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校园谈“梦想” 林丹:想提高羽毛球国际地位


 发布时间:2021-03-05 12:44:08

香港特区的女士们能撑起半边天,相信已毋庸置疑,可是她们在追寻梦想之时,又是否容易达到目标?有商场进行“香港女性追寻梦想”调查发现,近60%受访香港女士认为她们要寻梦并不容易;又指如果要达成梦想,资金及家人与朋友的支持是必须具备的条件。屯门市广场早前在港九新界多区,成功访问873位香港女士,了解她们对追寻梦想的看法。香港妇女中心协会总干事廖佩珊分析调查结果时指出,有62.4%受访女士认为“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在香港仍普遍存在,可见香港的传统性别角色定型值得关注。她认为在这种思想下,主流社会对两性存有不同期望,这亦正解释了为何会有57.3%受访者,觉得香港女士要追寻梦想并不容易。爱情放首位 追梦最讲钱 她表示,很多女士仍将爱情放在首位,而不少人亦把婚姻及生儿育女放在重要位置,可见很多女性仍以家庭及爱情为上,以致未必会全力追求事业上的梦想。

调查亦显示,8成多女士认为,达到梦想的三大必须条件,分别为“资金”(86.9%)、“家人/朋友的支持”(81.9%)以及“坚持及恒心”(80.4%)。廖佩珊认为,从此项数据可看出,女士们除需要实际的支持即资金外,身边人是否支持亦非常重要,因此她呼吁任何人包括女性自身,也不要让女性成为“标签”,为自己设置关卡。调查亦发现,十大梦想成真的女性典范多是名媛和名人,如徐子淇、希拉里等,也有运动员包括单车的李慧诗和桌球的吴安仪。吴安仪出席同一活动时表示,自小对梦想并无特别方向,但自从认识桌球后,令她找到人生目标,让她内在的潜力苏醒,再迎难而上,直至达成自己梦想。

年轻成名的中国球手谌龙21日在香港羽毛球公开赛首战取胜后,豪言要在这个赛站冲击世界羽坛“一哥”李宗伟。“李宗伟确实是当今世界一流顶尖的选手之一,但他没林丹那么好。”以21比10和21比13大胜印尼选手安德烈?库尔尼亚万(Andre Kurniawan TEDJONO)后,谌龙在混合区接受采访时说,除了林丹,李宗伟虽然亦比自己技高一筹,但自己还是有信心能够冲击李宗伟,夺得此赛站的冠军。在缺少林丹和李宗伟等强手下,年仅23岁的谌龙在上周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勇夺男单冠军,其超级赛冠军榜排名仅次于李宗伟和林丹之后。来到香港站,虽然林丹依然缺席,但马来西亚的李宗伟在婚后迅速投入比赛,并在首战以两局同样比分21比15轻取对手。谌龙当日是紧接着李宗伟出场比赛,在李宗伟比赛的时候,他则在后台做准备,因此没有观看李宗伟比赛。

一身红色战衣的谌龙上场便显得杀气腾腾,在毫没威胁下轻松取胜。“感觉还行,也不是最佳状态。”尽管大胜对手,但谌龙认为自己仍未发挥最好表现。谌龙和李宗伟在首战同样晋级,他们分别处于晋级路线的上半边和下半边,在决赛才能相遇。而在挑战李宗伟之前,谌龙身处的下半区还有队友陈金这个强而有力的对手。(完)。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这是本届奥运会的宣传口号,这个美丽的口号寄托着人类期望世界大同的理想主义情怀,以体育弥合冲突的奥林匹克追求。可现实远非如此。真实的世界是一个被贫富差距、发展鸿沟、文化差异等因素撕裂的不同世界,梦想也各有不同。同床还异梦呢,何况这么大的世界。不说其他,许多奥运项目上就深烙着诸如阶层、贫富、性别、族裔、肤色等差异的印记。中国举重队此次创纪录地夺得了7枚金牌(如果不是名额限制会拿更多),确立了世界举坛的霸主地位,美丽、大方、帅气的姑娘小伙们赢得了世界的掌声。可从媒体报道中能够发现,这些举重冠军大多出自贫穷家庭。比如龙清泉,来自湘西一个土家族小村落,小时曾靠捡矿泉水瓶赚钱,举重时靠着别人资助生活费。比如广州番禺农村的陈燮霞,9岁被体校选中时,为省2块钱路费其父骑20公里单车把女儿送到体校,又瞒着家人借钱供女儿训练。因为举重很累很辛苦,很难获得商业赞助,职业前途又很狭窄(惟有夺冠才有出头之日),所以很少有富家孩子愿意练举重。而举重技能对运动场所、器材、设施等物质资源的要求不高,所以许多穷孩子选择了以举重为业,把举重当作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而富人更愿意参加高尔夫球、网球、赛车、滑雪、航海、赛艇、马术之类能在大把烧钱中炫耀身份的体育运动,他们更多只是把运动当作一种业余消遣和休闲放松,不会当作职业。

这几乎是一种普遍现象。科克利教授介绍了美国拳击中的阶层区隔。著名的拳击运动推动者邓迪说,任何拥有良好职业的人,都不可能为了挣一个美元而使自己的身体受到损伤。他的意思是,中上层的男子没有理由需要通过参与像拳击这样的运动、使自己的身体受到损伤来获得成功,这就是为何拳击选手往往来自最低收入阶层的原因。当法国社会学家瓦匡特问一位拳击手,他希望自己的生活有何改变时,他说:我希望我的出身能高贵一些,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在瓦匡特的访谈中,80%的拳击手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拳击手:不,没有拳击手希望他们的儿子去练拳击,那太苦了,实在是太苦了。对贫民窟里的非洲裔美国人来说,参与拳击是提高其社会地位的最好途径之一,尽管在职业拳击中没有几个黑人拳击手能过上舒服的日子。而且,因为发展机会的不平等,年轻的非洲裔美国人更愿意选择成为职业运动员,选择那些能作为一项终身职业的运动;而白人男性倾向于发展其他职业目标,去上父母上过的常青藤大学,仅仅将运动当作业余爱好,他们拥有的资源让他们玩得起。奥运项目上不仅存在阶层差异,还有性别差异。同是足球,男足和女足完全不一样,就拿滥到不能再滥的中国男足来讲,女足姑娘比他们强多了,可女足姑娘的工资尚不够男足洗脚。

因为男足比赛更有竞争性、对抗性和观赏性,更能体现速度和力量,更能获得政府投入和商业赞助,所以男人运动一般都比女人运动富。而且在教练、训练、管理、体育医学、市场运作和经营方面,男人比女人有更多的就业机会。还存在国家的差异。在富裕国家,运动员有着非常好的训练条件和很昂贵的运动设备,而发展中国家则不一样。比如阿富汗运动员的训练场地就非常简陋,参加田径项目的两名选手,只能在自己家所在的那个山头找块平地进行“热身”。两位伊拉克的赛艇运动员连比赛服都没有,穿着自己的旧衣服在比赛;美丽的女运动员脚上穿的是一双自己在旧货市场上淘回来的跑鞋——这个场景感动了无数中国网友。穷运动,富运动,真实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可正因为世界如此不同,处处深烙着贫富差距印迹,所以奥林匹克“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理想追求才那样的动人。我们来自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梦想,但今天站在同一个赛场上,我们就身处同一个世界追逐同一个梦想——追求参与快乐,追求更快更高,追求单纯的运动愉悦。(曹林)。

林丹 羽毛球 梦想

上一篇: 驻澳门19国总领事访问广东梅州 共植友好林

下一篇: 香港年底前拟移除行山径全部垃圾桶 鼓励带回市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6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