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还赌债自导自演与儿子被绑架勒索前夫(图)


 发布时间:2020-11-29 18:14:03

香港一名14岁少年将写满个人资料的口供纸摆上网任看,揭露少年不顾父母担心,除夕夜大玩失踪与好友倒数的荒诞事,慈父恐儿子再次失踪到学校接送放学,岂料逆子出手打父作回敬,还指父亲挑衅在先,惹来大批网民抨击,难为慈父事后在家苦等儿子归来,还为儿子辩护。网上炫耀打父的少年姓游(14岁),2004年来港,父母离异,现随已退休的父亲同住屯门富泰邨,在区内一所中学就读。据知,游于除夕当天借词探访母亲,却与好友外出倒数,神秘失踪逾24小时,音讯全无,其父于是报警。后来,父亲得知儿子现身到母亲家,故3日到学校接儿子放学,同往警署销案,但始终不肯回家。4日午,游父恐儿子又在外流连,再到学校接爱儿回家却被拒,更遭儿子出手袭击,惊动学校社工走出协助调停,护送游子到母亲家。不过,有人事后未为事件感悔意,还在网页自爆打父和失踪,向同辈炫耀,又把失踪案口供纸放上网任睇,引来大批网友狂轰少年“不孝”、“无家教”,又指其外泄个人资料,“起底都不用”。

记者4日晚根据地址找到事主的61岁父亲,原来少年尚未回家,游父正静盼爱儿归来。他坦言不知儿子在网上自揭打父,但他还处处为儿子着想,辩称只是两父子纠缠,并无被打。游父称,因担心儿子学坏,常向儿子唠叨惹不悦,故儿子较爱与母相处,但他只是不欲爱儿行差踏错,“宁愿他做社会的螺丝钉,都不想他做害虫!”他希望儿子回来与他好好聊。香港家庭及事业发展服务训练总监司徒汉明认为,事件反映时下青少年的价值观出现偏差,不再重视孝义及尊敬长辈,还以为出手打父是威水事,在网上自爆向朋辈炫耀,毫无羞耻之心,明显传统价值观完全被扭曲,实为危险讯号。他又称,少年把口供纸放上网,公开住址数据,亦凸显其私隐度及自我保护意识不足,做事不顾后果,没想到可能会影响家人。

香港一名中年单亲妈妈3年前纵容其就读小学的11岁儿子旷课322天,被香港教育局发出入学令,但她拒绝合作,更独留儿子在家或任由他在球场流连。该名母亲上个月承认一项不遵守入学令及4项疏忽照顾儿童罪,10月16日早晨在屯门裁判法院被判处14天监禁,缓刑两年,并罚款1000港元。署理主任裁判官徐绮薇判刑时表示,明白涉案54岁的被告面对丈夫离世的困境,但她作为母亲,有责任确保孩子接受教育。被告的两份报告指,申领综援维生的被告已改善其管教技巧,其儿子现由保护儿童组织托管。报告亦指,被告不适宜接受感化令及社会服务令,建议法庭以缓刑方式判处短期监禁。控方案情指,被告的丈夫于4年前离世,现为单亲妈妈。她在2015至2016学年的396个上课日中,任由儿子旷课多达322天。香港教育局曾于2017年11月向被告发出入学令,但她拒绝合作,直至今年2月年被捕,儿子才得以重返校园。

被告表示曾尝试让儿子回校上课,但他拒绝,只好放弃。至于被告面对的4项对所看管儿童忽略控罪则指,被告于2017年9月1日和19日、2018年1月23日及2月6日,让儿子独留在家或流连在住所外的球场,令他受到忽略或不必要的苦楚。有跟进被告儿子个案的小学社工表示,男童曾于去年初自残,社工进行家访时,亦发现被告多次将儿子独留家中。

香港狠心母亏空公款5万多元(港币,下同),被控盗窃罪后弃保潜逃,将七岁儿子弃诸不顾,七年后回港时被捕,昨(15日)在九龙城裁判法院承认盗窃及对所看管儿童或少年虐待或忽略共二罪,还柙至本月29日候索取背景、心理医生及精神科医生报告判刑。案情指,被告唐红云(43岁)在物流公司负责会计工作,2007年6月因经常旷工被辞退。老板核数发现账目有问题,3名顾客疑未付邮寄货物的费用,经银行确认得知他们共付5.2506万元予被告,但被告未将款交公司,遂报警求助。被告在警诫下承认有关盗窃罪,同年12月26日弃保潜逃,被下令通缉。同年12月17日被告的七岁儿子没有穿校服上学,遭社工揭发被告自12月15日已未回家。

由15至20日期间,他只靠家中的饼干及邻居的饭菜过活。今年4月12日,被告由港澳码头回港时被捕。被告的儿子获颁照顾保护令,现居保良局辖下中心。

曾将檐篷倒塌意外的赔偿额与小业主摊分的香港仔添喜大厦大业主叶氏家族,爆发母子争楼诉讼。创立家业的叶海波遗孀胡少芬,11日入禀控告儿子叶伟基,指对方曾答应照顾她及同住,她遂交予2000万元购入浅水湾相邻单位居住。但胡后来发现儿子并未按嘱托,将购入物业归入她名下,又没有兑现照顾母亲的承诺,故兴讼要求索回2000万元或取回该单位。叶氏家族在香港仔一带拥有不少物业,现年76岁的原诉人胡少芬在入禀状透露,自己育有一子一女,包括长子即本案答辩人叶伟基(51岁)及幼女叶玉枝。原诉人指自己本与女儿住在浅水湾丽景园,前年7月其女儿从丽景园移居他处,叶伟基即表示愿意照顾年老的母亲,并答应举家搬往丽景园与母同住。

原诉人续称,叶伟基不久告诉她,指丽景园一个与她住处相邻的单位以2000万元放盘,胡遂打算购入单位,并询问儿子是否愿意入住与她为邻,获得儿子首肯。原诉人即将2000万元交给儿子,指示他购入该单位,并要求自己作为单位的唯一业主。直至去年4月,原诉人发现儿子以2280万元购入单位,但单位却以叶伟基的名字登记。儿子不单从无搬入该单位,更将单位放盘出售。原诉人指儿子的行径属欺骗及不诚实,要求索回2000万元,或由法庭颁令该单位属她拥有。记者11日造访原诉人位于浅水湾丽景园的寓所,一名老妇应门,但她自称并非胡少芬,又声称胡少芬外出未归。

胡少芬于50年代嫁给经营猪肉档的叶海波,两人合力将生意发扬光大,香港仔以至黄竹坑一带的餐馆都向他们取货,赢得口碑和赚得第一桶金。两人于50年代末期开始在香港仔收购旧楼重建,包括将香港仔大道的旧楼重建成海波大楼,又与友人合资兴建添喜大厦。叶海波于90年代去世,现由子女叶伟基及叶玉枝负责打理各物业。

李某 司警 儿子

上一篇: 香港巴士侧翻19死60余伤 港府拟委派法官独立调查

下一篇: 香港警方误拘智障男子 家属接受道歉坚持投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9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