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银行闹乌龙致白人女子诞黑人女婴 索赔遭驳回


 发布时间:2020-10-23 13:58:47

近日,意大利国家统计部门发布银行机构统计资料显示,从2010年开始,截至到2017年年底,受欧债危机影响,意大利国有及商业银行累计撤并分支机构已达到6289家,企业裁员26249人,造成了383座边远城镇缺少实体银行服务。据报道,2010年,意大利银行实体分支机构数量33663家,到2017年,改数量减少到了27374家。而且仅2017年,意大利银行就关闭了1563家实体银行服务网点,每天平均有四家银行实体营业网点关闭。意大利经济学者表示,如果照2017年银行实体分支机构的关闭速度发展,15年后,意大利实体银行服务机构或将不复存在。经济学者认为,造成意大利实体银行分支服务机构大幅度缩减,主要来自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受欧债危机影响,银行坏账大幅度增加债台高筑,造成了银行危机四伏,被迫降低经营成本压缩机构;其次是现代金融结算和服务手段的快速发展,使得一些银行实体分支服务结构,完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胡彪)。

澳大利亚人是种族主义者吗?这听起来不是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你是白人,特别是白人男性,你给出的答案可能是否定的;而如果你不是白人,特别说的语言不是英语,你则可能给出肯定答案。《澳人是种族主义者吗?》(Is Australia Racist)纪录片近日将在SBS播出,该节目发现一些非白人澳人在现实生活中受到伤害,制片人马丁(Ray Martin)称,这一纪录片体现了矛盾,并呼吁民众意识到这一问题并加以解决。而一项研究显示,多数人认为多重文化对澳洲社会有好处,并且需要“最小化”种族主义的影响。非白人澳人曾受到过歧视 报道称,《澳洲人是种族主义者吗?》纪录片将在于2月26日8时30分在SBS播出。该纪录片通过隐藏的摄像头对现实生活进行拍摄,发现一些非白人的澳人曾受到过歧视、甚至侵害。

根据所拍摄到的视频,一个黑皮肤、穿着非洲服装的女性在公共场所被两名年轻白人女性欺负;一个戴着面纱的女性在一个广场上被迫与一个白人男性对峙等。马丁称,“这一纪录片的目的是把真实的人放在真实的环境里。一些人的确在现实生活中会面临这些问题。” 马丁的曾祖母是原住民,他表示,“我不认为我们是种族主义者,我认为我们的态度比之前我父辈、祖父辈时好了很多。对于种族主义的讨论、反歧视、民族和解等比我小时候更加深入人心,也比那时要流行。然而,澳洲的确存在很多非白人受到歧视、欺负等现象。” 37岁的非洲裔菲利浦(Anna Philp)在2岁时被珀斯夫妇收养,尽管她穿着、英语口音与其他人一样,但因为她的黑皮肤,她受到过不少无形中的歧视,一些人在她经过时抓紧自己的包或直接绕过去;她坐在公共交通上,别人会盯着她,还会做一些不好友善的肢体语言。

菲利浦则表示,“尽管每天都可能发生,但我决定无视它,我的生活不需要这些。” 调查:澳人想要多重文化 西悉尼大学教授邓恩(Kevin Dunn)近日对6001名澳人进行调查,发现尽管澳洲存在种族主义,但多数人希望澳洲有多重文化,并且要“最小化”种族主义的影响。根据这一调查,80.4%被调查者认为,“澳洲多重文化的社会是一件好事。”77%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坚决与澳洲种族主义斗争到底。”76%的人认为,“如果看到有人因为文化、种族、宗教等原因侮辱他人时,应该站出来反抗。” 菲利浦称这是一个积极的结果,“我很高兴有人会为我站出来维护我。”同样重要的一点在于,旁观者并不会加入“欺负”的队伍。然而,菲利浦也表示,并没有人为她站出来说话。对此,马丁表示,这一纪录片是对种族主义问题的矛盾和所带来的结果进行讨论,“它针对的是现实的人群,我们需要对这一问题进行思考,并认清它是多么有害、多么危险的。

”。

美国圣路易斯市当地陪审团对8月9日开枪打死手无寸铁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的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作出“不予起诉”裁决,引发了全美范围内此起彼伏的抗议浪潮。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些极端不满的黑人和平权主义者,包括政府、媒体,甚至部分支持抗议的团体和人士,都尽可能对“黑白矛盾”这一话题避而不谈。事实上这样的避忌在美国由来已久,近年来,许多人似乎总是惮于直接谈论黑白矛盾、族裔冲突,甚至约定俗成地用“非洲裔”这个实际上很不科学的专称,去置换容易“撮火”的“黑人”一词。问题是,族裔间的隔阂并非避而不谈就能视而不见——甚至不妨说,避而不谈的往往恰是最棘手症结之所在。正如一些平权组织所指出的,美国黑人收入普遍低于白人,失业率两倍于平均水平。德国之声报道称,平等“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个幻觉”——1974年美国黑人贫困率为30%,而40年后的今天仍高达28%。2013年的皮尤调查发现,70%的黑人感觉到受白人警察歧视,而同期盖洛普民调显示,25%的18-34岁美国黑人称过去1个月里曾遭警察不公平对待。

在弗格森,85%被警察叫停检查的摩托车骑士是黑人,当地黑人被捕率也是白人的两倍。有这种“不平等”感觉的不仅是黑人,事实上白人也对黑人的“入侵”、对黑人所受到的“特别关照”感到不公。弗格森事件中,白人一方更多强调黑人的“打砸抢烧”,甚至组织“自卫队”义务替人看家护院,由于警察威尔逊被解职并丧失许多福利,一些“基金会”为他募集了据《每日邮报》称多达上百万美元的捐款——当然,这些“基金会”也不会自称是“为了白人”。白人社区枪支弹药销售量剧增 因种族隔阂不安全感现“自卫团” 如果说,20年前的辛普森杀妻案裁决,当时的媒体和评论家至少还愿意普遍性地讨论族裔隔阂问题,那么如今这种对“肤色问题”退避三舍的谨慎,恰表明问题变得更深刻了。作为美国第一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本人倒是坦率得多:在11月24日当天的电视演说中,他坦言美国存在“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遗产”,且警察和有色人种社区间的严重不信任“并非弗格森一地、而是全美国的一个问题”。

然而这位被部分平权人士讥讽为“肤色黑一点的白人总统”的美国总统之所以敢于如此直面族裔隔阂问题而不再兜圈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久前中期选举的惨败,令只剩两年任期且无连选压力的他无需再因顾及“政治正确”而三缄其口,但也正因为中期选举的失败,在余下两年任期内,这位总统已成“跛脚”,就算敢于指出症结所在,也恐丧失了动手术刀的能力。有报道称,弗格森事件发生后,一些国际极端组织纷纷借题发挥,试图拉拢失落的黑人,使他们和美国政府对立,但这种尝试迄今并未收到多少实效。事实上,相对于上述威胁,美国社会内部对族裔隔阂不舒适、不安全感的增加,以及因此所采取的某些“自卫”措施,才是更大的隐患。有报道称,弗格森事件在当地引发骚乱后,周边多个白人社区枪支弹药销售量剧增,圣路易斯附近的圣彼得靶场也挤满了“临阵磨枪”的人,这些连同弗格森镇白人社区内出现的“自卫团”在内,都表明不仅黑人,部分白人也因为这种对族裔隔阂而产生的不安全感,开始采取“自己的方式”自卫,而不再相信法律和选举可以保护自己——而这些报道更多见诸法新社、路透社和德国之声等外媒,更多当地媒体仍在小心翼翼地字斟句酌着。

精子 银行 白人

上一篇: 数据显示亚马逊雨林过去一年减少5100平方公里

下一篇: 朝批美韩散布传单行为“可耻” 称带来战争危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