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中国远不如一战前德国 挑战美日很危险


 发布时间:2020-11-22 09:50:05

引渡问题专家和执法人员称,如果美国官员对爱德华•斯诺登提起刑事指控,他们将面临复杂而冗长的程序,以便将这名绝密文件泄露者引渡回美国受审。斯诺登最后一次现身是在香港,尽管美国和香港签有引渡条约,但不能引渡政治犯。此外,他还能申请在冰岛或其他国家进行避难。6月19日,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表示,他的法律顾问已代表斯诺登和冰岛政府取得了联系。“在将斯诺登送上美国法庭前,美国政府需要跨越重重障碍。”美国国家安全法专家斯蒂芬•瓦莱德克说。瓦莱德克称,将斯诺登带回美国最终要靠法律策略和创造性的外交。“关于引渡法有个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它实际上是90%的政治加10%的法律。” 本月9日,29岁的斯诺登承认向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爆料称,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普通民众的电话和上网行为。当时,他住在香港一家高级酒店,但斯诺登随后离开了那家酒店,目前行踪不明。17日,斯诺登在一个罕见的网络在线访谈中说,他看不到在美国公正审判的可能性,并暗示他将设法长期逃避美国当局的追捕。美国司法部官员曾表示,联邦调查局华盛顿办事处人员和司法部国家安全处检察官正在对斯诺登进行刑事调查。调查人员正在搜集材料,支持可能的犯罪指控,很可能会根据《反间谍法》提起正式指控。

有专家分析说,斯诺登也有可能被控盗窃和占有美国政府资产。但一个棘手问题是,需要公布多少高度机密材料来支持对斯诺登的起诉。引渡律师称,美国官员可能会提起刑事诉讼,并设法在香港拘留斯诺登。然后,他们有60天时间起诉。之后,美国政府将正式开始引渡斯诺登回美国受审。据悉,美国与约120个国家签有引渡协议。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从那些国家引渡犯人很容易。比如,2004以来美国向英国发出130例引渡请求,但只有77人被引渡回美国。

前身为中国大宗商品交易员的任杰瑞,对澳大利亚矿业繁荣期结束的传言表示不屑。任杰瑞说:“如果你知道该朝哪个方向看,澳大利亚还有大把的金钱和机会。”任杰瑞的私人控股公司Australian Oil & Gas持有7000万英亩土地勘探权中75%的股权。利用在中国工业领域的人脉,任杰瑞获得了向中国出口铁矿石、钛铁矿和其他矿物等订单,且多数是通过北部较为宽松的达尔文港。达尔文是距离亚洲最近的澳大利亚城市。他的一家公司本月将开始向中国出口用于制造铝合金飞机零部件和油漆颜料的钛铁矿。

他的另外两家公司准备挖掘铁矿石,还有一家企业已经开始提供用于食品包装的铝箔容器。

敦促日本领导人“深刻自省”,要求日本领导人必须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其他国家的尊重和信任。潘基文指出,日本与中国和韩国之间的关系因“历史问题和其他政治原因而持续紧张,这非常遗憾”。潘基文说,政治领导人需要有就过去的历史树立正确观点的决心。他对日本政府近来修改宪法和增强军事力量的言行表达了不安和警惕。潘基文表示,日本政治领导人需要深刻自省,并具备展望世界未来的视野,认真评估怎样认识历史,以及公正的历史观如何有助于与邻国推进友好关系。潘基文的这番言辞无论从其本人、联合国还是从一个韩国人的立场来说,都是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的。这番话当然有明确的指向,那就是近年来尤其是近一段时间以来,日本政府和民意整体右倾,企图篡改战后和平宪法的声音甚嚣尘上,大批政客和民众参拜供奉侵略罪行累累的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试图借助美日同盟在东亚地区一显身手。

2013年4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答辩时,试图否定时任首相村山富市1995年就侵略和殖民历史表示歉意和反省的“村山谈话”,妄称日本1910年至1945年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或许可以不界定为“侵略”。安倍晋三称“侵略”的定义在学术界或国际上都没有定论,在国与国的关系中,从不同角度看这一问题的结论也不同。在领土扩张方面,日本继续企图侵占中国领土钓鱼岛,横加阻挠中国对钓鱼岛进行的海空巡查等正当的维护主权行为,拒不就钓鱼岛争端进行任何对话,拒绝承认固有的领土争端,反而在国际社会故作委屈以图谋倒打一耙,污蔑中国政府和人民不与其进行对话,遭到中国政府的严词驳斥。对于潘基文的此番讲话,日本政府没有任何反省。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8月27日在记者会上,针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关于要求日本反省历史问题的发言表示,潘基文这番讲话并未切实认识到日本的立场,日本感到困惑。日本总务相新藤义孝也在记者会上指出:“作为在国际社会中最应保持中立立场的联合国秘书长,该发言是否恰当?” 从历史到现实,潘基文的这番言辞名副其实、名至实归、理直气壮。回顾二战后期直到结束,联合国的成立就是美苏中英法等反法西斯同盟国家发起成立的,旨在对日本、德国等法西斯国家进行彻底的战后改造,并永远剥夺日本等国的战争权。在确认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公认的国际法文件基础上,联合国继续特别框定了日本的领土范围限定在本土四岛和盟国共同决定的有关小岛(其中并不包括日本野蛮侵吞的琉球群岛),日本加入联合国时明确和自动地接受这些规定和条款。

日本必须遵守和平宪法,必须对侵略战争罪行进行深刻反省并用不再战,必须遵守远东军事法庭对战犯的惩办条款和审判结果,必须禁止散布任何军国主义、民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言论。然而,战后近70年,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越来越感到,日本的面孔和言辞与战前似曾相识。今天,日本右翼领导人仅仅凭借煽动与周边国家对立,就能不断轻易赢得民意支持率的飙升并上台。这充分说明,不仅日本党政军各界的政客出现右翼或极右翼思想,其支持选举的民意基础也表现强烈的右倾势头,右翼土壤不断发酵。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韩国等在内的亚太国家,对日本是否在试图步步为营全面否定二战、试图再度崛起称霸东亚感到实实在在的困惑和担忧。

而所谓日本国内任何经济不景气,不能成为再度侵略他国的任何理由。包括当年日本最大的敌手美国在内,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不能对日本的这些危险动向置之不理、熟视无睹,必要时当然应该祭出联合国成立之初的使命和初衷,拿出一系列国际条约和战后安排,对日本进行旗帜鲜明的敲打和警告,敦促日本悬崖勒马。中国政府敦促日本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中日关系走势等问题上,不能再耍嘴皮子,必须拿出承认钓鱼岛争端的实际行动,以此展开管控和解决钓鱼岛争端的对话。舍此别无他路。日本想举行中日高层对话,必须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首先要承认钓鱼岛问题争议,以实际行动和诚意同中方进行认真和实质性的对话。中日关系同样是战略和意志的较量。

中国政府和人民维护领土完整和国家主权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当然,维护中国的钓鱼岛主权路径很多,要转换思路,多管齐下。比如在日本申办2020年奥运会问题上,日前有海外中国学者提出,中国和国际社会有充分的理由旗帜鲜明的抵制和否决日本的申请。那种以退让和息事宁人换取所谓和谐相处的想法,相对日本独特的民族性格而言,是压根并不适用的幻想,是极其幼稚和危险的,也会被日本耻笑。历史上曾经一次又一次证明过这一点。没有坚定的对垒意志,是不可能在与日本的交道中获得任何好处的。日本政府要人一方面遍访东南亚、西亚、中亚和非洲,试图围堵中国、挖中国的墙角。同时,却口口声声急于寻求与中国开展首脑对话并继续延续战略互惠关系,后者表明,日本对从改善对华关系、极力推动日中自贸区等重大事件中继续攫取巨额经济好处是多么急切,而这些恰恰是中国的战略牌局。

(唐翰生 国际关系学者)。

中国 德国 国家

上一篇: 美国新闻机构推出窃听网站 刊登斯诺登曝光文件

下一篇: 金融危机影响奥运村建设 英政府紧急援助9千万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3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