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槟州首间中国书画院成立 拟设立孔子学院


 发布时间:2020-10-23 09:28:55

大马两名中国男子因向前雇主追薪不成,其中一人竟钻进前老板的车底,以肉体阻挡对方离开,最终被警员载往警局调查。这起闹剧是于周一(6日)下午4时,在达闽园商业店铺外发生,两名闹事者为三四十岁的中国男子。据指出,两名中国男子在某行业持有特定技术及知识,前雇主特地从中国雇聘他们前来工作,然而两人却只工作了6个月就辞职,违反双方之前定下的两年工作期限合约条例。随后,双方在薪金赔偿及违约赔偿方面谈判出现不同的意见,进而上演钻车底追薪的闹剧,两名中国男子的前雇主随后也在附近友族居民的协助下,把钻进车底的男子拉出来。

接获消息的警员也抵达现场了解情况,随后把他们载往警局。

11日晚的印尼首都雅加达太阳城大酒店,当这样的中国闽南文化元素呈现在600多宾朋的眼前时,一群来自中国福建泉州的“爱拼”青年及当地泉州籍华裔青年,心中充满着对家乡故土的深情和对驻在国印尼的热爱。当晚,世界泉州青年联谊会(简称“世泉青”)印尼分会成立,青黄不接的印尼华社增添了一支“青春力量”。从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到名气响当当的印尼华人社团,都显露了对华社“年轻化”的急切渴望。参加该会成立盛典的中国驻印尼大使馆领事部主任孙亮说,华裔年轻人在印尼土生土长,融入社会深、职业素养好、活动能量大,是华社未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新生力量。他冀望印尼华社持续加强年轻化建设,开展更多具有青年特点的活动,鼓励更多年轻人加入;积极融入当地社会年轻人里,交流交融,利用新媒体不断扩大朋友圈,扩大影响力。在印尼华社中具有很高威望和影响力的福建社团联谊总会总主席俞雨龄及印尼闽南同乡联谊会会长许世经,均到场祝贺并致辞,表达了对印尼华社年轻一代成长、接班的热切期盼。著名侨乡福建泉州市派出了以政协副主席陈铭福为团长的代表团专程前来庆贺。

陈铭福致辞称,印尼是泉州籍海外乡亲最主要聚居国家之一,印尼的泉州乡亲实力强、人数多,爱拼敢赢,勤劳刻苦,在成就个人事业的同时,为印尼的繁荣稳定和社会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陈铭福说,改革开放以后,一大批泉州年轻人走出国门来到印尼经商贸易、投资发展,经过一番艰苦创业,涌现出许许多多泉籍菁英。他希望乡亲们努力推动中印尼两国经贸文化交流合作;与当地友族互相尊重,和睦相处;积极融入主流社会,开展慈善公益活动,为印尼发展多做贡献。一样专程前来庆贺的世界泉州青年联谊总会会长丁水波冀望,作为“世泉青”的第一个海外分支机构,印尼分会当致力于为印尼泉州籍青年的联谊交往搭建平台;致力于为印尼泉州籍青年的事业发展竭诚服务;致力于为印尼经济社会的繁荣发展献策献力;致力于为中国和印尼的经贸文化交流合作和民间友好往来多作贡献。就任该会首任会长的刘伟福表示,印尼是海外闽籍、泉州籍乡亲最多的国家之一,长期以来,乡亲们凭借中华民族吃苦耐劳的优良品格和爱拼才会赢的可贵精神,在印尼这片富饶的土地上扎根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工商巨子、华社领袖,是广大年轻后辈学习的榜样。

他表示,印尼华裔青年一代应该努力传承前辈的光荣传统,秉承前辈爱拼敢赢的拼搏精神,在积极融入印尼主流社会的同时,互相关心,互相帮助,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来自中国、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阿联酋、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乌干达、坦桑尼亚11个国家和中国香港、澳门地区的代表前来庆贺。(完)。

4月24日的该报上的一则新闻“870中国客工准证突取消”,再一次涉及到了劳务这个行业。通读全文,感觉到这次的罪魁祸首又是“中介”。这个行业里充斥着各种丑陋面,各个环节都面对道德、良心甚至法律的冲击,以至于笔者宁愿无业,也要逃离这个深渊。此文谨以来自中国的客工为例。文章摘录如下: 首先,来看一下一个中国工人要来新加坡工作的整个程序。大体上所要面对的是:国内中介-新加坡中介-雇主。他先要向国内中介报名,等待面试(包括电话面试,视频面试,有时雇主会派人到中国现场面试),国内中介将资料发给新加坡中介,新加坡中介负责在新加坡找雇主。面试成功,新加坡中介负责申请工作准证;批准后国内中介负责安排行程,工人交中介费;新加坡中介负责接机、安排体检、送到雇主那里报到。之后,这个工人就可以正式做工了。

以上过程适合大多数工人的情况。如此明了的过程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状况。为什么中介费那么高? 上面的新闻中提到,受影响的客工中,中介费最高达1万2000元,最低的也有5700元。这些费用都让谁赚去了?为什么中介费那么高?其实这里面有诸多因素。3年前笔者刚刚入这行的时候,劳务市场刚对中国开放,那时新加坡中介收的最高的中介费是4000元(以笔者曾经工作的公司为例),正因为这个新兴市场(当时主要涉及餐饮业)利润高,致使很多人都转做了这一行,也使现在的劳务中介良莠不齐。中介多了(不管有执照的还是没有执照的),大家就要抢生意,于是有人开始私底下给老板塞钱了。老板的胃口越大,新加坡中介给中国中介的报价就越高,直接导致了中介费的水涨船高。大概半年前,媒体对老板收钱的事进行过一次广泛的探讨,人力部出台或强化了一些相关政策。

然而笔者看来,正是这次讨论,不但没有把这种现象遏止,反而使其更加恶化。因为当时收钱的老板都是餐饮业,报纸一报道,等于“通知”了其他行业的老板,“噢,原来聘用中国员工还有这种好事啊!”于是乎,制造业、服务业等只要能聘用中国劳工的老板都开始尝试要钱。中介费如此高的原因,还因为中国中介分很多级,工人可能是通过了好几级中介才到了真正与新加坡中介直接联系的中国中介,每一级中介都要赚钱,所以中介费自然高了。另外,新加坡中介也是存在转介绍的情况,一个职位可能是从另外一家中介公司拿到的,只是总体而言,没有中国国内中介那么多级。为什么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半年前人们就知道老板收钱是个公开的秘密,为什么这种现象到现在还存在?依笔者看,关键在于人力部的一条政策上:老板收钱,要罚款或坐牢,以后一段时间内不可以再请外劳;中介给老板送钱,人力部准证吊销,2万元押金没收。

此政策本身没有错,新加坡法律严明,谁犯了错,都要受到惩罚。可是这是一条互相制约的条例,因为“送钱”这个行为只是发生在老板和中介之间,一旦发生,两个都罚,那谁会主动去投案举报呢?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双方以现金来往,不走支票或过账,以至于根本就没有证据。笔者认为,就目前而言,要想遏制这种现象,就必须放宽一方,鼓励一方举报另一方。笔者倾向于先放宽中介一方,严厉制裁收钱雇主,鼓励中介举报主动收取费用的雇主。雇主才是源头,只有抓住了源头,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最后,依笔者看来,目前的劳务市场(这里主要针对中国劳务)依旧混乱,没有行之有效的规定来规范大家的市场操作,大家为了经济利益而无视法律的约束。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规范起来中的细节问题相当复杂。

要想建立起一个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行业,还需要各方的努力,不管这个努力是在法律上的,还是道德上的。笔者呼吁,收钱的老板们,别再把请中国工人当成“赚钱”的一种手段了。劳工们遇到问题,一定要用正确的途径表达意愿,问题肯定可以解决,要相信新加坡政府和法律。(李建锋)。

中国 书画院 大马

上一篇: 欧洲时报维也纳中国文化中心揭幕 促中欧文化交流

下一篇: 泰国清迈推绿色游 每天提供2趟免费绿色游览车服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