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打手心被指虐儿 美华裔被要求子满28岁前不能碰


 发布时间:2020-12-03 05:50:31

马来西亚一名从事幼教的华裔妇女,被诈骗集团利用高科技盗用其儿子手机号码,谎称已挟持其儿子并要求赎金。虽然赎金及时被冻结在银行,但逾两个月仍不能领回款项。据报道,该华裔妇女表示,今年9月19日下午3时,她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来电,声称已经挟持其儿子,并要求汇款6万令吉,以作为赎金换回儿子。妇女表示,当时该男子称把电话给她的儿子接听,由于电话里的声音与她儿子非常相似,并且连称呼她的方式也一样,导致她心慌意乱。报道称,该华裔妇女表示,陌生男子随后打去电话,来电显示是其儿子的名字与手机号码。她说:“第一通电话打来的时候,我原本还是半信半疑,但如今对方以我儿子的手机拨电给我,并且能说出我儿子的资料,所以当时我相信对方所说,希望他们不要伤害我儿子。” 该华裔女子之后前往银行把定期存款提出,并把钱存到陌生男子指定户头,前后总共存入3.1万令吉。她表示,当她回家拨打儿子的手机号码时发现儿子一直都在外工作,才得知被诈骗集团诱骗。

此后,在银行的调查下,证实该户头已被提出1万令吉,剩余的2.1万令吉则被银行冻结。据悉,该华裔妇女的儿子后来也接到其他人来电,辱骂他为何谎称他人父亲遭绑架,才知道他的电话仍然被诈骗集团利用向其他人行骗。他希望民众对这类诈欺案多加提防,在遇到类似的状况时,应该先致电亲朋了解状况,或直接联络他寻求协助。

“你儿子被女鬼缠身,我认识法力高强的泰国师傅,可以帮你驱鬼!”神棍借“泰国师傅”为幌子,宣称可以介绍高人为一名华裔家庭主妇的儿子驱鬼,不断游说她支付法事费用,骗走她总数超过20万令吉和一辆轿车。神棍先向她讨取8万令吉法事费用,稍后表示女鬼异常凶恶,要求女事主必须添置产业作为“鬼屋”以镇邪之用,不过产业名字必须注册在神棍名下,他还声称两名“泰国师傅”与女鬼斗法时不幸殉道阵亡,伸手向女事主讨10万令吉殓葬费。更荒谬的是,他指称女事主姐姐的车有猛鬼,将她的车子驾走。这名女士在马六甲报警,警方扣押神棍协助调查,不过据知他已保释外出,女事主心怀不满,协儿子登门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张天赐申诉此事。张天赐2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通过受害者的案例揭发神棍的恶行,希望借此警惕公众。指师傅殉道阵亡 要10万殓葬费 张天赐指出,48岁罗姓妇女来自马六甲,与丈夫育有3名儿子和1名女儿,他俩的二儿子患有精神问题,通过友人介绍认识神棍。这名神棍表示女事主的二儿子遭女鬼缠身,丈夫在外头还包养小三,因此他自荐介绍两名道法高深的泰国师傅为她家人驱鬼,要求女事主先支付法事费用,一切都必须在她丈夫不知情下暗中进行。

要求割让土地 张天赐说,罗女士从银行全数提出存款、典当珠宝和保单贷款凑合8万令吉,于今年5月24日汇款入神棍的银行户头。“同时,神棍还要求她添置房产作为镇压恶鬼的用途,但名字必须注册神棍名下,女事主没有能力购房,待神棍知悉她与丈夫拥有橡胶园,竟然开口要求割让土地。” 罗女士坚持不肯,神棍就宣称两名泰国师傅降伏女鬼时殉道身亡,要求她汇款10万令吉殓葬,罗女士先后汇款超过20万令吉进入神棍的银行账户,狡猾的神棍还指示她烧毁一切银行据单。神棍还指称罗女士姐姐的车内有猛鬼,驾走该辆车子,她直至小儿子上网查获神棍恶行,才得悉自己受骗,她在8月20日向马六甲警方报案。符水添加镇痛药物 公众勿上当 张天赐说,一些身有病痛的病患向神棍或乩童求助,饮用了符水后身体竟然没有痛楚了,要当心符水可能暗中添加了类固醇药物。他指出,类固醇药物有镇痛作用,患者服下后自然不再感到痛楚,与所谓的符水毫无关系。他说,这类欺骗案的受害者都是通过友人介绍认识神棍或乩童,往往连他们的友人上当了还不知情,还热心介绍神棍予受害者,因此公众必须谨慎提防。

去年处理10神棍欺诈案 投诉部在去年处理了10宗神棍欺诈案例,受害者为6名妇女及4名男性,涉及款额超过50万令吉。6名受害妇女惨被骗财骗色,其中3人被神棍以冲花水的裸照威胁,令她们成为性奴,丈夫还陪同她们其中两人向投诉部揭发神棍恶行。另一方面,至于受害的名男性,其中3人还向大耳窿借贷做法事。

今年压岁钱已经通过汇款方式寄给孩子们。”在浙江省青田县方山乡龙现村,65岁的吴观乐一边正忙活着准备晚饭,一边不断向在院子外玩耍的三个孙女和一个外孙女望去。猴年春节期间,记者走进浙江省著名侨乡青田县,这是一个浙西南山区小县,有33万华侨分布在世界各地。然而,以吴观乐所在的龙现村为例,1500名村民中有800多名华侨,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在海外,留下的多是老人和孩子,“洋留守儿童”由此成为这里一个备受关注的特殊群体。吴观乐老人的儿子叫吴旭茂,他育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吴晔宁10岁,二女儿吴晔璐8岁,三女儿吴晔婷4岁,此外吴观乐还有个外孙女,8岁的郭煜彤。

这四个女孩,都在龙现村的老人家中过年。吴观乐告诉记者,儿子在波兰已经十多年了,刚去的时候“几年也见不了一面”,但现在经过打拼,家里条件好了,“没几年就会回来一次看看”。但今年由于海外生意忙,儿子过年不能回家。但他和老伴两人还是精心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犒劳一下孩子们。当晚,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喝着饮料,十分温馨惬意。晚饭吃到一半时,老人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原来是儿子专门发过来的视频请求。接通后,几个小女孩争先恐后地向爸爸拜年。她们通过视频告诉吴旭茂,今年爷爷奶奶给了她们多少红包。吴旭茂则笑着回应“给你们的压岁钱已经汇款过来了”,孩子们一听这话高兴得手舞足蹈。

老人说,现在手机里的社交软件很方便,平日里孩子们最期待的就是和自己的父母通通电话、上网聊聊视频。在距离吴观乐家不远,14岁的吴一淼和6岁的吴一欣也正与村里的小孩一起玩耍,奶奶叶春娥正在家里催促着她们俩去洗手准备吃饭。叶春娥的儿子吴晓彬也远赴西班牙有十多个年头。平时儿子若没办法回来和家人团聚,她就会给远在大洋彼岸的儿子打电话,互致新春祝福。吴晓彬则叮嘱两老,要注意保重身体,争取来年回家过年。(完)。

儿子 陈先生 老师

上一篇: 印度尼西亚华裔总会成立13周年 各部职工庆贺

下一篇: 美阿市华裔年轻人恶作剧玩过头 脱衣敲门吓坏邻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