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华人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 引发用人纠纷


 发布时间:2021-04-14 14:27:52

西班牙老板拖欠中国员工的工资,还开空头支票,造成工人多次取钱取不到。华人李女士,最近就碰到了这样的烦心事。李女士反映说,她所在的西班牙人开的衣工厂从去年开始,这个老板就不断拖欠中国工人的工资。1月份的工资常常要到5月份甚至是更晚的时候才能拿到。一转眼,新年都过了,可是大家的工资还是没有着落。李女士觉得这样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就想辞职不干了,正好休息一下,回国过年。另外,她觉得自己要辞职了,老板总要把工资给她结清了吧,而且回国需要用钱是明摆的事啊。于是,她就跟老板说了自己的意思。老板这下倒是没再拖拉,直接给她开了张支票,上面的数目是拖欠李女士的工资总额的一半,并向她承诺说,剩下的另一半在她回中国之前一定给她。可是,当李女士拿着老板开出来的支票去兑现的时候,却被银行拒绝了,银行说她的支票根本无法兑现。李女士去询问老板,老板解释说等过几天一定能兑现。过了半个多月,李女士再次去到银行的时候,得到的还是一样的答复。这张支票无法兑现。李女士不明白,如果老板真是没钱发工资的话,为什么在圣诞节的时候还要他们不停地加班,有这么多的活干呢。

李女士表示,如果在她回国之前工资还没要到手的话,她准备采取法律手段来要回自己的劳动所得。(一文)。

学生利用暑期打工赚取零用钱是件好事,但对有些学生来说却是一肚子委屈。九名法拉盛华裔学生日前在上州华人餐馆打工却被拖欠工资,总额达3000美元,虽然数目不多,但对孩子们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钱。家长们1日带着多位被欠薪青少年前往上州索取薪资,不料张姓(Cheung)老板报警指称青少年持刀攻击,警方将涉案者带回分局侦讯,而张老板对此不愿置评。包括涉案青年等五名学生1日稍早前,曾向纽约州众议员孟昭文办公室求助。这九名学生都为高中生和大学生,年龄最小的16岁,最大的24岁,都是于今年7、8月在上州白原市(White Plains)一家贩卖寿司和珍珠奶茶的小型华人餐馆工作,由张(Cheung)姓店主每天负责到法拉盛市中心接送,每天工作十个小时。这些学生虽然开始工作时间不同,但都遭遇到拖欠工资的情况,因相似的遭遇而彼此认识,交流后才发现事态不妙。

在店内工作最久的16岁周姓女学生表示,她工作21天,主要在店内做奶茶,本来张先生承诺每天付她80元,可是到结算时却说50元,并迟迟不支付,反复催问后,才支付700元,还有350元没有给,她说老板本来承诺前日一并结清,但当她打电话过去,张先生却未接听。今年就读大一的李姓学生表示,她在餐馆工作六天,可是结算时,老板却推说没钱,最后只给了她20元,而当她父亲气不过,致电张先生为女儿追讨薪资时,对方不但态度十分恶劣,且扬言要打架,之后连电话也不接。在餐馆工作半个月、负责做寿司的郑姓男学生表示,张先生最初说每天支付70元,可是最后却总共只给了300元,郑姓学生表示,最倒霉的是,他还有两把寿司刀放在店中,价值300多元。郑姓学生等人昨晚在家长陪同下,开车至上州餐厅讨回薪资,据了解,当郑姓少年拿起自己放在店里的两把寿司刀、检查是否损毁时,张姓老板立即报警,指称有人持刀在餐厅滋事,郑姓少年因此被捕。

该报1日致电张姓店主,但张姓店主以赶时间为由不响应。针对学生打工被欠薪资部分,孟昭文办公室工作人员孙雯表示,她会替学生们向纽约州劳工厅反映情况,要求调查该餐馆,为孩子们讨回薪资。律师戴禺表示,学生们可自己到小额法庭告该老板,或是求助有关工会,戴禺还指出,如果该老板算学生们一天50元、工作10个小时,那么时薪只有5元,没达到纽约州最低时薪的7.25元,也属违法。

七月盛夏,正当意大利迎来几十年不遇的酷暑,来自河北藁城的“黑工”王建分却永远离开这个世界,41岁的王建分没有合法居留,2008年来到意大利,在家乡变以吃苦耐劳著称的他很快就一头扎进prato的一家华人“烫厂”(加工熨烫衣服工厂),一干就是两年多。高强度的劳动使这个身体还算强壮的北方汉子日显疲惫,终于在一个月前的一天倒了下来。当工人们将烫厂老板叫到王建分的床前时,王建分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这位浙江老板没有叫救护车或送他到邻近医院,而是开车把王建分拉到prato的一家公园内,将他放到一个长椅上,一走了之。不知是担心被警察发现引来麻烦,还是害怕天谴终于良心发现,两个小时后,这位老板又开车到公园,将依然在长椅上昏睡不醒的王建分拉上车。但他没有赶往就近的医院,而是驱车一个多小时,将王建分送到距prato100多公里之外的一家医院救治,并且没有留下任何资料就匆忙离去。

被耽误最佳抢救时机的王建分不久便含冤离开人世。一连几天都无法和王建分取得联系的老乡开始着急,因为平时他们每天都要互相问候、互相关照一番,手机不通的情况是绝无仅有的。于是几位老乡相约来到王建分生前的这家烫厂询问有关情况,一开始,烫厂老板拒不回应王建分的去向,只说其已辞工,去向不明。在这几名老乡的苦苦追问下,不胜其烦的老板才说出王建分已经去世的消息。几位老乡欲哭无泪。经过他们多方询问,才知道王建分去世的经过,才认清这位无良老板的真面目。这几位老乡都没有合法居留,不懂意大利语,因此没有人出面去警局报案,这也使得这位老板超然事外,至今仍没有任何负疚之感。几位老乡把不幸的消息告诉王建分远在中国的家人,悲痛欲绝的亲人除了哭泣,还能做什么呢?他们只想知道:王建分生前为其工作的这位“老板”应该担负什么责任?我们时常把“维护侨胞的合法权益”挂在嘴边,写在文章里,而这“侨胞”自然也应该包括这些辛勤劳作却投诉无门的“黑工”们,他们的权益谁来维护?(文山)。

小凯 酒吧 老板

上一篇: 东京中山论坛举行 聚焦“亚洲命运共同体”

下一篇: 裘援平考察广西—东盟经开区 “点赞”华侨农场成就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