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高考失利精神失常 泥瓦工乡邻义务照顾5年


 发布时间:2020-11-29 02:54:05

一个是泥瓦工,一个是精神病人,本来非亲非故,却情同手足,亲如一家。在仙桃小南社区,瓦工师傅程长兵义务照顾精神病人的感人事迹被传为佳话。“5年啊,照顾一个精神病人,真是不简单。”提起此事,街坊赵银仿感慨不已。程长兵今年40多岁,被他照顾的精神病人是“老赵”。20多年前,“老赵”因高考失利精神失常,后来父母先后去世。他单身一人,精神病发作起来歇斯底里,人们避而远之。社区给予照顾,为其办理了低保,但老赵失去生活自理能力。2008年,返乡的程长兵无意中听到乡亲们讲起“老赵”的事,顿生悲悯之心。他发现,“老赵”家里乱七八糟,睡在一张破破烂烂的床上,或者冲人傻笑发呆,或者大吼大叫,情绪极不稳定。程长兵立即帮他打扫卫生,跟他洗澡理发换上干净衣服。“不会做饭,不会洗衣,这日子可怎么过啊?”程长兵寻思着,自己来照顾老赵。从此,程长兵每天将家里的热饭热菜带给老赵吃,并帮忙收拾房间。为了方便照顾,做活时他将老赵带在身边。有的老板听说他带了个精神病人,拒绝他在工地干活。他说尽好话,老板才勉强同意,但条件是“不能胡闹,否则赶走”。说也奇怪,自从有人照顾,老赵听话了许多。每当程长兵做活,他就老老实实待在附近。

傍晚,老赵再跟着程长兵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程长兵的细心照顾下,老赵的病情好转,很少发病。近年来,程长兵开始自己揽活做,成了工头。但他没有“丢掉”老赵,依然时常带在身边。老赵竟然已经可以与人简单交流。平时,老赵还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小工活,比如提灰桶、看管材料等。前年,老赵突然被检查出患有癌症。程长兵不离不弃,尽一切努力为他治病,自掏腰包花了不少钱。前不久,老赵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程长兵协助村里为他料理了后事。村民们说,程师傅待他如亲人,老赵走得很安详。(记者 张卫华 通讯员 阿菊)。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吓了一跳,说广西也发生了砍死两名小学生的案件,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可别出现郑民生效应。细读报道,警方通报称,凶手是一名精神病人,而且死伤者中还有其他成年人,并非专以小学生为目标。上个星期,法院对郑民生一审判处了死刑,听到这个消息,长舒了一口气,判得很好,好就好在没有在郑民生是否精神病人的问题上“纠结”,而郑的辩护律师实际上放弃了辩护,没有提出要进行精神病鉴定之类的要求。如果郑民生是精神病人,那麻烦可就大了!因为根据法律,患有精神疾病的他,完全可以免除或减轻刑事处罚,也就是说,可以预料的结果是,他杀了这么多小学生却不用偿命。

可是,如果法院真的让他免死,社会舆论和死者家属肯定会有很大的反应。那样,处于两难境地的就将是我们尊敬的法官们。有些人很激进,在判决未出之前,就写文章声称要从郑案开始,废除对精神病人的刑事豁免,将他们与正常人同等对待,来追究刑责。其实,是否要对精神病人动刑的争议,在人类的历史上一直存在着,在法律界也一向是个复杂的课题。1843年发生在英国的丹尼尔·麦克纳顿杀人案是一桩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这位丹尼尔先生和郑民生倒还有点相似,都是性格内向,而且还老认为别人要害他。

这位老兄在杀害了首相的秘书后,却被陪审团和法官判处无罪,就因为他是个精神病人,无罪的判决引起了社会公众和维多利亚女皇的不满和愤怒。但是判决就是判决,并不会有什么批示来影响司法的独立。在一位法学家的文章中读到了为何要豁免精神病人以及关于精神病鉴定起源的有趣的解答。说是在中世纪的欧洲,精神病人被认为是魔鬼附体,统统都要被烧死。可是人们发现,魔鬼们是烧不死的,他们只会从被附体的人身上逃离,所以人们就只能请来道行深厚的神学家,为精神病人驱魔,如果魔被驱走了,那位可怜的“病人”自然不用再受惩罚了。

想起了几年前的邱兴华案,那时邱被判处死刑之后,还曾经有法学家们“上书”,要求为其进行精神病鉴定,实现程序正义。可是,这次的郑民生,却没什么人会跳出为他进行权利的奔走。可见,大家都心知肚明,面对8个孩子的生命,甭管有没有精神病,郑民生还是赶紧去死吧。

老赵 程长兵 精神病人

上一篇: 湖南统一战线致力武陵山区教育扶贫

下一篇: 小升初忙坏家长累坏孩子 唯分数论加重学生负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