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男孩厌学要出走 买票被民警拦下


 发布时间:2020-10-19 22:56:55

她马上读高三,抛东西之前反锁了家门; 楼下居民差点被砸到,消防赶来解救 前晚7时许,在沙坪坝区富洲路8号的9号楼,“砰”的一声,一个垃圾桶从23楼抛到楼下,周围不少散步的人被吓了一跳,好在有惊无险。没过多久,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大家一看,锅碗瓢盆散落一地,也是从楼上掉下来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担心被砸的居民立即报警。民警赶来后发现,原来是一个住在23楼的女孩正在做高空抛物的事情…… 从23楼一直往下扔东西 前晚7点45分,小区物管保安吴世洪正在9号楼旁巡逻。只听“砰”的一声,一个红色垃圾桶落在他身旁。吴世洪惊出一身冷汗,抬起头喊了一句:“谁在乱扔东西!” 不过,没人回应他。过了十分钟,大量锅碗瓢盆又砸在楼道口的玻璃挡雨棚上。

这时吴世洪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通知其他人。几分钟后,几名保安都赶了过来。此时,书本、衣服不停地从楼上落下来,以及几张百元大钞。保安们立即封锁了9号楼的进出口,提醒周围行人注意安全。就在此时,一位老人正准备经过这里,保安董明林发现一个直径50厘米左右的花钵正在往下掉。为了救老人,董明林上前将老人推开,而花钵从他的耳边划过,差点砸中。她之前和母亲吵了一架 没过多久,民警与消防官兵陆续赶到现场。在周边拉起警戒线后,几名民警来到23楼。大家发现,一位女士正在敲打房门。经询问,屋内的人正是这名女士的女儿———小雨(化名)。今年18岁的她学习优秀,身高一米七。当晚吃饭时,因为学业等问题,小雨与母亲吵了架。随后,情绪激动的小雨一拳打在母亲头上,并把她推出家,反锁了防盗门。

此时,小雨在家里不停地大声吼叫,情绪亢奋。在民警的告知下,她的母亲才知道女儿在乱扔东西。她来到隔壁住户家里,通过阳台求女儿别这么做。小雨依旧在不停的扔东西,一直持续到深夜。为防止她寻短见,9号楼被临时停气,消防官兵也在楼下铺起安全气垫。由于小雨始终无法稳定自己情绪,不听任何人的话,救援一度陷入僵局。临时停气,大家都能够理解。毕竟人命关天,所有人都希望小雨不要出事,希望她能够冷静下来。下个月就要上高三 昨天早上8点半,小雨在消停一段时间后,又开始扔东西。这一次,她开始扔一些大型物件———桌椅、电器。这些东西破坏力巨大,将9号楼下的挡雨棚上的玻璃都砸碎四五块。而旁边的一些板材装饰物,也被砸脱落。为了不继续激化小雨的情绪,民警没有再让她的母亲进行劝说,而是选择其他救援方案。

无论何种劝说,小雨都始终在家里大喊大叫,她也几乎将所有能够搬动的东西都扔了下去。时间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民警和消防官兵决定采取强攻。一名特警和一名消防官兵来到24楼,通过索降方式,成功降至小雨家阳台上,两个人立即将小雨控制住。房门打开后,小雨的母亲在旁不断流泪。“下个月上高三。”住在这幢楼的刘女士认为,小雨上的是重点高中,学习压力大,所以才选择这么做。好在没人受伤,这让大家都庆幸不已。

安庆市交警在上路检查两辆幼儿园校车时,发现一辆校车超载,核载7人的校车,塞进了31名小学生;而另一辆幼儿园校车驾驶员满嘴酒气,无驾驶证,身份居然是一所医院的兽医。9月22日16时许,群众举报称长风乡“红苹果”和“放心”两所民办幼儿园核载7人的校车经常塞进几十个幼儿园小学生,存有极大安全隐患。安庆市交警二大队四中队接到举报后立即会同新河派出所对两辆幼儿园校车进行拦截。交警二大队四中队一名民警介绍:看到当时校车内的情形,所有的办案民警都傻眼了,“放心幼儿园”的校车内黑压压一片,民警打开车门,让孩子们下车后挨个儿数了数,原核载7人的昌河面包竟然挤了31名小学生。

正当民警准备对“放心幼儿园”的校车司机进行处理时,“红苹果幼儿园“的校车正巧驶了过来,当司机打开车门的瞬间,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民警立即对驾驶员进行酒精检测,发现该驾驶员属酒后驾驶,民警在对驾驶员身份进行核实时,发现驾驶员竟是一所医院的兽医,而且没有取得驾驶证件。目前,这位无证酒后驾驶的司机已被行政拘留。(李婷、乔剑)。

私生子抚养问题被推上公堂。近日,浙江省嘉兴海盐法院裁定,因证据不足,父子关系不成立,4岁私生子将面临无力抚养。4岁的小伟今年上幼儿园了,非常活泼可爱,然而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他却只有妈妈一个人。不仅如此,随着小伟的渐渐长大,教育费、生活费支出也越来越大,小伟的妈妈开始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为此,小伟(小伟的妈妈姜女士作为法定代理人)一纸诉状将海盐的张某告上法庭,要求张某为“私生子”小伟负责,定期支付小伟的抚养费。开庭审理:双方观点针锋相对 姜女士称,2004年5月份,她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时认识了同样来参加婚礼的张某,两人一见如故。当时张某婚姻触礁,而姜女士的丈夫梁某也因为欠债经常不在家,两人遂偷偷发生了性关系,并在2005年2月20日生下了“儿子”小伟。小伟出生后,张某也曾来看望小伟,但一直没有承担抚养费,小伟一直由姜女士抚养和照顾。小伟出生七个月后,姜女士的丈夫梁某去世了,姜女士因为土地征用成为失土农民,生活陷入困难,只能靠政府救助,而张某家中开工厂生活富裕,却拒绝支付抚养费。

于是今年2月24日,小伟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张某承担小伟每月的抚养费500元,并与姜女士分担小伟今后的教育费和医药费。对于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张某矢口否认,他在法庭上答辩称,张某与姜女士确实是在2004年5月左右认识的,因为张某经济条件相对较好,姜女士对张某颇有好感,但当时张某还没有与妻子离婚,两人仅仅是普通朋友而已。小伟确实很可爱,不过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从相貌上一点也不相像。张某与姜女士没有法律上的婚姻关系,张某与小伟也没有事实上的父子关系,因此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道德上张某对小伟都不应该承担法律义务。张某还认为姜女士要求其承担抚养费,有讹诈的嫌疑,也有损自己的名誉,他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而姜女士则称,自己原来的丈夫梁某没有生育能力,之前女儿也是领养的。当初怀着小伟的时候,丈夫就明确反对,小伟出生后,婆婆一直说小伟不是儿子生的,姜女士与婆婆经常为这件事争吵。但是为了小孩的成长,姜女士并没有告诉家人小孩是谁的。另外,为了催讨抚养费,去年5月姜女士曾经向法院提起过诉讼,但由于证据不足,并且当时张某提出要协商解决,便撤回了诉讼。

“后来张某买了奶粉、水果等来看小伟,小伟还叫张某爸爸;2009年新年的时候张某又给了小伟100元压岁钱,很多邻居都见过或者听到过。” 法院判决:证据不足难以支持 对于此案,海盐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认非婚生子女生父中男方拒作亲子鉴定如何处理的答复》中指出:在确认非婚生子女案件中,应当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然而本案中原告在被告否认其系原告生父的前提下,仅以两份证人证言以及原告的照片证明被告系原告的生父,证据明显不足。针对原告提出原、被告是否存在血缘关系要求进行亲子鉴定的申请,由于亲子鉴定涉及当事人的身份关系,因此亲子鉴定应当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鉴定,不得对不同意的当事人进行强制鉴定。现在被告明确表示拒绝作亲子鉴定,故原告的申请无法进行。据此,法院日前对该案作出了判决,认为原告要求被告承担抚养费的意见缺乏事实依据,依法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承办法官介绍说,有抚养义务的人应当对被抚养人承担抚养义务。目前对于非婚生子女要求生父承担抚养费的案件也日渐增多,对于该类案件,如果当事人同意作亲子鉴定,那么案件事实基本能够查清;但是如果对方拒绝作亲子鉴定,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不能采取强制的方式进行亲子鉴定。

在对方拒绝作亲子鉴定的情况下,原告须提供基本证据证明被告是其生父,例如有证据证明被告公开承认原告是其亲生儿女、原告的母亲一直与被告同居等等,否则法院很难支持原告的主张。(完)。

民警 张某 张家口

上一篇: 学术道德也要抓“源头”

下一篇: 扬州大学:学生挂科超两门家长将到校沟通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6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