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名震灾获救中国研修生再赴日本参与重建


 发布时间:2021-03-08 10:55:28

近年来,日本政府极力推行“观光立国”国策,而日本的近邻中国应该说成为日本实施这一国策的有力支持者。从2009年开始,日本政府先后3次放宽面向中国游客自由行的签证限制,更有1次是将中国作为第一个实行“多次再入国”签证政策的优惠对象国家。尽管日本政府原计划希望在2010年时吸引外国游客1000万,但当年并未达成目标,其中中日关系的顺利与否起到非常重要作用。进入2011年,日本又收到大地震、海啸与核辐射多重灾害打击,旅游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呈现出难以复原的境况。对此,日本政府决定为“观光立国”国策制定新的推行计划。日本政府2012年度起的下一个为期五年的“观光立国推进基本计划”草案2月7日出炉。发生东日本大地震及福岛核事故后,新草案提出“恢复和强化日本品牌所失去的信赖”,力争到2016年度结束前,把入境旅游外国人人数增至1800万。

同时,政府和民间将合作构建能够迅速提供灾害等准确信息的体系,防止发生形象受损。日本2010年的入境旅游外国人人数为861万人,创历史新高。不过,2011年的推算数据则骤减至622万人,实现草案目标将面临重重困难。政府计划与执政党协调后,在3月的内阁会议上敲定该基本计划。目前实施的基本计划规定:国内旅行消费额目标为3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7万亿元),出境日本旅客人数目标为2000万人。新基本计划将再次挑战这一未曾实现的目标值。另一方面,关于各地区轮休长假来分散假期的提议,草案称“将基于震灾影响和国民意见继续探讨”,实际上予以搁置。关于增加外国游客人数,草案提到将在2012年度探讨和力争实现由地方政府和企业提供信息的机制。该计划提出,在2016年前,增加被誉为“黄金路线”的东京、千叶、大阪、京都以外城市的外国住宿游客数,力争达到2400万人次,是2010年的2.4倍。

另外,还会努力大幅增加韩国等地的回头客。草案还指出,为了灾后重建和振兴旅游,将把东北地区太平洋沿岸的多个自然公园整合为“三陆复兴国立公园”。30万亿日元的国内旅行消费额具体包括:日本人国内住宿旅行消费18万亿日元,一日游旅行消费6.5万亿日元;外国游客旅行消费3万亿日元。在外国游客旅行消费一项中,中国游客自然仍然是受到关注的焦点。从2012年开始,日本政府再一次调整了中国游客赴日旅行的签证限制,将原有必须提交的“身份”相关证明的规定抹去,使原来面向富裕阶层的个人游签证政策,实实在在地落到了中国中间层人群身上。(米灏)。

去年8月下旬在日本山梨县发生的湖北女工受虐事件,自媒体曝光之后已经过去了半年时间了。因为这一事件引起了中日两国政府以及全世界华人社会的高度关注,许多人都以为事件会很快得到解决。可是,事实上许多人为制造出来的错综复杂的情况,大大延误了事件解决的时间表。事件发生后,湖北女工的湖北省黄石市东创境外就业有限公司的王香总经理赶到日本来灭火。令人奇怪的是,尽管那时国内报道已经形成了燎原的熊熊大火之势,可是,已经人在日本的王香就是不露面来和女工们交涉。许多人询问:“王香在干什么?”过了好几天,在大使馆等巨大的压力下,王香才姗姗来迟地找到笔者,声称要和女工们见面。见到女工们后的表态也是按照公司提交给日本劳动部门的出勤记录来裁定女工们的加班时间和费用。很显然 王香已经和湖北女工的接收方technoclean洗衣公司的老板内田正文完成了炮制整套假出勤卡等劳动文件的作业,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女工们明明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以上,不仅星期六星期天要干活,甚至在日本人员工全都放假的新年期间也被逼整日干活。2007年9月到2008年3月的半年期间,甚至严重到只让她们休息了3天。可是,在内田老板炮制的假出勤卡上,却变成了每天只工作到下午5点半多点就下班了。即便是炮制出来的这些假出勤卡和加班记录上原来还标着星期六的加班时间的,可是在提交给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时,内田老板他们用改正液抹去了星期六的加班记录。内田老板也许是太自信日本的地方政府机构会对他这个日本人提供绝对性保护的,同时时间也实在太仓促了,以致在篡改这些劳动记录的原始文件时,作业极其马马虎虎,在这些假出勤卡留下了许多一眼就可以看出的修改痕迹。如果企业有违反最低工资和强行要求加班等违反《劳动基准法》的行为时,日本的劳动基准监督署会要求企业予以改正。一般来说,企业改了就不再继续追究了。

可是,对于篡改出勤卡记录等有关劳动记录的原始文件的犯罪行为,劳动基准监督署就会采取更为严厉的惩处措施。当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意识到内田老板提交的是伪造文件后,就对technoclean洗衣公司采取了强制性搜查,没收了公司保管的大量的考勤记录等原始文件。经过长达近半年的反复核对、举证、对质、调查,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于今年4月8日发表公告,宣布向山梨县首府所在地甲府的地方检察厅提交建议起诉的法律文件,追究A方(technoclean洗衣公司)及其B方(经营者内田正文)、C方(和内田一起伪造劳动记录原始文件的37岁的社会保险劳务士)的罪责。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认定以上3者违反了《最低工资法》第4条第1项、第40条、《劳动基准法》第24条、第120条第1号,而C方除此之外,还触犯了《刑法》第62条,即犯下了帮助主犯犯罪的违法行为。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说,经过对technoclean洗衣公司强制性搜查,发现了该公司未付和少付6名湖北女工工资至少也有1115万日元等一系列犯罪事实,由此判断已经难以通过行政指导来解决这个事件,决定作为司法案件来处理本案,即提请地方检察厅予以起诉。

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在提交建议起诉的法律文件后,还对外表态说,本署一向把确保和改善技能研修生的最低劳动条件作为一个重点课题来处理。在眼下严峻的经济形势下,处于最弱处境的外国劳工和技能研修生的最低劳动条件很难获得保障,本署今后将继续加强对雇用技能研修生的企业的监督和指导,以严正的态度来对应任何违反劳动基准法和最低工资法的行为。在山梨县劳动基准监督署提请地方检察厅起诉后,technoclean洗衣公司的老板内田正文终于承认了一系列的犯罪事实,表示愿意向6名湖北女工支付欠付的工资。而参与伪造劳动记录原始文件的社会保险劳务士也承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可是,到了应该向6名湖北女工支付欠付的工资的期限时,内田正文旧病重发,又开始采取了拖延战术,只答应在6月底之前向留在日本坚持维权的3名女工分别支付1年半的欠付工资,至于已经被他强行遣送回国的3名女工的欠付工资则要由法庭来裁决。

明知那是一场他会输的官司,可是,他顽固不化地要来一场飞蛾扑火似的争斗。正义和邪恶的斗争还在继续,胜利还只是野麦岭上初露的晨曦。(莫邦富)。

研修生 日本 佐藤

上一篇: 韩国迎来外籍劳动者100万时代 中国人占比最多

下一篇: 南非侨领吴少康:侨团是侨胞心中“公道”所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2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