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试点向高校放权 可自定招生计划自设专业


 发布时间:2020-11-22 08:38:50

中央禁令催生EMBA干部退学潮,各大知名商学院已开始挖掘新渠道,西部民营企业家成了商学院眼中的“香饽饽”。而四川本土高校的EMBA招生却因此受到冲击,并试图在新形势下转型。“今年EMBA的招生情况有一定变化,最主要的还是面临各知名商学院来川‘抢’生源,竞争比以前更大。”电子科技大学EMBA项目主任助理刘晓斌表示,相比之下,民营企业家不受政策影响,成为了商学院们青睐的“香饽饽”,这给四川本土高校的招生带来很大压力。针对中组部发文严禁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各大EMBA班,尤其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长江商学院等知名的EMBA班,已开始出现领导干部退学潮。在今年的招生季,长江商学院、中欧国际商学院等全国性商学院都先后来蓉举办宣讲会,抢占来自四川的生源。刘晓斌认为,政府、国企收紧了高管、领导公费学习的经费,EMBA面临招生压力是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的情况。“今年,我们的国企高管生源也在下降,这同时也波及了一些就读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家,这是不可避免的。” 过去,高官学员曾是EMBA招生噱头,一些高校还将“汇聚政界商界优质资源”列在自己的办学优势之内。

以前不少人选择读EMBA,正是看中这个圈子里的人脉关系。“混圈子”、“搭官员”是EMBA学员花高价读书的普遍目的。“在新的大趋势下,这对于高校教育也未尝不是一种改革。”刘晓斌说,让教育真正归回教授知识的本位,而不是打造人脉圈子。要通过转变教学体系和生源对象进行转型。“未来生源更多可能集中服务本土的民营企业家。” 转型,对四川各大高校EMBA而言都是不能回避的话题。面临国内知名商学院放低入学门槛,来川“抢”生源的竞争,各高校都在根据本校特色重新设计课程,迎合新的生源需求。刘晓斌告诉记者,电子科技大学EMBA搭上了IT业的发展浪潮,把互联网金融、大数据商业化运营等内容纳入教学,并为跨行业资源整合提供了机会。“不能再搞通识教育,要根据企业实际需求,进行课程改革。”西南交大EMBA的王老师就表示,将结合该校铁路行业背景,开发民营企业市场。其他四川EMBA高校也在加紧“转型”,积极参与到市场竞争,把国企改革、互联网金融等紧贴社会热点的课程纳入教学。除了改革课程,一些高校也选择主动出击招揽“生源”。“我们的竞争对手将不仅是川内的商学院。

”西南财大EMBA赵老师就曾表示,西南财大EMBA的计划更明确,今年将首次走出四川,计划在北京、重庆、贵州、广州、云南开班。(完)。

本报讯(记者徐静 实习生曾繁莹 通讯员赖红英)昨日上午,广东省教育系统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座谈会在广东大厦举行,副省长宋海出席会议并讲话。据了解,2007年,广东户籍人口已突破8200万,常住人口9450万。昨天,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介绍,截至2007年,广东省在校学生总数是2200万,这意味着广东1/4户籍人口在学校。1996年,广东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但直到2008年初,广东才实现全省免费义务教育。“我们可以有底气地说,已经基本解决上学难的问题。”罗伟其介绍,2007年,广东义务教育的学生有1500多万,约占全国总数的1/10。

院士、长江学者、大学校长谈教育与科技创新 羊城晚报记者 黄玉杰 通讯员 粤教宣 日前,广东高校贯彻落实省委十届六次全会精神座谈会在广州召开。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高校领导,部分院士、长江学者,有关高校科研管理部门及教育厅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参加了座谈。观点一:“大学课堂教学含金量少得可怜,谈培养创新人才都是空话” ———黄达人 座谈会上,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首先发言:“在我看来,当前的基础教育可以减负,但高校培养创新人才,必须让大学生增负!”黄达人说,与国外的知名大学相比,国内的大学生毕业前所修的学分要有155个学分左右,而国外著名大学是100至120个学分。但国外知名大学每个学生每学期修四到五门课,学生就已感到课业负担十分繁重,而中国的大学生一学期可以修到七至八门课,反而还觉得很轻松,闲时还能辅修其他专业。

“这说明了国内大学生的课堂教学含金量少,比起国外学生,实在是少得可怜。阅读量不增加、课堂含金量还不断下降,学生不积累大量知识,如何谈创新?”黄达人毫不讳言:大学生的阅读量都下降了,谈培养创新人才都是空话! 观点二:“基础研究投入还比不上云南,广东还怎么搞科技创新?” ———刘洁生 座谈会上,暨南大学副校长刘洁生透露一组国家基金委提供的数据,关于我国地方财政对当地基础研究投入的情况,目前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甚至云南的地方财政基础投入经费都超过了广东,北京差不多2个亿,上海近2.5亿元,江苏1.8个亿,而广东大概只有8000万。此外,广东总的科研经费有70%-80%都是投到企业的,大抵只有二三成是落到高校。“搞科技创新绝不可忽视基础研究投入。

现在连云南的基础研究投入都超过我们,广东还怎么搞科技创新?”刘洁生认为,广东的基础研究投入不够,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广东的科技创新。他建议,广东省应设立基础研究后备人才的专项基金,支持有潜力的学生、研究生开展学术活动,培养后备人才从事基础研究。“值得注意的是,财力应该投入到人才培养的整个体系里头,而不仅仅是单项的科研项目上。只有真正激活人才培养的系统工程,才能更好地促进科研与教学的结合,发挥高校的本质优势。” 观点三:“科研人员更多时间是在喝酒、拉关系,业务都荒废了” ———姚新生 中国工程院院士、暨南大学中药及天然药物研究所主任姚新生发言称:“现在的社会太浮躁,都急于求成,项目才刚下来,上级就已想听取成果汇报。现在到底还有多少人在潜心科研?”姚新生做了个对比,“改革开放之初,当时的知识分子经常钻进实验室里,把5/6的时间都花在业务上。

但现在的科研人员,更多的时间是在碰杯、喝酒、交朋友、拉关系。科研的工作都荒废了,这样下去怎么行?” 对于姚新生的观点,华南理工大学校长李元元也有感而发:“现在研究人员申请项目、申请经费,完了以后还要中期检查、交账……光忙这些事情,就已经被磨掉2/5的业务时间。但要不花时间跑关系,可能连一点经费和项目都拿不到!”李元元希望院士也帮忙呼吁:“能不能拨点经费给大学和科研机构?让科研人员发挥自身的优势吧,别让他们把时间都花去跑关系了。” 观点四:“骨干力量都不愿搞科研,多冲着哪赚钱多、哪能当官” ———高天明 对于当前高校自主创新的现况,南方医科大学教授、长江学者高天明甚为悲观:“所谓自主创新,要靠老师要靠研究人物。但作为第一线的工作人员,我感觉到,大学真正潜心做研究的没有多少人。

中青年骨干力量都不愿意搞科研了,多冲着哪赚钱多、哪能当官的。要是这种氛围蔓延下去,中国教育50年内是没多大希望了!” 高天明认为,大学文化的营造,是创新的关键。“10年、50年、100年……毕竟地方要有发展的后劲,还得依靠潜心学术的人才搞好科研。”高天明谏言要改变大学“官”体制,还原大学科研人员的学术追求。

高校 试点 广东

上一篇: 从重学历到重“学校历”并非偶然

下一篇: 2013国家助学贷款全面启动 西部省份贷款额度增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