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称圣诞节期间美国网络热搜词为“寂寞”


 发布时间:2021-01-18 19:19:06

近期美国政府机构及商业部门频频遭受网络攻击,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说法,现在政府的每个部门有可能是黑客攻击对象,这就需要政府和私人部门建立“前所未有的”合作伙伴关系,以保护经济利益免受网络敌人的侵袭。一年60万起网络安全案 有美国政府高级网络安全官员日前就表态说,美国的“Target”和“家得宝”等主要零售商受到网络攻击事件已经成为了联邦调查局和其他反恐部门关注焦点。联邦调查局官员罗伯特·安德森10日参加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时就强调:“现在问题已经触及了底线,我们失去了很多的数据、金钱和创新专利”,他强调,“现在间谍、跨国组织犯罪、恐怖分子和黑客团体是威胁美国政府利益的四大类网络敌人。

” 国土安全及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卡珀也表示,现在美国的金融、军事和专利垄断领域都受到了网络敌人的威胁,危险无处不在。而仅在这个财政年,美国国土安全部相关部门就处理了60万起网络安全案件,并对可能被攻击的目标发出了超过1万个警报,帮助他们维护系统。安德森表示,任何一个认为自己还没有受到攻击的美国政府部门都只不过是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强调,如今美国政府和产业界、国际法律组织及其他政府机构的合作水平前所未有。而政府内部合作反恐也是在“9•11”事件后成为主要目标。

美国联邦调查局致力于严惩恶意网络行为,并将采取惩罚式报复。议员呼吁改革网络安全立法 国家反恐中心副主任尼古拉斯·拉斯穆森就表示,自美国中央情报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披露了大量美国政府在全球的间谍活动后,美国方面的情报收集能力就降低了。政府和私人部门之间的数据分享必须进一步提高安全性。“这是不容争辩的,我们现在处在一个‘数据’收集环境中,我们依赖它获取恐怖阴谋的信息,如果我们不能处理泄密事件,那么未来的收集环境将变得比现在更糟糕。” 而美国国内对于网络安全立法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一些官员认为有必要提高联邦机构网络的安全性,提供执法手段打击网络犯罪。

今年七月,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批准了网络安全信息共享法案,试图推进“信息共享”的立法,但还有待于美国国会通过。该法案的支持者参议员黛安娜·范士丹就强调:“网络攻击带给国家安全威胁前所未有,并且正在逐渐扩大。几乎每周我们都能听到有商业机密和个人信息被窃取,一些国家正不断尝试攻击美国政府网络。这项法案将是美国在遏制这种网络攻击行为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但贫困问题也同样存在。现在美国经济颓势尽显,贫困人口只增不减,其生存状况也更加引人关注。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22日载文称,贫困工人家庭计划(以下称贫家计划,Working Poor Families Project)公布的最新一份研究结果显示,在美国大银行纷纷落水和道琼斯指数一泻千里之前,美国工人阶层的贫困人数就已经开始增加,因为他们的财产在美国经济总量的比例已大幅下降。全文摘录如下: 美国贫困人口只增不减 根据美国最新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表明,从2002年到2006年,美国低于贫困线工资的职位增加了470万个。根据美国家庭普查数据,工人家庭贫困的比例自2002年起,持续增加,由27%上升到2006年的28%,低收入家庭的数量则增加了35万。

按照2006年的标准,贫困工人家庭计划报告中所称“贫困家庭”是指生活在除阿拉斯加和夏威夷以外的48个州,年收入在41228万美元以下的4口之家。阿拉斯加和夏威夷的标准则稍高一些。2002年,低于贫困线工资的工作职位达到2470万,占职位总数的19%。而到了2006年,低于贫困线工资的工作职位达到2940万,占总数的22%。“真正令人吃惊的是,贫困家庭的数量和比例在这四年间显著增长,而这四年恰恰是美国经济强劲增长的阶段。”该报告的作者之一布莱顿·罗伯特(Brandon Roberts)说道。“而在过去六个月,贫困家庭数量的激增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这种增长有部分原因来自于250万个新的工作机会只提供最低工资。

此外,220万个在2002年高于最低工资的职位,由于食物、能源等生活费用的不断上涨,在2006年就成了最低工资职位。2006年,美国有十一个州中,至少33%的家庭为低收入家庭。2002年,美国低收入家庭的数量为920万,占总人口比例的27%,到了2006年。总数增加到960万,占总人口比例的28%。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数量增加了80万,由2020万增加到2100万。在这个时期,将收入三分之一以上用于住房的工作家庭比例由52%增加到59%。同时,美国收入不平衡也愈演愈烈。和较为富裕的工人相比,看门人、收银员、建筑工人和保姆的收入有所下降。这份报告还发现了很多贫困家庭背后的东西。

例如,在2006年,72%的低收入家庭中,成人工作时间平均为2552小时,即从事全天工作甚至还有兼职。该报告指出,52%的低收入家庭由夫妇组成,69%的家庭由美国出生的夫妇组成,43%的家庭为白人而且非西班牙裔。只有四分之一的家庭享受到了贫困食品补助。贫困加剧,最低工资涨起来很艰难 早在44年前,美国总统肯尼迪就曾宣布“向贫困开战”。而直到2007年5月24日,民主党把提高最低工资的法案同资助伊拉克战争的1200亿美元法案绑定,国会两院才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此法案。这是十年内来首次提高最低工资。政府也提供数十亿美元的税收减免以帮助商家支付上涨后的工资。该法案通过后,最低工资将在两年内从每小时5.15美元提高到7.25美元。

这意味着自1938年最低工资法案创立以来,最长的一段没有提高最低工资的时期行将结束。肯尼迪总统的弟弟--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Sen. Edward M. Kennedy)宣称,这是民主党当家的“新国会取得的最引以为豪的成就”。长久以来,提高最低工资的问题都是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争论的焦点,因此,按5.15美元的最低工资标准计算,一位每周工作40个小时的工人年收入为10700美元。提高到7.25美元后,他的年收入将增加到15000美元。联邦众议院教育与劳工委员会(House Education and Labor Committee)的主席乔治·米勒(George Miller)称,这笔钱将足够支付一个三口之家15个月的食品消费。

共和党议员之所以长期挡架提高最低工资的法案,是因为该党一向强调保障企业利益以增进美国经济的活性,因为他们认为小企业是美国经济发展的稳固动力,是新增工作机会的主要来源,也是职业培训的主要基地,因此给保护小企业利益是完全必要的。虽然这个法案也强调了有关企业减税条款的重要性,但结果可能未必尽如人意。难怪爱达荷州的共和党议员森·查尔斯·格莱斯里(Sen. Charles Grassley)抱怨说,“站在中小企业的立场来看,白宫的法案是个花生壳,参议院的法案是花生仁。而最后达成的结果却是个干瘪的花生。”。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提高最低工资并不会减少贫困,因为工人工资不得不涨,老板裁人就势在必行。

美国国家餐馆协会(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称,上一次提高最低工资,整个餐馆业有14.6万的工作职位提高工资,同时,餐馆业主们取消的工作职位也达到10.6万个。“提高最低工资使我们的行业成本大为增加,至关重要的问题在于如何使工作机会的流失降至最低,但这个问题似乎在不断的讨论中走向迷途。”该协会代理董事皮特·柯戈尔(Peter Kilgore)说。但也有人不赞成这个观点。好事多(Costco)的首席执行官吉姆·希奈格尔(Jim Sinegal)就认为,部份支付最低工资的行业不断更换雇员,结果在换雇员上花的钱比多付员工工资还要多。

他表示,好事多不会由于提高最低工资而受影响,因为目前它收入最低的员工每小时挣11美元,而好事多在美国的504家分店员工的平均工资为每小时17美元。资料贴 美国哪些州最为贫困? 根据美国最新统计,截至2006年,密西西比(Mississippi)和新墨西哥(New Mexico)两州的低收入家庭比例高达40%;在阿拉巴马州(Alabama)、亚利桑那州(Arizona)、阿肯色州(Arkansas)、爱达荷州(Idaho)、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蒙大拿州(Montana)、俄克拉荷马州(Oklahoma)、南卡罗来那州(South Carolina)、田纳西州(Tennessee)、德克萨斯州(Texas)、西弗尼吉亚州(West Virginia)等十一个州,至少33%的家庭为低收入家庭。

家庭 网络 谷歌

上一篇: 阿富汗官员:东部一城市遇袭 至少10死10伤

下一篇: 缅甸新政府集体宣誓就职 昂山素季揽4部门大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