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裔女天生“一只耳” 自卑29年尝试整容(图)


 发布时间:2021-04-15 08:54:40

马来西亚29岁的华裔少妇自出生左耳就没有外耳翼,只长耳珠,以致听觉只有50%,而且她天生“斗鸡眼”,脸部两边的比例也不均匀,嘴巴歪侧一边,从小就被人嘲笑到大,29年来从来不敢抬头做人。在《光明日报》独家报导车祸毁容少女吕艳碹要整容重生的励志报导,给了她全新的启发和勇气。她说,她一直都认为,要恢复正常的长相是一辈子不可能的事,而今,她想尝试追求圆梦。这名自来槟城的李女士,是一名家庭主妇,因外表长得有异常人,受到别人的嘲笑。在这个论外貌的社会,她以为一辈子也嫁不出去,很幸运的,16岁那年,认识了她现今的丈夫黎贻良,结婚6年后,并育有一名5岁的儿子。让她最庆幸的是,儿子没有延续了她的缺陷,是个健康可爱的孩子。

不爱接触人群不拍照 她因为眼睛有问题,不能戴眼镜,只能全天戴着隐形眼镜,让她眼睛非常不舒服。从小到大,更没机会像别的女生一样可以戴漂亮的耳环,因为左耳只剩下耳珠,没有耳翼。让她更无法​​承受的是,多年来人家对她异样的眼光和嘲笑的话。她从小被乡间的印度孩子以“歪耳朵”、“歪嘴巴”来嘲笑着;在小学,同学更不时爱拔起她左边的头发,露出她少掉的一边耳朵,然后大声笑起来。当时,她只觉得很难堪很生气,更试过追着他们来打。“可是,在我开始懂事之后,从一些生活照中,我明显看到了真正的自己,和别人真的很不一样,我觉得很难看,很自卑,很无助,那时,我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不爱接触人群,不爱说话,29年来活在自卑中。” 这些年来,别人看她一眼,她就很痛苦,少掉的一边耳朵,更是她最大的忌讳和难堪之处,有缺陷的五官,她还可以默默忍受,可是少掉的耳朵,不小心被人发现了,她会难堪得马上掉泪。

“我一直都用头发来掩饰我少掉的一边耳朵,从不束头发,也不拍照。至于我缺陷的五官,那真是没办法的事,想掩饰也掩饰不了,只好避免一些人多的地方。” 她说,丈夫很了解她,一些场合,他都会尽量避免让她去,也尽量避免让她拍照,他们家里极少有家庭照和生活照。“最印象深刻的,是儿子曾经问过我:妈咪,为何你少一个耳朵的?我真的不晓得该如何回答他。” 要学吕艳碹筹款修复缺陷 李女士除了希望透过报导,筹得修复嘴巴和眼睛医药费外,更希望,有专业人士可以给她一些专业意见,比如,她的耳朵是否有机会可修复,听觉是否可恢复。“我觉得吕艳碹很勇敢,不像我,一直都不敢抬头看人家。觉得尴尬时,她可以选择戴口罩,可惜的是,因为少了一边耳朵,我连口罩也戴不了。

” 父母对“整容”抗拒 她说,“整容”这字眼,一直都在她脑海里想过千万次,可是,她认为,那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我只知道,那会花很多很多的钱,尤其是少掉的那边耳朵,我更觉得那是可能没办法整的。” 她说,父母对整容这字眼非常敏感和抗拒,他们一直都认为,只要没有生命威胁,整容根本是多余的。“可是,他们可能并不了解,因为这些缺陷,我这29年来活得多痛苦,他们无法想像也无法理解我这些年的感受,只要别人的一个眼光,就会让我痛苦很久。” 她说,很少人知道她少一个耳朵,除了家人,只有身边最好的几个朋友知道。已有用细胞“种耳”疗法 据报导,现代医学科技已有“种耳朵”的疗法,就是只要利用患者自己的细胞就“种”中耳朵。

这起实验室负责人桑德芭克(Cathryn Sundback)表示,培植人造耳得实验其实已达20年之久,至今面临种种障碍,但她有开心的宣布,已找到解决难题的办法。桑德芭克说,他们先利用电脑模拟出患者现存耳朵的形状,制成一个用钛金属的框架,上面覆盖胶原蛋白,它能让皮肤结实,保持弹性,再从患者的鼻子或肋骨取出一些软骨组织,将软骨细胞植入耳朵框架里。过后,他们会将耳朵框架静置在培养皿2周,让它长出更多软骨,​​等到要移植这个耳朵时,再从患者身上取下一些皮肤,将耳朵植皮并缝在合适位置上。随着大批伤兵重返家园,这项试验也取得十足的进步,目前他们已像食品及药品管理局提出申请,希望能在一年内为患者移植人造耳。

韩国首尔江南区7日发布医疗观光5年计划,目标是吸引20万外国人患者。首尔江南区将首先为外国患者量身打造基础设施。外国医疗观光游客激增,江南区将制作阿拉伯语广告和穆斯林指南,同时还将为重症患者及陪诊家属,开发可长期居住的住宿设施。首尔江南区将不断强化其医疗观光中心的地位,雇佣国际协调人员,打破医生和患者之间的语言壁垒,提高专业性,为外国患者提供高品质的服务。据报道,首尔江南区还将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及中亚地区开设办公室,挖掘潜在客户。

耳朵 整容 患者

上一篇: 裘援平考察广西—东盟经开区 “点赞”华侨农场成就

下一篇: 东京中山论坛举行 聚焦“亚洲命运共同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5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