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家梁凤仪与学生畅谈人生 称爱商业不爱写作


 发布时间:2020-11-22 18:44:56

河南省各地集中对网友给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的4条留言作出回复。其中,郑州市第四十七中学一名学生留言反映自己因和异性同学走得过于亲密被开除。郑州市教育局针对此事责成有关部门调查了解情况。经查,该网友在走廊上与一男生有亲昵行为属实,但被“开除了”是其家长捏造的谎言,目的是为了教育孩子,没想到网友竟信以为真,就在网站上发了 “郑州市第四十七中学不合理开除学生”的帖子。目前该学生已返校上课。针对这次学生违纪事件的处理,郑州市教育局责成学校要认真反思,不能简单和粗糙的处理问题,要不断提升教育理念,做到科学化的管理和人文关怀相结合,不能随意的放弃一个学生。

(实习生 白雪)。

争议: 北师大开新专业“培养作家” 今年9月,北师大“文学创作”专业,迎来了第一届的10名学生。该专业是北师大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所继现代文学、当代文学之后开设的第三个专业方向。它按照当代文学学术型硕士的标准招考和培养,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与创作相关的课程。这个全新的专业实行校内导师加一位作家导师的“双导师制”。第一批作家导师共有6位,包括李敬泽、格非、严歌苓、李洱、欧阳江河与邱华栋,每位带1-2名学生。该校文学院副院长张清华介绍,“我们要培养的是作家,不是写手。而作家一定要有人文情怀和社会担当,不能是纯技术化的写作。” 作家,真的可以通过大学来制造吗?多数网友觉得“有点悬”,比如有人认为“文学创作,不是中小学写作文”,也有人直接指出“作家是社会培养的”。调查: 南大作家班也有作家授课 其实,北师大并不是开设类似专业的第一家,近年来,创意写作开始在中国高校盛行起来。“创意写作”于上世纪30年代发源于美国,它是指跳出一般专业新闻、学术以及技术形式文学方式来创作文学作品。

如今,这一专业是“艺术型硕士”的一种。2010年,复旦大学就开设了国内首个“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学位点,随后复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上海大学相继设立创意写作专业,今年北大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和美国相似,国内众多开设创意写作课程的高校,都邀请了名作家来授课。而在南京,从1986年开始,南京大学中文系(2007年更名为南京大学文学院)从未停止过开办作家班。去年3月,作家毕飞宇调任南京大学任文学院教授,并开设工作室。他还从全校学生中选择几个对文学感兴趣、有潜质的进行培养,指导他们文学创作。学者: “作家是教不出来的” “作家是教不出来的”,昨天下午,南京学者薛冰在采访中表示,“古今中外,一家两代、三代都是作家的情况是极少数的,鲁迅、茅盾、巴金等都是有名的作家,但他们的儿子却不是作家,父子一起生活很多年都培养不出作家来,更何况是开设专业请作家来教呢?” 薛冰认为,创意写作和文学创作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创意写作可以是应用文写作,有固定的套路和规范,但文学创作是极其个性化的东西,从历史经验看,没有法子教”。

因此他表示,对于高校开设的“作家班”、“创意写作”专业等,不必抱有太大的希望,“仅仅通过专业学习就想把一个没有创作经验的人培养成作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商业才是我的至爱” 本报讯(记者张颖妍 通讯员刘哲)22日下午,香港著名财经小说家梁凤仪博士来到城市学院与现场300多名师生共谈“人生选择”与“责任”。不少学生向这位知名作家当面“求教”。梁凤仪认为,人应该有多方面的选择,也有多方面的发展,所以说,现在学生所选的“专业”其实没有那么重要,跨行业就业也是很正常的。不过,她透露,学生在以后的择业过程中,还是应该会有一点倾向性,“理性较强的人适宜从商,感性较强的人适宜从文从艺。”梁凤仪还悄悄地告诉在场的学生,作为一名成功的作家,其实并不钟情于“写作”。她表示,自己爱商业不爱写作,是责任、运气使她发展了业余爱好。

对中国读者而言,法国作家勒·克莱齐奥并不陌生,他是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也是法国健在的大师级小说家之一。然而,这位已经名列殿堂的作家并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这学期更是选择到中国的南京大学开了一门公选课,引得众多大学生来旁听,十分火爆。诺奖作家开公选课,在国内属于首次,也确实是件新鲜事。克莱齐奥开设的这门艺术与文化课程,每周上两次,共上四节课,持续六周。为了准备这门课,他可谓煞费苦心,给学生们列了一个长长的书单,如《黑色雅典娜》、《意象与象征》、《非洲幽灵》、《活目》等,涉及世界文学、历史、民俗等领域。

在他的课堂上,克莱齐奥鼓励学生发表自己对艺术和文化的独到见解,勇于跟他面对面讨论、交流,期末考试还要求学生交一篇小论文。从克莱齐奥的精心准备来看,他开课绝非是玩票之举,而是把自己和大学生摆在同一位置,相互切磋,开放而平等。此前笔者也曾在一次活动现场见过克莱齐奥,这位诺奖得主衣着休闲,脚蹬一双凉鞋,毫无文化权威的架势,对每位要求签名的普通读者都是认真对待,格外平易近人。但此次他开公选课,恐怕还是超出国内作家的预料。相比之下,国内也有不少知名作家在高校兼任客座教授、荣誉博士之类,但大多并不真正开课,每年能开一两次讲座就不错了。

高校不少知名教授也是如此,不愿给本科生开公选课,更乐于顶着学术光环到处参加社会活动,或者四处发表名利双收的演讲。国内像克莱齐奥这样分量级的作家或艺术家,恐怕早就把自己或者被别人供起来了,哪里会去为大学生开什么费力不讨好的公选课。诺奖得主莫言大约就是如此。不久前,首届中德作家论坛在京举办,莫言出席了首场论坛活动便告消失,导致德国作家同行遗憾地说,莫言看起来就跟神一样,想跟他说几句话却根本没有机会。相较之下,克莱齐奥鼓励普通大学生与他当面切磋,跟一位普通大学老师没什么区别,这种心态令人赞赏。

实际上,知名作家进高校开课,在欧美很常见。即便是获诺奖的大师级作家、诗人,也不乏兢兢业业给学生上课的例子,他们往往还能带动一批学生走上创作之路。对于任教的作家来说,他们从年轻学生身上,也能吸收新鲜的时代气息,可谓教学相长。克莱齐奥的做法在欧美并不特别,只是到了中国就显得突出了。国内著名作家也不妨学一下人家,保持一颗平常心,多跟普通大众坦诚交流,或许对创作也更有利。

学生 梁凤仪 作家

上一篇: 国考"三不"政策防利用考题 国家公务员局回应质疑

下一篇: 北京市教委再次规范教育收费 严禁组织有偿补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7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