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报到:“独立、活跃、新潮”一个也不能少


 发布时间:2021-01-16 13:02:32

金老师与学校总部中教部张主任的微信谈话记录 在一家公司辛辛苦苦工作了好几年,合同还没到期却突然接到公司的解聘通知。在讨要赔偿金无果后,金老师向沈阳晚报、沈阳网新闻热线求助。金老师说:“我毕业后的六年时间都献给了世博外语,却接到了解聘通知。公司的说法是因为我上班迟到,要求我离职,下个月就不用我来上班了。按照劳动法规定,在合同没到期就单方面解聘员工需要双倍赔偿,至少需要赔偿我2万元。” 昨天中午,记者试图采访世博外语学校总部中教部张主任,张主任只说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我不能接受你的采访,过一段时间学校会有专人去和你联系。

”昨天下午5点30分,记者再次联系张主任,张主任称:“金老师是主动提出辞职的,她多次迟到,违反学校纪律。” 员工投诉:学校不给开解除合同通知 据金老师介绍,六年前她到世博外语学校皇姑分校做韩语老师。学校每两年签一次合同,最后一次合同的到期时间是明年的四五月。“我们不需要坐班,有课的时候提前15分钟到就行。我承认确实有迟到的时候。公司有规定,小迟到3次扣20元钱,大迟到每次扣20元。我按照公司规定被罚款过,其他的老师也有过迟到现象。” “在一个单位工作六年,可以说明员工对这个单位是有感情的。

六年的员工也应该算老员工了,可是一个月前学校总部突然通知我被解聘了,学校没有为我安排10月份的课程。”金老师说。金老师告诉记者:“我和学校之间的合同还没到期,按照劳动法应该进行赔偿。我多次和学校总部沟通要求赔偿,可就是没结果。我准备打官司起诉学校,律师说需要学校开一个文字性的解除合同通知,可是学校总部不给开。” 记者调查:赔偿问题学校没回应 “从到世博外语工作,每次签完合同,学校都不给员工合同。”为了证明自己是世博外语的员工,金老师向记者出示了她与学校总部中教部张主任的微信谈话记录。

记者看到,张主任说:“兰兰同学,你这个问题我已经报给大老板了,他们说要商量一下,看来今天不能给你答复了,你等等呗。” 记者也听到了金老师提供的一段电话录音。录音中金老师说:“上个月你和分校校长让我离职,说下个月不给我安排课了。我同意了,但是按照劳动法学校应该给我经济补偿。”录音中的张主任说:“你要多少补偿?”金老师回答:“2万。”张主任说:“赔偿问题我得向校领导请示。” 金老师的工作证上写着,金老师为沈阳市世博外语培训学校教师。世博外语:员工自己提出辞职 昨天中午,记者联系上了世博外语学校总部中教部张主任。

张主任称不能接受采访,不能回答提问。记者给张主任留下了联系方式。可是一直等到昨天晚上5点30分,世博外语学校没有任何相关人员与记者联系。记者再次联系张主任。这次张主任在电话中表明态度:“金老师只在我们学校工作了三年,是2011年10月来到我们学校的。她是学校的专职教师,在学校的表现很差,一个月三十天的班,有十五天迟到。我们多次找她谈话要求她改进,可是她没有改进。尽管这样,我们学校也没有要求她辞职,是她自己提出辞职的。”记者问张主任,合同中有没有关于员工迟到多少次就应该开除的规定。

张主任说:“合同中说如果员工严重违纪,学校可以解除合同。” 单位和员工解除合同 要以书面形式通知本人 辽宁乾开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王亚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校方违法解除合同,应按照工作年限,一年赔偿劳动者一个月的工资。如果是六年就应赔偿劳动者六个月的工资。” 王亚丽说,按照劳动法,单位如果想和员工解除合同,应当提前一个月以书面的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如果不是书面通知劳动者,这本身就存在问题。关于员工严重违纪的界定,主要是看合同中双方的约定和公司的规章制度的具体规定。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记者 吴强 文并摄)。

本报讯 (记者李雪林)“通识教育变成了一个时髦的概念,成为越来越多大学的时尚追求。”在昨天上海大学举行的“通识教育的现状与未来”国际研讨会上,教育研究专家指出,在大学纷纷推广通识教育的当下,必须正视通识教育所面临的困境,警惕通识教育庸俗化趋势。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研究中心名誉研究员甘阳指出,通识教育的雏形早在上世纪初就已出现,其课程设置、教学内容、教学形式等体系经过美国诸多名校的实践与完善,出现了“耶鲁模式”、“哈佛经验”等范例。我国的通识教育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开始探索,突破日渐森严的专业壁垒,开出涉及多学科的经典课程,如今通识教育已经成为大学教育的全新理念。“十年探索之后,现在通识教育越来越时髦,大学也纷纷开设通识教育课程,甚至中学、小学也在搞通识教育。”复旦大学熊思东教授一针见血地指出,通识教育成为一个装饰品,装饰着学校,装饰着学科,也装饰着教授。当前通识教育课程“量多质差”受到与会学者的质疑。

北京理工大学庞海芍教授研究发现,目前,各大学普遍开设了少则几十门、多则数百门的通识选修课,但是调查发现,“内容杂、结构乱、质量差、地位低”已经成为目前通识选修课的通病。而且占据大部分学分的通识教育必修课突出强调计算机、外语等工具技能掌握以及服务于专业学习的自然科学基础教育,学习内容和形式过于单一,“通识教育还没有成为我国大学的办学理念,只是作为专业教育的基础和纠正,使学生知识拓展、事业开阔,为将来专业学习打下基础。”北京大学中文系陈跃红教授对通识课的开课队伍也提出了质疑,“与专业课程相比,很多通识课程由退休教授、新入行的讲师、课程不足的副教授等来担纲。” 通识教育究竟该往何处去?甘阳教授认为,除了重视创新,大学通识教育还应充分重视传承人类文明精华,让学生多读经典,一年级新生就应该开始经典学习;课程设置上,应尽量利用现有课程;在教学中也不应降低水平、低估学生的接受能力。陈跃红教授认为,通识教育决不仅仅等同于核心课程,而应该是贯穿于整个教育过程的知识深度理念,必须改进现行课程教学结构和革新教学方法以及内容,并建设一些新的深度课程模块来加以弥补。

新生 大学 记者

上一篇: 云南一学校规定男女生不得结对行走 学校:只是参考

下一篇: 北京高考评卷:禁止记录或外传考生作答情况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358