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谈股市沪港通感谢中央挺港 港府研究落实


 发布时间:2021-03-06 04:32:02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今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英国外交部发表第36份《香港问题半年报告》答问时称,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有记者问:26日,英国外交部发表第36份《香港问题半年报告》。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洪磊表示,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的实践取得巨大成就,举世公认。中国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坚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进民主发展,坚定不移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洪磊称,同时,我要再次强调,1997年7月1日,中国中央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香港成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英方对香港的所谓“责任”是不存在的。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

香港政改方案出炉已有2周,社会各界对于通过方案实现普选的愿望日益迫切。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日前发表文章《以制度自信推进有香港特色的普选》后,香港媒体对此高度关注,认为文章反映了中央对普选问题的思路,也显示了中央对落实香港普选的信心,因此香港社会各界应该树立信心,不仅应该坚信这是香港历史上最民主的制度,而且应该满怀信心推动落实这个现阶段最切实可行的好制度。张晓明在文章中提出香港行政长官普选制度具有合宪、民主、正当、稳健四大优点,完全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并强调香港社会各界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树立自信,推进有香港特色的普选。《大公报》评论认为,合宪、民主、正当、稳健这“四大角度”是中央对2017行政长官普选作出予以落实决定的关键。

首先,如果特区普选根本不合宪以至违宪,中央不可能同意,更不可能予以落实和推动;其次,中央认同特区普选必须体现“普及而平等”的民主内涵,用张晓明的话说,就是“提名委会员具有把关功能,但决定选举结果的是五百万选民”;而正当性就体现在张晓明说的“特首必须爱国乃天经地义,防范与中央对抗的人担任享有高度自治权的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实有必要”;最后,还必须强调稳健性,以避免一步登天式的极端民主带来社会和政治风险。因此,必须看到,2017行政长官普选,是中央领导下在全国范围内一项意义非常重大和深远的政治和政制民主化工程,港人应该为中央的信任和有这样一个历史机遇而感到自豪和高兴。《文汇报》社评表示,从基本法起草开始,香港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争论已经持续了30多年的时间,但这些争论,往往沦为支离破碎的争拗,特别是反对派对行政长官普选制度的恶意攻击,更是荒谬浅薄的口号式污蔑。

“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张晓明文章传递权威信息,澄清了反对派在行政长官普选问题散布的迷雾尘埃,有助香港社会各界人士树立行政长官普选的制度自信,理直气壮维护这一制度,为促成普选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环境。《星岛日报》文章指出,张晓明主任擅长法律条文,以严密的论述与法律依归,论证此前出炉的方案已是最好的方案,文章有释疑作用。如果政改方案不通过,行政长官选举依然会按照目前机制运作,真正会输的,只是反对派和香港社会。《香港商报》评论文章认为,张晓明的文章有针对性地回应了反对派对“中央可能接受反对派的政改的要求”的妄想,告诉反对派中央政府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问题上,根本不会作出任何让步,他们应该放弃幻想,接受普选方案,否则就会被选民所抛弃。

港府正就政改方案咨询公众,《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1日接受访问时,高度肯定中央对香港落实普选的诚意。梁爱诗指出,中央政府把普选的目标作为对香港长期方针政策的一个承诺,如果中央对普选没有诚意,又何必让它写进《基本法》呢?选举产生的立法会,是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有信心的表现。她表示,中央信任香港人能治好香港,相信香港会发展一个适合香港情况的民主制度,所以有普选这个目标。1984年12月,中英两国就香港问题达成协议,公布了中英联合声明。梁爱诗指出,“声明”没有就立法会的组成作出任何规定,只提到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任命。“声明”又把国家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的具体说明放在附件一里,而附件一第一条第三段除重申“声明”的第12条外,还有这么一句,即:“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由选举产生”。因此,行政长官和立法机关由普选产生,都不是英国政府通过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的承诺,而是由于《基本法》的诞生。梁爱诗又表示,《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给予人大常委会在香港政制发展一个角色,即是在2007年以后,如果两个产生办法需要修改,它必须得到人大常委会的批准或备案。

备案便带有审查的意义,如果修改方案违背中央对特区按《基本法》所载的长期方针政策的话,人大常委会便不会备案。特区政府有责任就政制发展问题与中央沟通,否则如果在备案时遭人大常委会反对,便会引发宪制危机,影响社会稳定。至于社会对最终普选模式的争议,部分立法会议员不肯讨论2012年的选举办法,一定要否决港府提出的方案。梁爱诗说,《基本法》第45条和第68条意识到普选不是马上可以达到的事,而是大众的期望,这个期望要经过努力去落实,而2012年的产生办法,必须在短期内达至共识,留足够时间去完成批准的程序,立法的审议,还有行政上的准备,使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选举向民主目标迈进一步。因此这不是“我对你错”的问题,而是如何在快慢步骤中取得最佳的妥协,让政制可以向前发展。梁爱诗认同,最终普选的模式是要讨论的,但现在社会上未有充分的讨论,如果要马上进行,便会令目前最急的方案讨论岔开,不能集中精力去解决2012年的两个产生办法的修订。

结果远、近两个目标都会落空。她说,“现在的问题并非中央政府是否有诚意落实普选,而是香港人能否团结?在未有达到最终普选目标之前,有没有决心为政制发展开步向前走,还是宁可原地踏步?” 梁爱诗表示,“大家应该正正经经积极讨论方案的内容,不要再浪费时间,采取一些不积极的行动。现在已经有(普选)时间表,不要整天说中央不给予你什么,如果香港人不能达成共识,这不是中央的问题。”。

香港 梁振英 中央

上一篇: 北京诚邀澳门企业参与首届“京交会”

下一篇: 澳门10月份消费物价指数按年升1.33%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0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