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中国移民总数超18万人 成最大移民增长国


 发布时间:2020-11-22 10:37:36

加拿大新华人联合会日前公布该会的“华人参政议政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受访者对移民政策问题特别关注。该会称,约200华人接受调查,他们中有经验类移民、联邦技术移民、投资移民、省提名移民、团聚移民。就有关政府对移民配额的设置,仅有1.4%的受访者认为应该缩减,有23.1%人认为配额刚好满足需求,保持即可;而54.3%的受访者认为移民配额需要增加,还有21.2%的人表示不清楚移民配额现状。至于申请移民的要求,41.3%受访者表示,很多要求并无必要,比如投资移民的英语要求;但有46.2%的受访者则认为,对移民有要求是正常的,每一个要到加拿大生活的人都应该符合要求;还有12.5%的受访者认为,目前的移民要求可以提升,以获取更多高素质人才。调查发现,有57.2%的人认为政府的移民政策变化过快,没有给申请人缓冲的时间;另42.8%的人则认为移民政策变化快是正常的,政府就是通过调整政策来选择本国所需人才。谈到枫叶卡保留政策和入籍政策,有41.4%的人认为新的政策要求过于苛刻;有39.4%的人认为目前的要求可以接受,并会认真遵守;还有19.2%的人认为新政策非常必要,只有严格要求才可以杜绝不良社会现象。

调查显示,对于加拿大最需要什么样的移民及怎样吸取移民这一问题,绝大多数人(76%)选择了经济类移民,并认为现有政策下的移民配额是远远不够的。此项调查是该会长杨海峰与纽芬兰纪念大学王培忠教授合作主办,目的是让各政党候选人了解华人新移民对移民政策的想法,以便日后联邦政府日后在制定移民政策时提供参考。杨海峰表示,未来会继续在华人小区进行一系列的民意调查,为主流社会吸纳和接受华人小区,提供科学的依据。

为了庆祝春节,迎接龙年的到来,奥克兰北岸于正月初五、六举办庆新春嘉年华。中国新年的庆祝活动在奥克兰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已经成为了北岸一项标志性的活动之一。不但丰富华人的文化生活,更是向当地群众展示亚洲艺术,美食,娱乐等文化的重要途径。在各界华人社团的支持下,北岸嘉年华组织了大型露天文艺演出,安排了各种小吃摊位,儿童娱乐项目等等。同时还有包括往返中国机票的幸运大抽奖,活动将免费对所有观众开放。文艺演出的节目精彩纷呈,种类多样。不但有中国的歌舞,还特别邀请了韩国,日本,菲律宾等各国的表演团队。另有太平洋风情浓厚的草裙舞,肚皮舞等, 不但欢快幽默,还可以和观众互动,非常受欢迎。

来自中国大陆的“火凤凰”杂技团的青少年将会奉献技艺高超,难得一见的杂技表演。马仓舞团的小朋友们在老师的指挥下,精心排练了许多舞蹈,同时北岸华人联谊会也组织了大量精彩的歌舞,包括独唱,合唱,各少数民族舞蹈等等,届时一同献给观众朋友。北岸嘉年华不仅仅有精彩的文艺演出,还有丰富的亚洲美食,各地小吃, 定会让游玩的朋友们大饱口服。活动的组织者还精心的为小朋友们安排了各种游玩项目,不但雇用了旋转木马等电动游戏,还专门安排了一个区域给年纪小的幼儿玩耍。总之,活动项目可谓应有尽有,一定会让各年龄,种族的参与者都吃的尽兴,玩的开心。

新西兰航空公司还为本次活动赞助了两张往返中国的机票,作为北岸嘉年华幸运大抽奖的奖品只要在Northcote shopping centre购物(抽奖之前)或在活动当天到AirNZ的摊位填写表格,都有机会参与抽奖。但要求抽奖时,获奖者一定要在现场。今年还特别增加了一项“龙至龙”北岸大型图片展,集合了北岸12年以来的精彩活动图片集, 图片将在Northcore艺术画廊展出。总之, 活动多多,惊喜不断。这是华人朋友的盛大庆典,也是奥克兰民众的节日。

4月24日的该报上的一则新闻“870中国客工准证突取消”,再一次涉及到了劳务这个行业。通读全文,感觉到这次的罪魁祸首又是“中介”。这个行业里充斥着各种丑陋面,各个环节都面对道德、良心甚至法律的冲击,以至于笔者宁愿无业,也要逃离这个深渊。此文谨以来自中国的客工为例。文章摘录如下: 首先,来看一下一个中国工人要来新加坡工作的整个程序。大体上所要面对的是:国内中介-新加坡中介-雇主。他先要向国内中介报名,等待面试(包括电话面试,视频面试,有时雇主会派人到中国现场面试),国内中介将资料发给新加坡中介,新加坡中介负责在新加坡找雇主。面试成功,新加坡中介负责申请工作准证;批准后国内中介负责安排行程,工人交中介费;新加坡中介负责接机、安排体检、送到雇主那里报到。之后,这个工人就可以正式做工了。

以上过程适合大多数工人的情况。如此明了的过程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状况。为什么中介费那么高? 上面的新闻中提到,受影响的客工中,中介费最高达1万2000元,最低的也有5700元。这些费用都让谁赚去了?为什么中介费那么高?其实这里面有诸多因素。3年前笔者刚刚入这行的时候,劳务市场刚对中国开放,那时新加坡中介收的最高的中介费是4000元(以笔者曾经工作的公司为例),正因为这个新兴市场(当时主要涉及餐饮业)利润高,致使很多人都转做了这一行,也使现在的劳务中介良莠不齐。中介多了(不管有执照的还是没有执照的),大家就要抢生意,于是有人开始私底下给老板塞钱了。老板的胃口越大,新加坡中介给中国中介的报价就越高,直接导致了中介费的水涨船高。大概半年前,媒体对老板收钱的事进行过一次广泛的探讨,人力部出台或强化了一些相关政策。

然而笔者看来,正是这次讨论,不但没有把这种现象遏止,反而使其更加恶化。因为当时收钱的老板都是餐饮业,报纸一报道,等于“通知”了其他行业的老板,“噢,原来聘用中国员工还有这种好事啊!”于是乎,制造业、服务业等只要能聘用中国劳工的老板都开始尝试要钱。中介费如此高的原因,还因为中国中介分很多级,工人可能是通过了好几级中介才到了真正与新加坡中介直接联系的中国中介,每一级中介都要赚钱,所以中介费自然高了。另外,新加坡中介也是存在转介绍的情况,一个职位可能是从另外一家中介公司拿到的,只是总体而言,没有中国国内中介那么多级。为什么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半年前人们就知道老板收钱是个公开的秘密,为什么这种现象到现在还存在?依笔者看,关键在于人力部的一条政策上:老板收钱,要罚款或坐牢,以后一段时间内不可以再请外劳;中介给老板送钱,人力部准证吊销,2万元押金没收。

此政策本身没有错,新加坡法律严明,谁犯了错,都要受到惩罚。可是这是一条互相制约的条例,因为“送钱”这个行为只是发生在老板和中介之间,一旦发生,两个都罚,那谁会主动去投案举报呢?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双方以现金来往,不走支票或过账,以至于根本就没有证据。笔者认为,就目前而言,要想遏制这种现象,就必须放宽一方,鼓励一方举报另一方。笔者倾向于先放宽中介一方,严厉制裁收钱雇主,鼓励中介举报主动收取费用的雇主。雇主才是源头,只有抓住了源头,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最后,依笔者看来,目前的劳务市场(这里主要针对中国劳务)依旧混乱,没有行之有效的规定来规范大家的市场操作,大家为了经济利益而无视法律的约束。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具体规范起来中的细节问题相当复杂。

要想建立起一个健康的,良性循环的行业,还需要各方的努力,不管这个努力是在法律上的,还是道德上的。笔者呼吁,收钱的老板们,别再把请中国工人当成“赚钱”的一种手段了。劳工们遇到问题,一定要用正确的途径表达意愿,问题肯定可以解决,要相信新加坡政府和法律。(李建锋)。

移民 葡萄牙 中国

上一篇: 大马一独居华裔家中丧命 遗体腐烂引邻居报警

下一篇: 投资移民美国 如何避开陷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