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茂波:吸引更多企业把境外投资及业务总部放在香港


 发布时间:2020-10-19 18:42:24

与之相关的基金、金融机构遍地开花。中国在2014年底成立了“丝路基金”,首期募资100亿美元;2015年又牵头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包括57个成员国,初始资本1000亿美元。地方层面亦纷纷筹划专门基金。今年年初,广东省政府牵头,设立了首期规模达200亿元(人民币,下同)的广东丝路基金;福建省政府联合中国建设银行,设立总规模为1000亿元的“21世纪海上丝路”产业基金;河南省首只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资基金于近日正式设立,基金总规模将达1000亿元。但在中国海洋战略产业投资基金(下称“海洋战略投资基金”)董事长金琨看来,上述“国字头”基金和地方基金依然无法满足“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对资金的巨大需求。他进一步解释,“一带一路”建设政策框架可影响65个国家,预测产生21万亿美元经济效应,是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之下的新引擎。22日,在中国海洋战略论坛指导下的海洋战略投资基金在香港成立。该基金由香港本土企业金禾资本倡议发起,并得到迪拜Elyseum(伊利泽姆)资本公司等金融机构和企业的积极响应而组建起来。

据悉,海洋战略投资基金首批将募集300亿元,所有资金将于2017年中到位。中国海洋战略论坛理事长李雨表示,该基金响应了“一带一路”建设,尤其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对金融和资金的迫切需求。基金的成立将在中国企业“走出去”,人民币国际化和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发挥其独特作用。谓其独特,一是资金来源。金琨指出,上述基金将以香港和迪拜两地为先期业务基点,在吸纳以香港为业务中心的国际金融资本和中国内地新兴资本的同时,以迪拜为中心,积极引入中东具有深厚资本积累和国际成本更低的“伊斯兰金融”等资本。曾在中东最大银行阿联酋国民银行担任首席执行官六年,现任伊利泽姆资本公司主席的瑞克·普钠表示,香港和迪拜在参与“一带一路”的问题上“高度协同”,都能做到高度开放,汇集巨额资金并有效投资到非洲、中东等地的大型项目上。二是运作优势。金琨认为,上述基金充分利用香港自身完善的法律体系、丰富的跨境投资经验、高素质的国际金融从业人员、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等优势,在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同时,不断发展壮大香港本身。

三是业务模式。金琨表示,除了一般的私募股权基金投资之外,该基金将成立服务“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产业投资基金”和“人民币离岸投资基金”,按照沿岸国家及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需求进行投资。“我们不能为了投资而投资。”金琨认为,选择投资项目必须符合其投资原则,在回报率上能够达到其要求,在资本组合上,必须体现专业素养,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熟悉国际资本市场规则,减少盲目投资。(完)。

前三季GDP优于过去十年平均水平;港股迎来了波澜壮阔的大牛市,恒指全年增36%,领跑全球;创科逐渐引领新经济发展,创新创业氛围渐浓。2018年香港经济发展又将迎来哪些“风口”? 曾任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的梁锦松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正是赶上了“风口”,自己这些年才能快速成长,无论个人还是城市发展,都要善于把握“风口”。展望2018年,现任南丰集团董事长的梁锦松认为,香港经济发展的机会仍在“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在这三个“风口”下,他看好香港的医疗前景,认为未来香港医疗科技领域将出现世界级的独角兽企业。“如果香港要真正从这三个非常强的‘风口’飞起来,还需要有改变突破的决心;年轻人要勇于开拓眼界,搭乘国家发展的快车;特区政府需要引导构建良好的经济、科技生态系统,为年轻人创造更多机遇。”梁锦松告诉记者。“一带一路”:香港迎来融资和风险管理的巨大机遇 梁锦松介绍,“一带一路”沿线地区GDP总量为20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30%,经济潜力巨大。“一带一路”有大量融资和风险管理需求。而香港有世界级的法律、仲裁、会计、审计、航运、物流、销售、营销和品牌管理人才;有咨询服务、项目管理和基建管理的优势,在“一带一路”金融服务方面大有可为。

2017年,香港“一带一路”债券融资迈出新步伐,国家财政部在香港成功发行20亿美元主权债,国家开发银行在香港首次以私募方式成功发行3.5亿美元 “一带一路”专项债,这些债券融资项目有助于推动“一带一路”项目赴港融资。梁锦松指出,目前香港资本对“一带一路”投资最大的阻力是其沿线国家政治、战争、暴动等风险。香港金融以商业金融为主,投资回报期短;从历史角度看,香港长期以来贸易伙伴和文化交往以欧美为主,对“一带一路”国家了解较少。香港金融界全面参与“一带一路”还有一个学习和了解的过程。“‘一带一路’不能三分钟热度,需要用长远的历史观来看,持之以恒。”梁锦松说。梁锦松表示,香港应该从各方面加大对“一带一路”的了解和认识,特区政府需加强引导,进行投融资风险合作,金融机构应多探索尝试融资服务,学校也要加强对“一带一路”相关法律和文化的教育。粤港澳大湾区:香港尤其适合发展生命科技和医疗养老 梁锦松指出,相比大湾区其他城市,香港尤其适合发展生命科技产业,可成为医疗保健服务行业的前沿地带。香港的高校有很多杰出的世界级医学和生命科学教授。香港和大湾区其他城市合作能够创造一个完备的生命科技创新生态系统,能创造出世界级的生命科技独角兽企业。

据了解,香港科学园建立了一个生物医药群组,促进先进医疗器材、再生医药及中药技术等发展,已有91家从事生物医药领域的公司,群聚效应开始形成。2017年,香港资本市场进行了20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上市改革,《主板规则》的新增章节允许尚未盈利、无收入的生物科技发行人以及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兴及创新产业发行人,在作出额外披露及制定保障措施后在主板上市。市场人士认为此举有利于吸引全球生物科技公司来港上市。“我们现在投资比较多的是生物科技和医疗养老,除了政府引导,香港还应该组织行业专家组来提供方案。找出痛点,想办法解决。此外,香港还可以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和IT教育。”梁锦松指出。人民币国际化: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应推更多人民币计价产品 梁锦松指出,人民币国际化改善了全球金融秩序,使发展中国家能够更好地维护自身金融安全。人民币国际化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积累的人民币资产也开创了新局面。“人民币国际化带给香港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梁锦松表示。梁锦松指出,香港作为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关键是要和在岸人民币有效连接起来,高效互动。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背景下,香港在外汇和利率的风险管理、离岸人民币投资产品及资产管理、人民币衍生品等方面将迎来新机遇。

香港 一带 企业

上一篇: 香港中秋赏灯乐 维园鱼灯或入世界纪录

下一篇: 陈鉴林:香港愿当祖国金融开放的“试验田”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1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