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观察:“脱欧”让英国经济复苏遭遇“黑天鹅”


 发布时间:2021-01-16 04:29:10

英国政府日前宣布收紧移民条例,以阻止外来移民获取英国福利援助。据报道,英国明年举行大选,首相卡梅伦要在这之前,尽力削减外来移民的数量。英国民调显示,选民非常关注移民多寡的课题,这项民意使反欧盟的英国独立党(UKIP)大受欢迎。英国独立党反对“开放式移民政策”,由此拉拢许多本属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的选民。在下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英国独立党可能在该国赢得最多或第二多的席位,将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推至第三。为了应对英国独立党的挑战,卡梅伦要在此议题上保持强硬姿态,削减签发给欧盟以外移民的签证,并减少向欧盟成员国移民发放福利。

根据8日宣布的条例,到英国寻找工作的移民,全都要等待三个月,才能申请孩子福利金。今年早些时候,英国政府也宣布条例,移民获取失业救助金,须要等待三个月时间。当时,英国面对的一项问题是,解除罗马尼亚人和保加利亚人来英国工作的限制,英国人不免要担心外来移民人数会急速增长。在8日公布的新移民条例下,新福利申请者不再自动享有翻译服务;不讲英语的人除非他们提高英语能力,不然他们可能面对一些制裁。英国财政部副部长摩根说,“这些更动发出强烈的信号,就是我们的福利机制不能被滥用,并遏制那些移民英国的主要目的是申请援助的人。

” 今年2月数据显示,2013年1月至9月,移民英国的总人数,达到21.2万人,涨幅达37%。这打击了卡梅伦想要在2015年前将移民人数削减至少于10万人的目标。在下一轮重新讨论英国与欧盟组织联系的会议上,卡梅伦将削减欧盟内员工移民英国作为重点。如果卡梅伦明年连任,他许诺将在2017年前,就英国是否继续成为欧盟成员国进行公投。虽然卡梅伦的重新协商只得到少数欧盟领导人的支持,但他的削减移民政策得到来自德国的支持,因为德国也在寻找方法防止本国的福利体制被滥用。

俄罗斯“左翼阵线”运动和原切尔基佐沃市场商贩们28日在莫斯科市中心新普希金街心公园举行抗议活动,要求重新开放市场。据商贩们说,在原切尔基佐沃市场上工作的大部分人都没有找到工作。参加抗议的人证实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从市场拉出货来。他们说,莫斯科其他市场的租金太高。“左翼阵线”运动协调人谢尔盖·乌达利佐夫说:“我们认为,切尔基佐沃市场局势是莫斯科市政府危机深化的结果。”他认为,应由莫斯科市政府对所发生的这一切承担责任。“左翼阵线”运动认为,必须临时开放市场,然后国家再对其进行监督。抗议人士高声呼喊:“卢日科夫下台!”、“还我们工作!”等口号,他们手中高举写着“你生活也要让别人生活!”、“还我们就业岗位!”的标语牌。俄新社记者估计,抗议者人数大约在100人左右,“苹果党”领袖谢尔盖·米特罗辛也参加了集会活动。

文章指出,市场对货币政策走势的压倒性关注是史无前例的。美联储发表的每一篇报告、演讲或评论都在分析师的显微镜下。文章指出,2013年市场主要关注的是,美联储将何时开始削减其量化宽松资产购买计划。当时市场的共识是,美联储将在2013年下半年开始削减或者逐步退出资产购买计划。这是正确的,但普遍预期的市场影响却是不正确的。虽然有一些人担心,这样的举措将会对金融市场造成冲击,但随后的市场走势却截然相反。股票和债券价格上涨,市场波动大幅降低。文章分析,许多市场参与者预计美联储将回归更为传统的政策。然而,目前尚未完全清楚的是,这种政策将包括哪些内容。是回归“唯短期国债”的政策,即美联储通过参与美国短期国债的买卖来放松或收紧货币政策?还是它将包括重拾某种货币目标,比如货币或信贷增长?还是让市场去处理过度行为,优胜劣汰? 文章称,金融市场参与者也在努力预测美联储何时提高短期利率并削减其证券持有量。

美联储仍在努力鼓励市场相信,一两年以后才会采取此类紧缩措施。通胀并非是迫在眉睫的威胁,失业率仍然过高,而且薪资水平也没有表明出现任何切实的周期性改善。此外,如果大幅提高短期利率,将会损害消费者支出和住房市场的复苏。如果认为美联储可能削减、乃至大幅削减其规模高达4.3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在2008年中期,其规模还只有9500亿美元),那是不合逻辑的。那么,什么样的情形才真正会促使美联储做出此类削减?经济增长大幅加速、通胀急剧上升或者美国政府预算出现大幅盈余,或者上述情况组合出现。文章认为,这些情形不太可能很快变成现实。美联储可能在考虑实施逆回购协议,即临时出售证券并承诺在某个特定时期回购这些证券,以此开启削减资产负债表规模的过程。

文章称,此类举措代表一种紧缩政策,对利率具有负面影响,但它们不会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除非美联储彻底售出其持有的证券。我们所能期望的最好情形是,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将使得名义产出增长超过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的增长,从而降低美联储所持资产的相对重要性。文章还指出,美联储和市场参与者的困境在于,他们很难将结构性变化的影响纳入对经济和金融行为的预测当中。此类变化很难察觉和量化。此外,我们的经济和金融能力主要被培养成了,寻找符合当前情境的过去事物联系的能力。关键问题在于,由于那些根本的结构性变化,分析师长时间依赖的商业周期模式是否仍然有用。例如,最不可能量化的是最近几十年技术的巨大进步。

我们真的在我们的经济数据中体现了大部分进步?我们的生产率很有可能被低估了。此外,全球化削弱了对周期发展的依赖。与过去不同的是,许多企业和金融机构的思维和行为都已国际化。各国的经济和金融行为对国境之外的影响胜于以往。但我们如何才能捕捉这些影响来提高我们对过去和未来的理解呢? 文章分析,由于金融市场的结构性变化,现在依赖周期模式来判断经济和金融趋势可能不像过去那样可靠。与仅仅几十年前相比,如今的金融市场规模庞大,交易活动频繁,金融资产高度集中于相对少数几家注定“大到不能倒”的机构。文章总结,作为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回应,美国国会出台了《多德-弗兰克法》,通过立法加大官方监管部门的责任。

考虑到金融和经济形势的复杂性,美联储可能尝试通过选择性干预市场、而不仅仅是提高利率,来遏制未来的市场过度行为。因此,周期性经济和金融锚将会被进一步削弱。

英国 市场 经济

上一篇: 分析称斯诺登新爆料缺少新鲜感 信息时代引不安

下一篇: 涉IS恐怖组织英籍成员认罪 将2月初宣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5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