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一白人男子抢劫中餐馆 因服务员不懂英语未得逞


 发布时间:2020-10-27 19:46:34

到20日上午11点,74岁的华人男子Wang Dao就失踪24小时了。目前,新西兰奥克兰警方已经展开全面搜索,并呼吁市民提供线索。Waitemata警方发言人Beth Bates介绍说,Wang Dao今年74岁,来自奥克兰的Green Bay。19日上午11点,他离开位于Bishop Street的住所,如往常一样出门散步,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警方介绍,Wang Dao身体精瘦且健康,但对Green Bay地区并不熟悉,也不会说英语。出门的时候,这名华人男子应该没有带手机和现金,随身穿着黑色裤子和带白色条纹的长袖衬衣,头戴浅色棒球帽,脚下穿一双深绿色鞋子。20日上午,奥克兰警方已经派人在Wang Dao经常散步的地方搜索,同时派出直升机在空中寻找。如果有市民曾见过Wang Dao或者知道相关消息,请致电111与警方联系。

西班牙马德里Arganzuela地区有一家华人餐厅“Buen Gusto”,最吸引人眼球的是餐厅里的机器人服务员。早在一年前,该餐厅就启用了机器人服务员,是马德里当地餐饮界的“先锋代表”。如今,在当前疫情的形势下,它显得尤为重要,能够为到店用餐的顾客提供“零接触”的服务,这使食客们更加安心享受美食带来的满足。据悉,机器人是中国制造,当时餐厅花了10000欧元将其购入,但是其功能和独特性“绝对值这个价钱”,甚至是物超所值。该店的老板娘介绍说:“当初我们的想法是对餐厅进行现代化改造,这才从中国引进了这种机器人服务员,一年前它便受到了广泛的关注,但是现在由于疫情,其价值翻了一番。”(编译 青峰)。

1月21日晚,阿拉巴马州赛姆斯市(Semmes,Alabama)一名白人男子欲抢劫该市一家中餐馆,但未得逞。目前,莫比尔县(Mobile County)警长办公室公布了该男子走进餐馆的照片,期望能尽快将凶嫌捉拿归案。据“阿拉巴马当地新闻网”(Alabama LocalNews)报道,21日晚8时45分左右,位于赛姆斯市莫菲特路(Moffett Rd。)7820号的中餐馆“二代厨师王餐馆”(Chef King II)险遭抢劫。当时,一名白人男子走进该家中餐馆,递给服务员一张纸条。这张恐吓纸条要求服务员交出全部现金。然而这时,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这名服务员完全不懂英语,也不知道该白人男子想干什么。莫比尔县警长办公室的新闻发布官萝莉·迈尔斯(Lori Myles)说,因为服务员不懂英语,所以这名劫匪的计划未得逞。随后,嫌犯迅速逃出餐馆,窜进餐馆后面的树林。在公布的照片中,白人劫匪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和淡蓝色、印有美国队长(Captain America)字样的短袖T恤,脚穿黑白色板鞋。

这名嫌犯身高6英尺1英寸(约合1.85米),体重约240磅(约合108千克)。(王青)。

我们到达印度加尔各答时已是晚上10点。带队领导郑重地说:“印度是收小费的国度,大家最好提前换好卢比,5卢比(约合0.7元人民币)的小费给酒店里收拾房间的服务员。今天太晚了,换不到卢比,大家一定要跟服务员解释一下。” 我们入住的是一家三星级酒店,窗明几净,装修比较讲究。让我奇怪的是,酒店里的服务员是清一色的小伙子。他们非常热情,一个矮矮瘦瘦的服务员帮我办完入住手续后,拎起我那两个沉重的行李箱直奔二楼。看他吃力的样子,我表示要自己来,他却笑着说这是他的工作。他帮我打开房门后,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还给我详细介绍了一番注意事项和房间里一些电器的使用说明。他细致又热情的服务让我感动,我发自内心地连说3声谢谢。他只是在站那里呵呵笑,却不走。我突然明白了,他是在要小费。我忙向他解释说:“对不起先生,我们刚下飞机,没来得及换卢比,没有钱给小费。”他笑着说,没有卢比,美元也行。把我气乐了,美元在领导那里,我身上没有。我认真地说:“先生,你放心,等我明天换了卢比,一定补上。”他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离开。我又把他了喊回来,从包里拿出两瓶风油精送给他。他接过去,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我如释重负。

第二天,领导带我们去拜会印方公司,参观了生产流程,晚上印方公司为我们接风。我疲惫不堪地回到酒店时已是晚上11点,本想倒头就睡,那个服务员来了,问:“你今天有卢比了吗?”我忙说:“不好意思,今天工作太忙没去换,明天一定给你。”他有点儿生气。第三天,我一早就去银行兑换了卢比。那服务员来收拾房间时,我把3天的小费都给了他。他很高兴,临走时哼着小曲,还朝我做了个鬼脸。此后每天我都按时给他小费。他打扫房间很认真,有时床底下不干净,他甚至趴在地板上清扫。他说他每月工资只有3000卢比(约合437元人民币),每月小费也能收到3000卢比左右。离开印度前一天下午,我准备去市场上买点儿纪念品。酒店前台的主管拿着地图给我介绍了一番,那印式英语让我听了个稀里糊涂。正在为难之际,主管把给我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拉过去耳语一番,然后对我说:“让他带你去。” 小伙子带我穿过大街走过小巷,一路上兴奋地跟我聊,说他今年25岁,干酒店服务员5年了,喜欢这个工作,因为能和不同国家人的人打交道。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大综合市场,有手镯、香烟,还有五光十色的印度纱丽,令我目不暇接。他主动帮我跟老板讲价。

买完东西天已经黑了,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很感激,拿出50卢比(约合7元人民币)给他。他却连连摇头说不要:“我是酒店的服务员,每天收拾房间的小费是我该要的。今天我心甘情愿陪你出来,又是经主管同意的,还能跟你学汉语,我怎么能要小费呢?”我坚持给他,他却生气了:“你给过我中国药水,你当我是朋友,我也当你是朋友,这个小费不能收。” 从追着我讨要小费到拒收小费,这个服务员让我一时难以理解。但细想起来,他的“一根筋”是在坚持自己的原则,该要的坚决要,不该要的坚决不要。

白人 男子 服务员

上一篇: 美华裔分享大学“少年班”生活 挑战与成长共存

下一篇: 中国旅行团土耳其遇车祸1死4伤 中领馆高度重视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2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