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高校首个减防灾&应急救援社团:逃生演示获热捧


 发布时间:2020-10-21 11:22:42

于晓飞便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发布了一个状态:“我的手越是‘肮脏’,青春越是发光。”并配以一张被墨屑沾满双手的照片。作为浙江省宁波市一名普通的高三美术生,于晓飞和浙江省2万多美术高考生在20多天前一同踏上了追梦艺术的浙江省美术联考征程。但与浩荡的报名人数相比,迫于考学而“半路出家”的美术生不在少数,而美专毕业生也面临着“挤独木桥”和转行的窘境。近年来不少高校在美术校考上的相继退出,也使得“速成”道路越来越难成就“五彩”人生。每天绘画超10小时 为梦想“一掷千金” 虽然已经结束严峻的美术联考,但于晓飞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又一头扎入画室之中,等待她的是即将扎堆到来的各大美术院校的独立招考,时间对她来说异常宝贵。“真的很累,半年来每天都画到晚上11点多,没有周末和假期。”于晓飞向记者诉苦道。这个眼神坚毅的小姑娘表示,在备考期间,自己和同学每天都要练习绘画10多个小时,和一堆静物和石膏像为伴,“有时静物画多了,晚上做梦梦到的也是苹果。” 对于这群美术备考生来说,批量生产的冰冷石膏所代表的意义不只是生活模式的日趋单调,它们也意味着高昂的学费和对青春梦想的坚持。

于晓飞告诉记者,每年从暑假开始,学校便会安排美术班的学生到杭州进行集训,时长约为半年。而这期间每人在住宿、培训、材料购买等方面所花去的费用加起来约有1万多。面对即将到来的备考游击战,这一数字还将继续走高。而与画纸上的斑斓色彩并不对应的还有相对单一的升学路线。“每天都要练习各种素描和线条,课本已经有几个月没好好看过了,文化课的压力很大。”于晓飞感叹道。但于晓飞却并不后悔选择美术高考这条路,用她的话来说,“我们吃的是面包,消化的却是梦想”。在接受了三年专业美术培训后,于晓飞的最终目标是中国美术学院,她希望能接受更为深入的油画培训,虽然这个专业目前看来并未得到父母的肯定,但她还是希望能够将纯兴趣进行到底。“速成生”突击学美术 “曲线救国”升大学 在于晓飞的同学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美术有着浓烈的兴趣,其中不乏几月前才开始进入备考队伍的“插班生”。“我的文化成绩在班中并不是很好,高考最好只能考到一个三本院校,而参加美术联考可以让我有机会冲刺名牌大学。”高安直言不讳地向记者诉说着她的“曲线升学”之路。而对于未来所学的专业,高安还没有产生清晰的认识,“可能是设计类吧,听说以后的收入会比较高。

” 一年前,面对每况愈下的学习成绩,高安在父母的建议下拿起了生疏的画笔,开始突击各项绘画技巧。“以前没有绘画基础,基本从头开始学起。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我一般画到最晚才回去,毕竟没有后路了。”高安对“黑色备考期”显得记忆犹新。走出考场,迎上父母的目光,高安回忆当时的自己显得很“淡定”。“2014年浙江省美术联考的试题是默写老人头像,和老师预测的差不多,这种类型的画已经练习过了。”高安解释道。对于美术底子相对薄弱的高安来说,她的绘画之旅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她并不会参加各大高校的美术校考,接下来只专心备战文化考试,凭借联考成绩她想冲刺一个二本以上的大学。而这种现象在宁波市第三中学老师潘海波的眼中,似乎已经司空见惯。“真正对绘画有兴趣的学生不多,‘高考捷径’在某些范围确实存在。”他讲到,曾经有四名只接受了三个月强化培训的学生参加美术联考,分数最低的也考了82分,而美术班的同学则平均在90分上下,二者分差不大。美术就业“曲高和寡” 毕业季遭遇尴尬转行 据悉,2013年和2014年浙江美术联考人数均为2.1万人左右,但与动辄上万的报名人数相比,毕业后的情况却陷入了窘境。

《2014年大学生就业蓝皮书》显示,就业前景最不看好的专业包括:动画、美术学、艺术设计等。骨感的现实难以回避,坚持纯艺术创造似乎更显得“曲高和寡”。朱炯英是中国美术学院2007届雕塑专业毕业生,如今在宁波一家博物馆从事平面设计工作。出于对艺术的热爱,报考时朱炯英毅然选择了雕塑专业,虽然专业小众,但有一技傍身,他始终有种“孤独的优越感”。但这种优越感在毕业时却截然而止,“找工作时发现学美术的人太多了。在面试中,我不仅遇到了大学同学,甚至连许久未见的高中同学也碰到了。”王小波苦笑着说。如今,在电脑前快速点动鼠标的朱炯英已有多年未碰泥塑,只有办公室内悬挂的几幅油画创作还依稀展现着朱炯英专业的美术功底。朱炯英坦言,一些曾坚持纯艺创作的同学如今也转了行,“一个学校可能一届都难出一个大师,与其在这个行业厮杀,不如去别的领域生存。” 而2014年从中国美术学院景观设计专业毕业的曹佳则在经历多家设计公司后选择进入北京的一家杂志社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遭遇使她多次换职。“好的设计公司校招时名额可能只有一个,普通的公司月薪待遇不足3000元,跳槽是常态。”曹佳瘪着嘴说。

美术去“美”成“术” 分层选拔或免人才流失 “美术人才市场相对饱和,除了高考门槛相对较低、学生盲目追随外,还与艺术院校大幅扩招有关。”浙江省临海市江南画室负责人陈继军说。陈继军解释道,近几年不少高等艺术院校大幅度扩招、普通高校纷纷增设美术类专业,形成一股“艺考热”,美术类学生也成了高考大潮中的一支主力军。“随着扩招人数的增加,美术生的艺术素养令人担忧。”陈继军坦言,很多考生在进入高等院校深造时并没有多少艺术潜力可挖,缺乏艺术个性和艺术创新能力,发展缓慢。陈继军表示,究其原因,在艺考队伍中有相当一部分学生迫于考学而“半路出家”改行学美术,学习热情不高,“美术”对他们而言已经去“美”成“术”,成为升学工具。而美术联考又倾向于应试性,可通过特别训练速成,这些隐患势必影响考生未来的发展。搁下画笔,宁波市第三中学美术教师夏红雷叹息道,“在美术联考中,越来越多学生的半途加入,将会使得美术类高考的文化分数上扬,这样打击的将是真正有绘画天赋的考生,帮助的却是文化分数处于第三层次且往往并非美术爱好者的考生,这对于中国艺术人才的选拔是极为不利的。” 据悉,随着教育部关于规范艺术类招生文件的深入实施,越来越多的美术院校陆续退出单独招考,校考规模的缩减意味着艺考不再“易考”,专业美院的门槛将更高、更规范。

陈继军怅然道,适当提高美术考核标准,将地方普通性大学与美术高等学府的分数线差距拉大可加强考生的比试公平性,“毕竟这二者将来输送的人才走向还是不同的,一个倾向于技术类,一个倾向于纯艺术创作。只有分层选拔,分走向培养人才,中国的艺术性人才才不会白白流失和浪费。”(完)。

社团 专业 吉利

上一篇: 教育部召开高等学校实施“千人计划”视频会议

下一篇: 上海教育论坛即将举行 为特殊教育发展出谋划策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