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女约网友偷尝禁果 写情欲日记自爆性经历


 发布时间:2021-01-26 16:18:52

曾获香港教育局嘉许兼一度被校内学生投票选为“最佳教师”的中学男教师,涉在校庆开放日对15岁女学生上下其手,一边非礼一边手淫,7日被裁定2项非礼及1项对16岁以下儿童作出猥亵行为罪表证成立。已婚的被告司徒鹏(37岁)自1995年起任职教师,在案发中学执教鞭逾13年,事件报警后已离职。辩方呈上被告多份来自香港学界体育协会、教育局、学校学生会、家长教师会的嘉许状。被告称去年11月27日,他的一名姓梁学生向他提及“西环公厕”的传闻,指自己曾饮酒后与本案事主X在西环公厕发生性关系。被告闻言指“好震惊、好丑陋”,也感到很愤怒,并实时教训梁。其后,被告与X在学校3楼走廊谈天,有传言指她操行不佳、随便,但X称只有一个男友及一个性伴。被告因话题敏感及不想被见到他责骂X,遂提议去别处继续。当他们到达1楼后楼梯,被告指摘事主“(性生活)太随便”,被告生气指梁已将事件和盘托出,X当时表现错愕及愤怒,更两度“爆粗”,被告更指会将事件告知其男友及另一名教师,二人最终不欢而散。

但控方质问被告得悉X的行为问题,为何没转介社工,被告解释担心影响学生对他的信任。裁判官质疑被告作为教师,与15岁的女生到僻静处谈论性话题,难道不感奇怪,被告表示认同,但称当时没这样想。聆讯今续。

香港一名曾与13岁女童发生性行为被判入狱的地盘工,出狱不久,即指16岁少女体内有鬼魂,讹称与其性交20次可驱走。地盘工10日承认1项以虚假借口企图促致一名女子作非法性行为罪。港裁判官指,31岁被告梁益程,利用事主迷信的心态满足一己私欲,行为可耻,判入狱9个月。案情指,2007年3月8日晚10时半,当时读初一的16岁少女,透过一名朋友在马鞍山的公共休憩处认识梁。翌晚11时许,少女与友人在甜品店再与梁相遇。女生因为赶不到尾班巴士回家,由梁陪伴。期间,梁指有四只鬼魂跟着她,只要少女当其女友9年,没有与其它男性约会,鬼魂便会自动消失。凌晨2时半,梁又向少女表示,若与他于数日内性交20次,便能驱走鬼魂。少女闻言非常惊慌,其后因疲倦而睡在乒乓球桌上。至翌早7时,少女睡醒,期间梁并没有触碰其身体。事后,少女友人告知学校社工揭发事件。梁于去年12月17日回港时被捕。

少女模特掀起狂热的香港书展28日以破历届人流纪录的佳绩划上句号,紧接于31日开幕的香港动漫节,又成少女模特新“秀场”,已有少女模特报名参加动漫节的比赛。主办单位直言,少女模特是增加欢乐的元素,料动漫节可破去年60万入场人次的纪录。同时,动漫节的炒风已经吹起,有少年为抢购限量首办模型作炒卖,早于本周初到场外排队。至于近日禁毒问题闹得热哄哄,有参展商与大学生研发一套禁毒游戏,供市民在场内试玩,借此宣扬禁毒讯息。一连5天的第11届香港动漫电玩节将于本周五开幕,大会主题为“创意激泉”,共有103间参展商参加,展出摊位达427个。大会今年继续举办“Image Girl大赛”,由9名衣着性感的美少女争夺后冠,当中更包括广为市民熟悉的少女模特Lavina。

对于少女模特由书展蔓延至动漫节,动漫节行政总裁梁中本表示,香港是自由地方,可容许以不同方法推广产品,因此不反对少女模特进场,更认为少女模特是增加欢乐的元素。他称,动漫节过去一直有推广女郎在场内,却从未引起混乱。他不担心金融海啸及甲型流感疫情影响人流,料本届动漫节入场人次较去年60万为高。参展商越一数码娱乐集团总裁朱仲豪指出,每年5月及6月均是网络游戏的低潮期,但今年甲型流感影响下,学生提早放暑假,反令6月营业额较去年同期急增3倍,期望动漫电玩节销情有10%增长。他称,越一特别铸造一只真金版迪格斯,送给排头位市民,在会场内也推出8个《小斗士冒险》人物迪格斯特别版首办模型,各售800元;限量250个的普通版则各售500元。

大会为识别场外排头位人士,在开幕当日将向前300名排队人士派发标记卡,方便入场换购限量版货品。28日场外已出现排队人潮,排头位是今年升中五的陈同学,他为购得越一的特别版首办模型,早于本周日已到场外排队,他表示对获得真金版迪格斯感到高兴。至于另一位在本周一开始排队的陈同学,为抢购特别版首办模型作炒卖而一早排队,他料可把原价500元的模型炒高200至300元。本届动漫节参展商微软Xbox与大学研发禁毒电子游戏,给入场人士试玩。微软娱乐及设备事业部高级市场经理周瑞娜称,期望日后把禁毒游戏发展为网上游戏,并预料本届动漫节的生意有5至10%增长。

在网络世界,有人成立“起底组”或发起“人肉搜寻”活动,公开个别“不受欢迎人物”的个人资料。香港一名少女与男友分手后,在网上公开二人的短信内容,甚至公开其校名,声称要打倒“贱男”,结果遭网民谩骂,甚至被公开个人资料及相片。有曾被网民“起底”的当事人表示,事件令其蒙受困扰,因资料被公开而遭受电话滋扰,甚至想过要自寻短见。有心理学家指出,网民不认同某人的行为,故公开其资料,但可能会引起严重后果。一名陆姓少女因早前与男友分手,在网上公开双方短信内容及男方就读的学校名称,甚至在社交网站成立群组声讨,由于在字里行间挑衅某网上讨论区网友,结果引起网民不满。该少女的姓名、博客、相片及社交网站资料随即被公开,有网民3日更在讨论区发动声讨该少女的活动。陆姓少女在社交网站中回应指,不认为自己有错,故不会道歉,更称:“最多一死以谢天下。”其友人即留言,希望她到讨论区认错,息事宁人。同样曾被网民“起底”的徐宇轩,因网民上月在讨论区转载一篇博客,指他将已怀孕的女友推下楼梯,结果被网民群起声讨,并被公开个人资料。

徐宇轩指出,曾于数分钟内收到数十个滋扰电话,更被人以脏话辱骂,虽然已澄清事件与他无关,但仍不断被公开资料,“以后自己会小心谨慎保护个人资料。” 临床心理学家黄蔚澄指出,网民透过“网上起底”或“人肉搜寻”,目的是集合大众力量声讨某个目标人物,但网民可能会轻视其后果,“最初可能是想捉弄某人,若事件一发不可收拾,最终演变成群众的谩骂。”国外更有“网上欺凌”个案,最终令目标人物走上绝路。

被告 少女 性经历

上一篇: 法学专家: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准确解释了基本法的应有之义

下一篇: 香江漫话:鸭寮街走出一代代香港电子产业领军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