以去马来西亚出差为借口失去了联系。“我多年从事教育和新闻工作,性格上比较轴,我觉得这件事必须给解决好,所以我就出国找李某去了。”尽管张金汉自称出国是为了追账,但在案的证据显示,2008年4月,覃某将最后一笔办证费交给张金汉后,张金汉于5月份就办理了出境证件,随后多次前往马来西亚,并于同年8月再次前往马来西亚后便没有回来。而在此期间,张金汉将其名下的一套以180余万元购买的房屋,以150万元的价格匆匆贱卖。对于贱卖房屋,张金汉的解释是为了投资一个项目,着急用钱。检方建议以诈骗罪追究张金汉的刑事责任,由于张金汉的诈骗金额特别巨大,法定刑应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无期徒刑。

晨报记者 何欣 通讯员 李佳/摄。

在法庭上,张金汉称自己从事教育工作近30年,有能力帮学生办大学毕业证 摄/法制晚报记者 王巍 号称从事近30年教育工作,创办的快速作文法在全国推广,自称能办上网查验真伪的大学毕业证,在为2000人办证并收取1242余万元费用后,学生发觉毕业证书网上无法查询,记者今天获悉,一中院以诈骗罪判处张金汉无期徒刑。指控 花6000元买文凭 2105人被骗1242余万 检方指控,2008年3、4月间,张金汉谎称能够办理可上网查询真伪的大学毕业证,先后向覃某提供中央民族大学、江南大学、重庆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的假毕业证共计2105个,骗取办证费1242余万元。负责本案一分检公诉人介绍,张金汉一人承揽了两千多张假毕业证的“生意”,转而委托他人办理假证。办证的2000多名学生都不是大学在校生,这些学生急需毕业证书,所以愿意花费近6000元来购买所谓网上可查的文凭。

这些山寨毕业证书根本无法联网查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导致张金汉的行为最终败露。事发后,张金汉随身携带和转账近300余万前往马来西亚,此后在当地被抓获归案。公诉人说,对于学校毕业证书被仿冒,目前民族大学等涉案学校对此并不知情。供述 委托他人办证 自己仅挣120万元 据张金汉说,他1986年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中石油河南油田工作,先后担任过教师、记者,后来开了一家科技公司,并于1998年创编了新一代快速作文法在全国推广,2000年时他每月有2万到5万元的收入。在法庭上,张金汉称自己从事与教学有关的工作近30年,有能力帮学生办大学毕业证。张金汉称,2007年,河南省安阳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武某找他,说覃某有一批学生需要办理成人教育或网络教育的本科毕业证。张金汉说,他找到在第三次教育工作会议上认识的自称是教育部直属学生用品总公司的办公室主任李振东帮忙。

李振东答复可以办理中央民族大学、江南大学、重庆大学、电子科技大学的毕业证。张金汉此后与覃某协商,每名学生收费6000元,给李振东5400元,张金汉得600元。此后张金汉通知覃某汇款1200余万元。他自己赚了120万元,把1100万元现金分三次交给李振东,他没要收据,也没签协议。此后,李振东把2105本毕业证分多次交给他。张金汉说,他不清楚李振东如何办的毕业证,但肯定不符合正常程序。后来,他从覃某处得知,这些毕业证无法上网查询。李振东答复,教育部规定每年的毕业生需要统一上网注册。覃某提出中央民族大学毕业证的编号是19位,与该校以前毕业证上18位的编号不一致,要求把编号改为18位,李振东也答应了。张金汉说,因为覃某一直催促,他就找李振东,但后来李振东找不着了。他意识到毕业证可能是伪造的,就办理了马来西亚第二家园计划,并把自己的房产低价出售,将车辆托付他人保管,潜逃至马来西亚。

张金汉在法庭上多次强调,自己从事教育工作多年,在马来西亚被抓的第三天,自己在看守所想不开,用牙咬了手腕,目前手腕上还残留着伤痕。查证 教育部无李振东 证人未听说其人 公诉人指出,张金汉所说的李振东在案发后不知所踪,目前不能查证是否有这个人,张金汉虽然表示将1200余万转给了李振东,但双方并没有任何收据和协议。在法庭上,据委托张金汉办证的覃某作证,他从未听说过李振东,每次汇款也是打到张金汉的卡上。覃某表示,办证学生大多来自其在中国地质大学成教学院任院长时的一些合作办学单位,主要是广州珠江职业技术学院和中国交通教育研究会南方培训中心。案发后,教育部人事司出具的证明证实:李振东(含谐音)不是教育部机关在职工作人员。此外,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出具的办案说明证明:侦查人员与教育部进行了联系,对方称教育部没有张金汉所称的直属的学生用品总公司。

判决 未如实供述认罪 一审判无期徒刑 法院审理认为,张金汉提出其委托李振东帮助办理毕业证书,且将收取的绝大部分钱款给予李振东的辩解,不仅缺乏在案证据证实,且与侦查机关调取的相关证据矛盾,教育部出具的证明证实,教育部机关并无姓名为李振东的在职人员,亦无学生用品总公司的直属机构。张金汉亦无法提供相应证据佐证其辩解,法院对此不予采纳。法院认为,张金汉在案发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明知学生必须经过报名入学、按期上课,并通过相关考试方可取得毕业证书的情况下,向覃某谎称可以办理毕业证书,并承诺可将毕业证上网注册以供查询,诱使覃某向其支付巨额钱款,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因张金汉始终谎称已将绝大部分钱款给予李振东,李振东提供了伪造的毕业证,故不能认定张金汉具有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等从轻处罚情节。

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文/记者 王巍。

张金汉 李振东 毕业证

上一篇: 芮成钢等被查入选2014年新闻法治十大影响力事件

下一篇: 以“神医消灾”骗得100余万 22人诈骗团伙落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