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我们将带给青年一个怎样的高考


 发布时间:2020-10-19 23:02:00

□记者 钱钰 通讯员 董少校 晚报讯 在日前召开的第三届世界一流大学国际研讨会上,上海交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正式发布了200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ARWU 2009)。该排名列出了全球领先的500所大学,中国内地共18所大学榜上有名。200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显示,欧美大学占据了榜单的显要位置。排名前十的大学中,8所为美国大学,哈佛大学自排名发布以来连续7次位居第一,今年获得第二和第三名的是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前十名中仅有的2所美国以外的大学是排名第四的剑桥大学和排名第十的牛津大学。200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前100名列出具体名次,100名之后则只列出区间名次。在综合榜单上,中国内地大学全都在200名之外。其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南京大学等6所大学排在第201~300名,2所大学排在 301~400名,10所大学排在401~500名。总共18所大学入围500强,它们全都是得到“985工程”支持的大学。而在榜单首次推出的2003年,进入前500名的中国内地大学只有8所。有4所中国内地大学单学科入围世界百强,分别是北京大学的数学学科,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的计算机学科。

2009年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主要负责人程莹博士介绍,该排名所采用的排名方法和数据来源完全透明,所有信息都公布在排名网站上()。

一朋友的小孩马上要升初中了,最近到处打听民校取消小升初考试是否已成定局,在得知东莞暂未取消小升初考试,他才算松了口气。可是,他的烦恼仍未解除,因为按照教育部和广东省教育厅的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的文件精神来看,民校取消小升初似乎也是大势所趋。他担忧的是,如果真的取消考试,那么孩子想上民校名校恐怕会更难,届时,如果一旦需要“拼爹”,他却无法给孩子任何保障,他会觉得对不起孩子。这绝对是个现实问题。东莞民办教育发达,在东莞市公办初中已经实现免试就近入学的背景下,民办初中一般是进行小升初考试,竞争非常激烈。如每年报考东华中学初中的考生超过万人,但是录取人数不足千人。在这种情况下,笔试考试选拔让一些学生通过自身努力可以跻身名校,这也是相对较为公平的手段。但不通过考试,改用其他手段,似乎目前并没有太好的办法,是参考小学成绩?说服力似乎不够,而且也容易造假;是采取综合素质考评?没有具体标准衡量,说不定会促使新一轮的培训班热、拿奖热,使学生负担更重。

目前有消息说可能会采取面试的方式录取,如果是面试入学,其弊端似乎也不少,因为面试没办法量化,且弹性空间大,往往容易出现“暗箱操作”,滋生腐败,会造成新的不公平。这也正是上述家长和不少民办学校负责人心中所忧。尤其是在民办教育领域,名校的诞生,本属于市场竞争合理化配置后的结果,如果生搬硬套取消小升初考试,在我们的教育尚未建立起科学完善的学生评价体系前,如何保证公平、透明则变成了摆在监管部门和各名校面前亟待解决的难题。取消考试,就近入学,初衷是好的,也是为了让学生有公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权利,但是如果一刀切,对那些有能力实现“翻身”但却因为免于笔试反遭名校拒绝的孩子,则变成了不公平。而在这不公平的背后,真正的问题则在于,只要一天不解决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问题,存在名校和普校的差别,所谓的公平就永远不可能实现。(文/代希奎)。

有多少“不作弊不公平”式公平观在人心中飘荡 发生在湖北钟祥的“家长围攻高考监考人员”事件,震惊了舆论:殴打甚至差点演变成群体性事件,54名监考者抱着试卷躲进考点一间阶梯教室,很快阶梯教室的玻璃被石块打破,外面的人群开始砸防盗门,惊魂未定的老师们纷纷打电话报警并传简讯向同事求救。异地监考老师们的“不通情理”,导致一些家长在子女高考作弊上的前期巨大投入打了水漂,这是家长们愤怒的直接原因。家长们高喊“我们要的是公平,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这种混乱场面简直让人匪夷所思:作弊被抓住,反而殴打监考老师,甚至还充满正义感地高喊“要的是公平,不作弊就没法公平”。公平啊公平,竟然作弊都以你之名理直气壮地进行!当“要公平”从一群作弊者嘴中大义凛然地喊出来时,你不得不感慨在这个社会,道德和规则在某些地方已经滑落到何种降无可降的地步。以局外人视角看“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会觉得无比荒诞,但设身处地进入这种社会生态中时,就能理解了。记者调查发现,钟祥这个高考强县过去几年高考舞弊的泛滥,是家长们今年愿意大规模砸钱作弊的背景。

当作弊成为常态的产业、上上下下不以作弊为耻、作弊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时,自然就催生出“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这种畸形的公平观。当人人不思生产而偷窃成风时,人们就失去了对偷窃的耻感,而觉得让其勤劳工作是不公平的,偷窃才公平。当作弊在一个地方成为风气,作弊就成为一种公平了。在这里,公平已经失去了正义的价值内涵,而完全成为一种比下流、比无耻、比卑鄙的工具价值。对一个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创业致富的人,容忍不劳而获窃取别人成果的小偷是不公平的——这里面公平有着道德的内涵和鲜明的是非观。而容忍这个小偷窃取他人成果,却不容忍那个小偷,在那个小偷看来就是不公平的——这里的“公平”已经被抽空了价值,没有了是非,而完全沦为一种“无论好坏必须一样”的平等作恶权。这属于不要脸、无是非的公平观。当一个社会失去了原则,出现礼崩乐坏的现象,规则被随意践踏,就会滋生出这种变态的公平观——这完全是一种“比谁更坏比谁更烂”的公平观,凭什么让他们作弊,不让我们作弊?我们要公平!公平被无耻所羞辱。上上下下舞弊成风,久入鲍鱼之肆不闻其臭,潜规则的熏染下就将“公平地作弊”当成了一种正义。

所以,当那些外来监考老师竟然“不通情理”地不让作弊时,自然让已在作弊上投入巨资的家长们无比愤怒。问题不仅在作弊,也是刚性的规则被破坏后带来的一连串恶果。我们的高考名义上是“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可还是有一些后门与漏洞制造着种种不公平。对特殊人群的倾斜,对不同地区的优待,对有特长的学生的加分,还有地区间的差异,教育的不均衡,这些是制度性的不公平。还有腐败导致的不公,某些人士以“上流”的方式侵蚀着高考公平,权钱交易,权学交易,钱学交易,关系生条子生,加分腐败,录取腐败,条条道路通大学。而没有门路的、下层社会的人为了求得补偿的公平,会以“下流”的方式去寻找公平,最等而下之的无非就是作弊。或者刻苦学习去赢得优势,或者只能作弊去矫正不公。这样分析并不是为作弊寻找道义支撑,而是描述规则被打破和践踏的社会中集体的沉沦,上上下下都以不同方式去玩弄规则:某些群体以权钱去作弊,某些阶层只能以最原始、直白的方式去直接作弊。你有你的招儿,我有我的招儿,你上层人有途径去走后门,我下层人也有自己的方式。所以,没有了对公平规则的刚性遵守,道德就会沦陷到“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的程度。

人们纷纷使用着这样的比烂逻辑:作弊怎么了?有权有钱的不都有自己的门路。作弊怎么了?身边人不都在作弊。让人忧心的是,在缺乏规则的社会中,有多少“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式公平观在人心中飘荡!办个事不送礼就觉得不安心,做个手术不送红包就不敢上手术台,孩子上学不走后门就觉得对不起孩子,找工作不请领导吃饭就睡不着觉——规则最好的地方就在于给人们以平等稳定的预期,而规则被打破后,人们就没有安全感了,只能以另一种打破规则的方式去寻求安全感。没有了统一的规则,带来的另一个恶果是社会底线的沉沦,每个人作恶都有了借口:总有比自己更坏的作为垫底。而且在这种扭曲的公平观下,一种可怕的“报复正义”观会大行其道,我受到了不公,我报复社会似乎就有了正当性。人们不是在规则中寻求平等的庇护,他们知道玩不过那些制定和操纵着规则的人,于是向下伤害比自己更弱小的人,攻击这个社会最脆弱的群体,所以孩子们常会成为被攻击的对象。曹林。

公平 高校 大学

上一篇: 校园里出现“私人心理医生”高年级学生“坐诊”

下一篇: 江西省农村公办高中每生每学期学费禁超120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