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华裔医生滥开处方药致2人死亡 被控过失杀人罪


 发布时间:2021-01-17 22:06:01

纽约唐人街街头小贩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因为他们正经历一段“艰难时期”:不是生意难做,而是警察“很烦”。据福克斯电视5台(Fox 5 News)报道,纽约唐人街的很多商贩表示,最近警察频繁逮捕他们,逮捕的理由往往是很轻微的违规行为。最让人不解的是,与那些流动的非法商贩不同,他们有着正规的身份、执照,而且还没有犯罪记录,可仍然遭到了警方的查处。黄月英(Yueying Wong,音译)在曼哈顿唐人街的运河街(CANAL STREET)贩卖景观竹,今年4月,她在售卖景观竹、塑料花并附赠植物肥料的时候被捕,但她有合法的营业执照,黄月英说,那次经历让她很受伤。

殷春(Chun Yin,音译)和身有残疾的丈夫气张驰飞(Chi Fei Chang,音译)也在附近工作,但她已经被逮捕了11次,因为只有她的丈夫张驰飞有商贩营业执照,而她仅仅是在帮助丈夫经营摊位,这个摊位是他们养育9岁和11岁儿子的唯一收入来源。即使是这样,殷春也有5次被戴上手铐并投入监狱超过24小时的经历。自2007年以来,他们就和时任市议员郭亚伦(Alan Gerson)写信给纽约市消费者事务局请求将营业许可转给殷,但都没有得到答复。殷表示,她得不到政府的帮助,但是为了家庭,她不得不继续下去。

弗兰基和冯塔姆(Tam Feng,音译)也有着类似的烦恼,他们在唐人街经营水果摊,两人都有营业许可。在中国新年,弗兰基因出售传统的新年花朵被逮捕,但对他们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弗兰基认为,警方是在针对合法的唐人街商贩,因为他们在运河街已经抓不到流动的贩卖假货的小贩了。作为曼哈顿繁华的购物街,运河街曾是各国游客购买假冒名牌商品的“天堂”。律师关茱莉(Julia Kuan)正在考虑进行集体诉讼对抗警察以及曼哈顿地检处。她说,商贩们往往英语说得不好,也不懂司法系统,并且畏惧害怕。

目前纽约警察局还未对此类事件进行评论。(庞克)。

来自中国武汉的王小蓓,与马来西亚的林锦君,都在国大医院工作,在看护生涯中,聆听病人心声,奉献爱心,融入新加坡本地生活。要成为一名称职的护士,不只需掌握专业护理知识,更要懂得聆听和观察病患,以及他们的家属,才能给予最恰当的照顾。对在本地医院工作的一些外籍护士而言,语言是首先要跨越的一大障碍。王小蓓:当护士要做好心理建设,最重要是多聆听 王小蓓(36岁)来自中国湖北武汉,目前是新加坡国大医院的护理教育者(nurse educator),在本地工作生活近20年。身为过来人,她较能体会外籍护士可能遇到的问题,坦言语言障碍是头号问题。

以自身为例,王小蓓在1995年来新修读护理专业文凭课程,当时英语还不太灵光,在新环境难免不自在。文化差异适应问题 她受访时说:“虽然会读写英文,可是在说方面还有待加强,与他人交谈时总有点力不从心。”她也说,初来乍到时,对所有人事物自然是非常好奇,但文化差异的适应问题也随之而来。尤其,南洋食物与中国北方食物相差甚多,饮食习惯的不同让她格外想家。随着时间久了,王小蓓认识一些本地朋友,开始学新加坡式英语,也渐渐享受本地美食。她的一名马来同学更邀请她参加兄长的婚礼,感受不同种族文化。她笑说:“同学那天还特地把汤匙叉子都收起来,让我们学着马来人用手抓饭来吃。

” 1999年,到国大医院正式当注册护士时,王小蓓因有了几年本地生活经验,英语不成问题。如今,她已是永久居民,也是新加坡媳妇,和丈夫育有两女,分别为7岁和5岁。以另种方式帮助病人 护理生涯的首六年,她被安排到普通病房,有机会接触许多来自不同族群背景的人。由于一些病患未必听得懂英语和华语,因而激发她学一些简单福建话、广东话、马来语等,消除彼此的隔阂。她说:“和病人熟络了,一些病人家属也把我们当家人一样,愿意信任我们,让我很感动。” 在医院这些年,王小蓓发现自己喜欢从事教育工作,传授知识给新护士,以另一种方式帮助病人。

后来,院方正好有临床指导员(clinical instructor)的空缺,于是她决定去深造,尝试新职务,事业重心慢慢从照顾病人,转移至指导护士。王小蓓已考获护理硕士文凭,现成为“护士的老师”,她总会鼓励新来的外籍护理专业学生多交朋友,不要把自己孤立起来。她说,护理团队里有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印度、缅甸、菲律宾等地的护士,大家可以从彼此身上学习。她说:“我们会为新来的外籍护理专业学生,安排前辈分享经验。我们也会跟他们说明,照顾不同族群和籍贯的病人时,要注意的事项。当一名护士要做好心理建设,明白每名病患有不同的期望和要求,最重要是多聆听。

” 林锦君:不管来自哪里,对病人的关心一致 来自马来西亚的林锦君(27岁)同在国大医院任职,目前是肿瘤科病房的高级注册护士。因为出生背景的关系,她同时掌握英语、华语、马来语,也会说福建话和一点潮州话,与病人沟通时占一点优势。若有需要,林锦君会充当同事的翻译员,彼此互相帮忙,有时院方也会安排翻译员从中协调,整个工作环境富有包容性。她说:“不管我们来自哪里,我们对病人的关心是一致的。能够理解病人的需要,令人很有满足感。” 她也说,因为医院同事来自多个国家,工作环境鼓励大家主要用英语沟通,她也借此机会向同事了解不同国家的文化。

在肿瘤科病房工作,林锦君有时会接触一些很年轻就被确诊的病患,这些病患一般住院比较久,让她有机会多认识病人。照顾病人的同时,她也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她告诉记者,曾经有一名40来岁的病患就跟她畅谈出国工作、当父亲等经历。她感性地说:“我的人生阅历还不多,看着他的意志那么坚定,熬过化疗程序,让我领悟很多。虽然他后来还是过世了,但我从他身上学到如何为人生排个优先顺序,做到不枉此生。” 林锦君的家乡在马国柔佛州一个渔村,13岁来新念书。刚到本地时,她也面对一些适应问题,如日常用语要从马来语转换成英语。她现在已是新加坡公民,结婚两年多,丈夫是新加坡人。

谈及为何会萌生当护士的念头,她说,是九年前过世的婆婆启发她的。“婆婆在我准备A水准会考那年过世。看见她生前受到护士很好的照顾,和医生相比,我觉得护士和病人直接接触的时间较长,可以和他们一起奋斗。所以,即便她在会考中取得优异成绩,她还是选择当护士,在2006年成为新加坡国立大学首批护士学士学位课程的学生。说到这儿,林锦君有些感叹,因为一些人对护士存有偏见,觉得护士为何需要学士文凭,而护士给他们的既定印象就是成绩不好。她说,家人起初也不太支持她当护士的决定,看到她渐渐做出一点成绩,才开始接受,并以她为荣。“我认为,要完全改变一些人对护士的看法仍需一点时间,所以我们会继续努力。

看到一些同事坚守自己的岗位超过10年,十分敬佩他们。” 王小蓓也说,当初完成第一学期的学业时,陆续有同学决定转换其他科系或专业,可能是因觉得护士不受人尊重。“不过。这些年人们对护理专业的看法改善许多,有越来越多人愿意接受挑战,加入我们的行列。”(苏文琪)。

李旭辉 病人 纽约

上一篇: 赵美心率团赴中国展开商贸之旅 冀促进中美合作

下一篇: 六国海外华裔青少年“寻根之旅”夏令营西安开营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