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为留守儿童专设“农村班” 歧视还是关爱?


 发布时间:2021-01-21 07:43:02

北大提到的多项改革,都取决于能否改变行政治校的格局。北大要实现综合改革蓝图,政府部门和北大必须着力重点突破现有的行政治校框架,实现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离。《北京大学综合改革方案》已获批准并实施,方案主要亮点包括:学术委员会为“最高学术机构”、倡导“师生治学”,本科“小班教学”、硕士“重在应用”、博士“加强学术”,科研体制机制试点“国际同行评议”,实行教学科研人员分系列管理等。这些措施,确实可以称得上“亮点”,眼下的关键问题是,怎样让教改的亮点真正成为亮点,而不是停留在文本概念。拿学术委员会来说,早前在北大颁布的大学章程中,也提到要把学术委员会建成最高学术机构,如果能实现,大学的学术管理和评价就可摆脱行政干扰。但从现实看,有的学校已建成的学术委员会,也号称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但仍不能独立运行,对学术事务进行独立决策,而受行政支配,学术委员会的决策只具一定的咨询功能,学校管理还是行政治校。

三中全会《决定》提出: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北大提到的多项改革,都取决于能否改变行政治校的格局。比如,师生共治,这一概念很好,可学生怎样参与学校治理?如果学生代表不是民主选举产生,而且学生参与的委员会本就作用有限,师生共治,就沦为摆设。在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监督方面,还需要更有针对性的改革措施。大学要摆脱行政治校,必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大学办学定位模糊,重规模数量轻质量内涵,重研究轻人才培养,就因学校功利化办学,追求近期政绩目标,北大改革方案提出硕士重应用,博士重学术,实行小班化教学,这些都应是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必然选择——学校教授们会在办学中形成自身的办学定位,同时根据办学条件,采取适合本校的人才培养模式。北大要推进上述改革,还需完善学校的治理结构,否则,就事论事,有的改革措施会无疾而终。

以小班教学为例,这一概念在我国高校已提了十多年,可由于师资力量有限,学校对教学投入不足,最后让小班教学变为点缀。另外,实行小班教学,需要教师改变传统的灌输教学方式,鼓励交流、探讨,这无疑又需要调整教师考核评价指标,推进教师同行评价,给教授充分的教育自主权,引导教师重视教育与学术的价值与贡献。这也就需要政府部门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据报道,教育部门已批准了北大的改革,为此要在落实改革中,扫除阻碍改革的行政障碍。建立管办评分离的教育管理新体系。相比于具体的教学改革措施来说,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是最根本的改革。可以说,如果现代大学制度构建成功,学校的综合改革也就取得成功。北大要实现综合改革蓝图,政府部门和北大必须着力重点突破现有的行政治校框架,实现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离。

我们拭目以待。■ 社论。

寒假,对留守儿童来说是个特殊的假期,因为春节他们能与在外打工的父母团聚。然而,记者在陕西富平县采访时发现,留守儿童的寒假生活不容乐观。放假第一天,9岁的佳佳(化名)一进门就扎进父母的房间,又是擦桌子,又是帮奶奶晒被褥,期盼着在广东打工的父母回家过年。然而,腊月二十八那天,他突然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他们说没有买到返乡的车票,过年不能回家了。在奶奶的劝说下,他擦干了泪水,但心结却一直没有解开。现象一:想妈 【故事】 “这儿的位子不够,你到小桌上去吃饭。”由于主桌上人太多,爷爷对身边的佳佳说。他瞟了一眼坐在爷爷右边的表弟,走开了。佳佳没有去小桌上吃饭,而是径直走进了父母的房间。他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抑制不住地小声抽泣。奶奶闻声赶去,不停地解释,但是越解释,佳佳哭得越厉害,直到哭累了睡过去,事情才算平息。

“真没想到,一句不经意的话,他听了就会有这种反应。”爷爷一边说一边摇头。过年期间,别的孩子跟随父母走亲戚,而佳佳却只能跟着爷爷奶奶。他经常要求在家看门,不想去亲戚家,不想看到兄弟姐妹在他们父母面前欢笑、打闹、依偎的场面。奶奶感觉到佳佳在这个寒假有些反常,经常跟表弟吵架,而且吵完就一个人坐在门口的石墩上逗狗玩,谁都不理。爷爷说:“买了很多他喜欢玩的爆竹和玩具枪,可他整天还是闷闷不乐的。我们很担心啊!” 【专家点评】 中央教科所教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霓表示,对留守儿童来说,最大的问题是情感缺失,表现就是“想父母”。但由于长期缺乏父母的关爱,留守儿童极易内心封闭,情感淡漠,缺乏安全感,而且往往心理承受力差、不合群,发展到极端,甚至出现抑郁自卑乃至厌世心理。

因此,家人应给予留守儿童更多心理上的特殊关爱。现象二:疯玩 【故事】 小力(化名)去年刚上初中,平时跟爷爷一起生活。记者到他家时,只有爷爷一个人在。“小力早晨起来就去镇上了,天不黑就不回来。放假了,让他去耍吧。”他也不清楚小力去镇上究竟做什么。说到孙子的期末考试成绩,爷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今年考得还可以。”他随手拿起通知书,上面写着数学82,语文72,英语80…… 他指着105分的地理成绩说,“地理的满分是120”。事实上,初中所有科目的满分都是120分。换算下来,小力的语文也就刚刚及格,数学和英语顶多70多分。但小力为了寒假能痛痛快快地玩,向爷爷撒了谎。“我在镇上的网吧玩游戏呢。”回到家的小力开始狼吞虎咽地吃饭。因为爷爷感觉小力考试“还可以”,就答应他自己保管压岁钱。

就这样,他每天从早到晚在网吧里玩游戏。“我跟爷爷过得挺好的,他们春节不回来也无所谓。”小力说已经习惯了父母不在的生活,这也让他感觉更自由。对于老人们来说,孙子就是家里的宝贝,总是顺着他们的性子来。在小力家的村子里,很多孩子都很贪玩。至于学习,只要家长不过问,他们基本想不起来。【专家点评】 吴霓说,许多留守儿童处于隔辈监护的状态。监护人往往是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大多没有能力辅导孩子学习,一般只管吃穿,不愿管理教育或者不善于管理教育,致使部分留守儿童长期缺少亲情和家庭教育,养成任性、放纵、随意的性格。这样趋于“软化”的监护,加上留守儿童本身自控能力较差,无法抵制社会上的不良诱惑,很容易导致厌学、逃学甚至辍学,成为“问题孩子”。

他表示,在子女教育方面,家长应当承担起必要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完全推给老人或者学校。现象三:隔阂 【故事】 相比之下,圆圆(化名)要幸福一些。她的母亲在大年三十这天赶回了老家过年。母亲还没到家,她就开始兴奋,不时地到家门口张望。然而,母亲到家的那一刻,她却藏了起来。在离别一年的母亲面前,圆圆显得很生疏,想了很久才开口叫妈妈。过年期间,无论母亲做饭、扫地或去亲戚朋友家,圆圆总跟着,一步也不离开,但晚上还是要跟奶奶睡觉。相处了几天,她跟母亲就问过几句好,多余的话也不肯说,陌生感和距离感依然存在。“我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圆圆对记者说,她的心里已经准备好送母亲再次离去,因为去年就是初十走的。在她的印象中,跟母亲的相逢总是很短暂,她的心愿是母亲能一直陪她学习、生活。

然而圆圆只能把这个愿望放在心里,“这是我的秘密,因为我知道她和爸爸外出打工是为了我们有更好的生活”。留守儿童的父母们在外奔波、务工,一年到头也只有春节能有假期回趟家跟子女团聚。但是,短暂的假期根本来不及让整年未见的他们适应、熟悉彼此,而再次的离别会对留守儿童的心灵造成又一次的伤害。记者也采访了富平县南社乡中心小学部分教师。他们建议,在外务工的父母平时可以利用电话、信件等通讯方式,多跟孩子交流思想,用礼物、照片来消除彼此的陌生感。父母跟孩子见面后,应主动用轻松愉快的语气与孩子多沟通、多交流,消除隔阂,让孩子感受更多不可替代的亲情。【专家点评】 吴霓表示,目前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已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总人数已经达到近5800万,其中14周岁以下的农村留守儿童约4000多万。

他建议,在强调家庭责任的同时,应由政府牵头,以教育部门为主体,在民政、共青团、妇联等机构充分参与下,在条件较好的学校建立区域性留守儿童关爱教育中心,让留守儿童在学校的管理组织下,开展健康有益的活动,尤其是在假期不能与父母团聚的时候,这样的活动显得尤为及时和重要,通过这样的平台促进留守儿童健康快乐地成长。(见习记者 张东)。

农村 儿童 学校

上一篇: 高考作文命题激发学生发散思维

下一篇: 教育部:支持上海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